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的被害人法律援助研究

作者:龙敏 刊名: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余志超

【摘要】认罪认罚从宽的基本原则;在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同时;也使得刑事诉讼的程序中心和庭审重心发生了改变;而被害人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中不仅缺乏主体地位;而且缺少参与机制和实质性影响;法律援助虽然可以帮助被害人实现正当权利;但我国被害人法律援助存在诸多不足;需要加以完善;因此;认罪认罚从宽中被害人法律援助制度的设计;应当首先在《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该权利;进而界定其适用范围;并设计具体程序;

全文阅读

一、引言国家为进一步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解决案多人少的刑事资源不足问题,于2016年研究出台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之后通过修改刑事诉讼法正式在法律层面落实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从试点工作开展到确立认罪认罚从宽基本原则,相关成效显著。然而,认罪认罚从宽也应该在提高诉讼效率的同时对被害人予以合理和必要的关注。但是纵观有关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条文,涉及被害人的仅有三款,且对该制度的研究中,重点都聚焦在被告人身上,即使涉及被害人,也只是简要分析被害人是否应该参与。在此过程中,被害人的权益保障未得到相应重视,被害人的弱势地位进一步凸显。因此,应当根据现实司法需求,赋予被害人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主体地位,并完善被害人法律援助,以期实现权益保护。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运行对我国刑事司法的改变(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优化司法资源配置随着社会结构的调整,转型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利益主体多元化和社会矛盾不断加深的突出问题。面对刑事案件基数不断增大和犯罪趋向轻刑化的现状,有限的司法资源与庞大的司法需求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党作出的重大决定。其后,两院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强调,要推进司法资源配置的优化,并指出要完善刑事速裁程序,进一步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对存在认罪认罚从宽情形的,或者案情明朗、证据充分的轻微刑事案件,可以选择适用不同的程序简化审理。显而易见,就上述文件所表达的思想而言,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并对其加以完善,其首要目的就是进一步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缓解司法压力。也就是说,从司法实践需求来看,“案多人少”的困境是这一重大部署的重要原因[1]。从经济分析角度来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诞生是对法律进行成本与收益分析的成果。也就是说,把法律运作过程中所付出的动态代价,包括诉讼时间、费用等,与法律能满足的最大需要和利益、对社会资源的最佳配置结合,从而设计可行的制度[2]。而就目前我国实践中的诉讼效率现状来看,司法改革有其迫切性,因此,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更多的是旨在简化诉讼程序,以期达到提高诉讼效率的效果。同时,用经济学至今相对最为明确的“经济效率”的概念——“帕累托效率“来衡量,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推行与适用也无疑是有助于实现“帕累托改进”的。因为按照帕累托效率的描述,在经济资源既定时,不可能在生产更多商品的同时而不减少另一种商品的产出,或者说不可能增加一个人的福利而不减少另一个人的福利。而如果经济无效率时进行了资源的重新分配,确实实现了在保持其他人效用不变的情况下使某些人的效用水平提高,这种资源的重新配置就被称作为“帕累托改进”[3]。也就是说,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积极参与诉讼,在不损害其诉讼权利的情况下,加快诉讼进程,优化资源配置,实质上就推进了“帕累托改进”的实现。(二)认罪认罚从宽背景下程序中心转移传统的诉讼程序中,公安机关侦破案件、查明真相,人民检察院行使监督和提起公诉的职能,而人民法院则行使审判职能,最终形成司法判决。整个诉讼过程层层递进,三者既相互配合,又彼此制约。审判程序中,人民检察院与被告人分庭抗礼,人民法院居中裁判。庭审过程既是保障人权的过程,也是实现司法公正的过程。因此,整个诉讼程序中,最为核心的应当是审判阶段。而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运行过程来看,其程序核心已经聚焦在审前阶段。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对自身享有的诉讼权利、以及认罪认罚可以获得从宽处理的权利都有知情权,侦查机关必须予以告知。如果有认罪认罚的情节,那么检察机关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