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对数学成绩的影响:亲子沟通和学业自我效能感的链式中介模型

作者:陈依婷;杨向东 刊名:应用心理学 上传者:李青华

【摘要】采用“中国学校课程教学调查项目”中1811名八年级学生及其家长作为样本进行调查;探讨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数学成绩的关系;考察亲子沟通和学业自我效能感的作用机制;结果显示:(1)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显著正向影响数学成绩;(2)亲子沟通、学业自我效能感在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数学成绩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3)亲子沟通、学业自我效能感在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数学成绩之间具有链式中介作用;

全文阅读

1 引 言 自Coleman(1966)发表《教育机会之均等》报告以来,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引起研究者广泛讨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是依据家庭所拥有的社会资源而被界定的社会位置(Bradley & Corwyn,2002),通常由家庭收入、父母受教育水平、父母职业来代表(Mueller & Parcel,1981)。Sirin(2004)针对美国样本的元分析报告显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总体学业成绩相关程度约为0.299,具体来看,与数学成绩相关最高(0.35)。我国已有元分析显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总体学业成绩的相关程度约为0.243,其中,语文/英语的语言学科相关最高(0.271),数学成绩呈现中等程度相关(0.202)。语言学科与社会经济地位的相关原因更多在于父母物质资源的提供(书籍、辅导班等),而数学学科则更多取决于教育理念与方法,而非物质资源本身。学科调节效应的差异,可能是由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政策文化差异(Liu,Peng,& Luo,2019)。由此,本研究选择数学成绩,这对于家庭教育而言更具有参考价值。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机制可以通过家庭投资模型和家庭压力模型进行解释(Conger & Donnellan,2007)。家庭投资模型指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增强了父母为子女进行教育投资的能力,进而影响子女学业发展。高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父母会为孩子提供更多物质投资和情感投资。物质投资包含为子女创造良好学习环境,提供书本、补习机会等学习资源;情感投资包含与子女有更多沟通和交流,监督子女学习,鼓励子女等(Davis-Kean,2005)。对于缺乏物质投资能力的家长,情感投资可以作为补偿物质投资缺失的手段(Thomson,Hanson,& McLanahan,1994)。特别是对于低年段学生,他们较少独立接触外部世界,亲子互动非常紧密,父母情感投资能更有效保护家庭贫穷的损害(Hango,2007)。亲子沟通是情感投资中至关重要的部分(房超,方晓义,2003)。亲子沟通是指父母与子女通过信息、观点、情感或态度的交流,达到增强情感联系、解决问题等目的的过程(Epstein,Ryan,& Bishop,2003)。已有研究表明,在同等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条件下,亲子沟通更频繁的家庭,子女学业表现更为优秀(Fan & Chen,2001)。 另一方面,家庭压力模型指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低下会加剧父母压力,导致家庭冲突和低情感支持的状态,同时伴随父母情感、行为问题的发生。上述家庭状态会引发父母减少养育、卷入行为,最终导致学生学业成绩低下(Masarik & Conger,2017)。父母的工作压力、家庭冲突会使得亲子互动更多表现为惩罚、拒绝及权威行为(Stewart & Barling,1996)。当父母感受到明显的抚养压力时,低学历父母难以有效缓解自身抚养压力,亲子沟通主动性减弱、缺乏耐心,进而会导致学生产生学业问题(武永新,邓林园,张馨月,孔荣,2014)。由此,本文假设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可能通过亲子沟通而间接影响学业成绩。 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学业成绩之间的中介机制,除了通过家庭功能实现,还可以通过学生个体动机产生影响(顾红磊,刘君,夏天生,2017;肖磊峰,刘坚,2017)。学业自我效能感作为学习动机的重要成分,是指个体头脑中关于自己能够完成某项任务的观念(Pintrich,Smith,Garcia,&Mckeachie,1993)。低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学生,会产生与其社会经济地位相似的自我效能感水平(Jost&Hunyady,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