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支持的临床研究

作者:吴芳;叶再元;陈振光;吴松阳;罗瑶 刊名:浙江医学 上传者:陈慧

【摘要】目的探讨胃癌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支持的疗效;方法选取行手术治疗的Ⅰ~Ⅲ期胃癌患者85例;其中43例患者采用术后早期经鼻肠管行肠内营养支持;为观察组;42例患者采用术后肠外营养支持;为对照组;分别于术前2~5d(术前常规检查)和术后第7天留取患者静脉血;检测血清总蛋白、白蛋白、血红蛋白等营养指标及免疫球蛋白(Ig)A、IgG、IgM等免疫指标;记录并分析患者术后肠道功能恢复时间、住院时间及并发症发生情况等临床指标;结果两组患者术前血清总蛋白、白蛋白、血红蛋白等营养指标及IgA、IgG、IgM等免疫指标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术后第7天均较术前明显降低(均P<0.05);但观察组患者上述指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均P<0.05);观察组患者术后肠道功能恢复更快;住院时间更短;术后总并发症发生率更低;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结论胃癌患者术后早期经鼻肠管施行肠内营养;可明显改善术后的营养状况和免疫功能;安全有效;值得临床推广;

全文阅读

胃癌是发病率最高的消化道恶性肿瘤之一,其发病率位于全球恶性肿瘤的第5位,死亡率位于第3位;每年胃癌新发病例我国占全球的40%以上,且80%以上一经确诊就已经是进展期[1-2]。胃癌发病早期无特异性症状,但常有上消化道症状,如腹痛、恶心、呕吐等,因此胃癌患者常伴有营养不良问题[3]。而术后患者早期的禁食及后期的营养摄入不足,常进一步加重患者的营养不良,可出现胃肠功能受损、肠源性感染、免疫功能抑制、创口愈合不良以及一系列严重的并发症,甚至有学者认为,营养不良是导致胃癌患者最终死亡的主要原因[4]。因此,如何更好地改善患者营养、提高患者免疫力、维护患者肠功能、减少相关并发症的发生已成为胃癌综合治疗的研究热点[5]。目前临床上常用的术后营养支持方式是肠外营养与肠内营养,两者都能为术后患者提供营养支持,并增强患者免疫力[6]。研究表明,小肠的吸收、蠕动等功能通常在术后12~24h就能恢复,并且认为,只要肠道功能良好,就应当首选肠内营养[7-8]。对此,笔者观察了胃癌患者术中引导经鼻置入鼻肠管术后予早期肠内营养支持治疗的效果,并与术后予肠外营养的患者进行了对照,现将结果报道如下。1对象和方法1.1对象选取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在本院行手术治疗的Ⅰ~Ⅲ期(按2014年日本胃癌学会《胃癌治疗指南》分期)胃癌患者85例。纳入标准:(1)术前病理学检查确诊胃癌,经影像学检查提示无远处转移的Ⅰ~Ⅲ期胃癌患者;(2)入院后行根治性手术治疗;(3)入院时未合并全身免疫性疾病和(或)严重感染等疾病。排除标准:(1)术前严重营养不良者;(2)心、肝、肺、肾等重要脏器功能障碍者;(3)术前合并全身性免疫疾病,过去6个月内服用过免疫抑制剂者;(4)术前有严重感染者。其中43例患者采用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支持,为观察组;42例患者采用术后肠外营养支持,为对照组。两组患者性别、年龄、胃癌分期、手术方式及消化道重建方式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患者及家属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1.2方法1.2.1观察组术中患者消化道重建结束后,由术者在腹中引导,台下助手经鼻置入鼻肠管,末端穿过最远端吻合口10~15cm后固定。患者术后营养治疗方案为在肠外营养治疗方案(参考对照组)的基础上给予早期肠内营养,具体为:手术当天禁食,并予以肠外营养,术后第1天经鼻肠管给予250ml 0.9%氯化钠溶液,术后第2天经鼻肠管滴入肠内营养乳剂(TPF-T)(商品名:瑞能,华瑞制药有限公司)200ml,速度为20ml/h,并嘱患者适当进食全流质;第3天滴入200ml肠内营养乳剂(TPF-T)和500ml肠内营养混悬液(SP)(商品名:百普力,纽迪希亚制药有限公司),速度为50ml/h,并嘱患者适当进食全流质;第4~7天输入肠内营养混悬液(SP)1 500ml/d,滴速为100~120ml/h,并嘱患者适当进食半流质,在此期间伺机停用肠外营养。术后1周拔除鼻肠管改为完全半流质饮食。1.2.2对照组患者术中常规置胃管至残胃或吻合口近端,以用于术后胃肠减压。患者术后深静脉置管,经深静脉导管滴注肠外营养液(含葡萄糖、复方氨基酸、脂肪乳及多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按照20~25kcal/(kg·d)补充能量,治疗7d,待患者肠道功能恢复后,拔除胃管,并逐渐由流质、半流质饮食过度到普通饮食。1.3观察指标分别于术前2~5d(术前常规检查)和术后第7天留取患者静脉血,检测血清总蛋白、白蛋白、血红蛋白等营养指标及免疫球蛋白(Ig)A、IgG、IgM等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