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作者:许光伟 刊名:西部论坛 上传者:游荔密

【摘要】恩格斯对待《资本论》的态度是将其看作科学作品和历史作品的统一;坚持由“科学品性”提升“历史品格”——这就是对唯物主义路径的着重阐发;恩格斯进而希望通过自己的扎实辛勤工作;全方位展示他和马克思共同的理论思维——辩证法;用以“伟大逻辑”的建构;要之;恩格斯的工作和《资本论》方法关联的线索有三:一是以《自然辩证法》研究和《资本论》商品章“工作呼应”;希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彻底肃清“蒲鲁东主义”;二是坚持《资本论》的由“自然过程”向“历史过程”进军;对其总体方法论和理论逻辑主张——自然历史过程——进行学理性阐发;又主要归结于发生学的工作逻辑;三是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唯物主义思考;以耄耋之年推动“《资本论》增补”工作;进行巨大的认识推进;换言之;从广义的工作角度看;恩格斯是尝试把《资本论》当作马克思自身要完成而未能完成的“《辩证法》”(即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全面预演;经由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化的“辩证法”努力;《资本论》逐渐成为指导科学思考和进行意识形态战斗的武器;这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全文阅读

一、《自然辩证法》和《资本论》商品章的“辩证法对接”马克思一直承诺要写出《辩证法》,但是列宁强调:“虽说马克思没有遗留下‘逻辑’(大写字母的),但他遗留下《资本论》的逻辑,应当充分地利用这种逻辑来解决这一问题。在《资本论》中,唯物主义的逻辑、辩证法和认识论——不必要三个词:它们是同一个东西——都应用于一门科学,这种唯物主义从黑格尔那里吸取了全部有价值的东西并发展了这些有价值的东西。”[1]145关于马克思的辩证法道路,人们一直知之甚少,尤其对《资本论》的首章《商品》(以下称为《资本论》商品章或简称“商品章”)不以为意,不了解“《商品》=《辩证法》”的工作规定。马克思在《1873年7月22日致恩格斯》中直接引用了一些人对此的不理解——“李卜克内西先生对比斯康普说,‘从来没有一本书使他这样失望过’;而比斯康普自己也对我说,他不明白‘有什么用处’”,并极其明确地指出在《资本论》中:“(1)蒲鲁东主义被连根铲除了,(2)通过最简单的形式即商品形式,阐明了资产阶级生产的特殊社会的,而决不是绝对的性质。”[2]149“观照社会和历史的方式决定着马克思和蒲鲁东主义者对现代市民社会的理解程度”,然则“马克思敏锐地觉察到,蒲鲁东主义的立论要点在于通过描述整个经济社会生活所处的经济矛盾体系,来阐明构成价值理论的合理性与实践性,为实现全部社会产品的直接平等交换提供理论依据。只要推翻了构成价值理论和经济矛盾的体系,蒲鲁东主义关于工人运动与暴力革命无效性的论断便不攻自破,其造成的不利影响也会随之消除。”[3]据此可知,“事实表明,《草稿》是马克思在理论上战胜蒲鲁东主义的一部光辉文献。在《草稿》中,马克思在自己所创立的科学劳动价值理论和剩余价值理论的基础上,深入地揭露和剖析了蒲鲁东的货币理论、资本和利息理论以及生产过剩危机观点的错误,深刻地批驳了蒲鲁东的劳动货币论、无息信贷和交换银行等社会改革纲领,因而从根本上推翻了蒲鲁东主义。马克思通过对资产阶级经济细胞即商品的分析,揭示了资本主义的一切矛盾的胚芽;在对资本运动过程的分析中,揭示了资本和劳动的对立以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矛盾的对抗性质,从而得出了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必然性的结论。”[4]关于蒲鲁东的拙劣的辩证法,马克思指出,“经济学家的材料是人的生动活泼的生活;蒲鲁东先生的材料则是经济学家的教条。但是,既然我们忽略了生产关系(范畴只是它在理论上的表现)的历史运动,既然我们只想把这些范畴看做是观念、不依赖现实关系而自生的思想,那么,我们就只能到纯粹理性的运动中去找寻这些思想的来历了。”[5]599应当以历史作为逻辑,而非以逻辑或观念作为逻辑,于是蒲鲁东“既然把任何一种事物都归结为逻辑范畴,任何一个运动、任何一种生产行为都归结为方法,那么由此自然得出一个结论,产品和生产、事物和运动的任何总和都可以归结为应用的形而上学。”[5]600-601这种对黑格尔观念论方法的直接套用的观念辩证法,不过是用思维过程代替各个单独的思想,进一步,蒲鲁东和蒲鲁东主义者则更加醉心于经济范畴的重合和组合。但是,“把这个方法运用到政治经济学的范畴上面,就会得出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学和形而上学”,“正如从简单范畴的辩证运动中产生出群一样,从群的辩证运动中产生出系列,从系列的辩证运动中又产生出整个体系。”[5]601归根结底,“经济范畴只不过是生产的社会关系的理论表现,即其抽象”,但是,“蒲鲁东先生把事物颠倒了,他认为现实关系只是一些原理和范畴的化身。”[5]602最后,马克思针对蒲鲁东作为“纯粹哲学家”的错误而着重指出:“谁用政治经济学的范畴构筑某种意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