马克思的主体性变革与当代主体性重建

作者:司天卓 刊名:新视野 上传者:程丑夫

【摘要】近代哲学对主体孤立、自因、独断的理解使主体性走向重建;现代哲学与后现代哲学在重建主体性上不乏可取之处;但也存在不足;充分挖掘马克思主体性变革的思想精华可以弥补这种不足;马克思对主体性哲学的变革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用实践性与历史生成性的人否定以往孤立的、自因的和独断的人;二是基于对人的科学判断否定主体主义与客体主义;在实践基础上达成主客体统一;三是基于实践否定以往把自由仅仅看做精神自由的观点;将“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实现看做现实的运动;马克思的主体性变革对当代重建主体性有三点方法论启示:一是要以实践为基础;二是既要依靠人;也是为了人;三是重建主体性是一个历史过程;

全文阅读

自主体性问题诞生以来,其发展趋势呈现出形而上学到消解再到重建的样态。站在消解与重建的历史节点,构建什么样的主体性?怎样构建这种主体性?成为国内外学者面临的重大理论问题。目前,国内一些学者偏向于从现代哲学与后现代哲学中挖掘主体性重建的思想材料,这有一定意义。但也存在着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一是现代与后现代哲学对主体性批判有余,建构不足,从而使主体性重建乏力;二是现代与后现代哲学自身对主体性存在片面的理解,不能为主体性重建提供足够合理的理论基础;三是忽视了马克思本人对主体性变革的启发意义。所以,充分挖掘马克思对主体性变革的思想精华可以弥补上述研究方向的不足,为主体性重建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一当代主体性重建问题的由来众所周知,主体性问题是近代哲学的核心论题。它的提出者笛卡尔用“我思故我在”的命题奠定了理性人的主体地位。由于受到古代哲学本体论思维方式的影响,作为理性主体的人与作为客体的世界都被理解为实体。黑格尔指出:“近代哲学的出发点,是古代哲学最后所达到的那个原则,即现实自我意识的立场;总之,它是以呈现在自己面前的精神为原则的。中世纪的观点认为思想中的东西与实存的宇宙有差异,近代哲学则把这个差异发展成为对立,并且以消除这一对立作为自己的任务。”[1]为解决二者统一的问题,康德掀起了“哥白尼式的革命”,“调和”了唯理论与经验论:一方面,康德承认经验论的判断——一切知识都必须来源于后天经验;另一方面也同意唯理论的观点——科学知识的普遍必然性是先天的。接着,康德提出了“先天经验判断何以可能”的问题。他否定了以往知识符合对象的认识方向,转而用对象去符合知识。如此,主体的认识在形式上是先天的、观念的,内容上是经验的,这就使人的认识同时具有了观念与经验的来源。但是,符合知识的对象仅是“物自体”的表象,“物自体”本身不可知的问题使主客体统一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黑格尔以绝对精神为基础统一了本体论、认识论与逻辑学。“理念最初是唯一的、普遍的实体,但却是实体的发展了的真正现实性,因而成为主体,所以也就是精神。”[2]在黑格尔那里,主体即实体,整个世界成为绝对精神自我运动(外化)的结果。可见,在本体论思维的影响下,近代主体性哲学成为一种实体性哲学。主体成为自因的、独断的、孤立的实体,客体沦为隶属于它的存在。在批判这种主体性哲学的过程中,现代哲学与后现代哲学发展起来。他们虽然派别不同、视角各异,但是在否定理性形而上学上达到普遍一致。举例来说,非理性主义与唯意志主义学派质疑理性形而上学将理性作为第一前提,批判其自因性,将“非理性主体”或“意志主体”代替“理性主体”。相较于“理性主体”,“非理性主体”或“意志主体”更具有根本性,思维不过是“权力意志”或“生命意志”满足自身要求的手段罢了。“这世界的一面自始至终是表象,另一面自始至终是意志。”[3]“作为表象的世界有它十足的、一贯的相对性,……世界最内在的本质只能到完全不同于表象的另一面去找”。[4]再如,针对主体形而上学将理性视为唯一标准的独断性,海德格尔、福柯等人以有限的、历史的主体代替“理性主体”。海德格尔认为,人不是无限性的,而是“向死而生”的有限的存在者,从而说明了人的历史性。福柯从知识的相对性与知识—权力关系论述了主体的相对性。又如,针对主体形而上学取消客观对象的“孤立性”,现代哲学与后现代哲学以更开放包容的主体代替“理性主体”。对此,多尔迈做了四个方面的概括:一是强调“交互性”主体,胡塞尔、海德格尔、卢卡奇、梅罗-庞蒂等学者强调“社会对个体自律之优先性”,基于此来摆脱主体中心主义。二是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期望一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