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建构探析

作者:王健崭 刊名:晋阳学刊 上传者:张瑞珍

【摘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蕴涵着深刻的哲学洞见;其伦理设想实际上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面对当前逆全球化的世界乱象和伦理难题;人类社会如何和谐共存的问题;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关注人类共同的命运;以超越时空的全球视野和未来意识为指引;把人当作共同的类来看待;本着对人类未来负责任的严谨态度;以伦理性的爱为核心进行伦理建构;勉力追求“和”的伦理境界;为实现人类社会和谐共存的美好愿景而不懈努力;

全文阅读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针对当前逆全球化的世界乱象和伦理难题,人类社会将向何处去?这是关系到全人类共同命运的关键问题。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正是面对当今世界往何处去的重大历史选择关头,给出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意味着今天的中国开始用超越时空的全球视野和未来意识重新理解世界、诠释世界,用大尺度的历史视界和未来眼光重新审视自己的发展和世界的发展。西方世界所谓的全球化是当今帝国主义的新形态,是以美国为中心和主导,把其他国家都统一于美国标准的帝国思维。当达不到美国所认为的以它为标准的全球化,就出现了逆全球化的现象,如近年来美国对一系列国际政策和国际联盟的退出,英国的脱欧等。这不是真正的全球化,也难以展开国家间的有效对话,而是以霸权为特征、以美国为中心的所谓一体化、全球化。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要我们学会从轴心文明走向对话文明,以开放的态度对待异质文明,实现理性对话,在对话中彼此承认、共享未来。准确地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是一次运用中国智慧化解世界难题的有益尝试,它作为一种开放共赢的伦理设计,与西方的单极思维模式相比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向度。人类命运共同体打破了西方价值传统中固有的、以竞争为导向的逻辑思维范式,以中国哲学所擅长的伦理建构弥补西方道德理论发展的不足,用命运共同体的未来时空感超越纯粹的利益共同体,是对人类社会未来发展方向进行探索的重大伦理转向。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解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强调人类面对共同的世界难题、面向同一个未来,应该以更加宽容的心态和开放的姿态追求长远的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人类命运未来走向这一重大问题的伦理关切,这种伦理关切体现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之中。时间上,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在滚滚历史长河中,以一种历史视角和未来意识来看待人类共同的命运;空间上,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以至大无外的无边界感来联络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其伦理目的就是在曾经彼此分裂割据的人类社会中,在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中,寻找和谐共存的可能性,使众多单个的“我”能够真正成为共同的“我们”。因为“共存先于存在而且是任一存在的条件,而以某种独立存在为根据的眼界是看不到世界的”[1]。人类社会是人存在的最初的、也是永恒的精神家园,它既是一个整体,又是一个个体,是整个的个体,是所有人作为类而行动的本质体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是在拷问我们人类是否能够做到以人为类,是否具备超越时空和谐共存的伦理能力。以类的视角来分析共同体就是把全部人类都当作共同命运的主体,让每个人、每个国家都能够自主地把握和掌控自己的命运,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和主宰权。虽然同为自然意义上的人,但是生活的地理环境各不相同,文化风俗迥然各异,经济政治制度千差万别,这些都让同为人类的我们感到社会交往的困难和文化交流的障碍;所以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如何做到真诚地交流与融通,如何在面向未来的时候能够成为彼此肩并肩的同路人,就是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的迫切问题。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就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新的伦理思维范式,那就是:虽然强调人类需要面对共同的未来和命运,但并不是强迫所有国家和所有人在经济模式、政治制度、文化观念和价值选择上保持一致,而是在保有各自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同时,共同面向未来。也就是说,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主体不管是个体还是国家,不管是弱势还是强势,都拥有各自的话语权,都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以往人们对共同体的设定不管是血缘共同体、地缘共同体、政治共同体还是某个职业或者社区的共同体,都只是把人群中具有共同特点的人联结在一起,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