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政策回归本源

作者:管涛 刊名:中国外汇 上传者:陈阳红

【摘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是中国汇率政策的重要内容;然而;细心的人们可能会发现;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底的两次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中;在研究部署下年经济工作时;均未提及汇率问题;当然;这并非说汇率政策已经改弦更张;事实上;在2019年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及此后的央行相关会议精神中;依然保留了前述提法;国内规格最高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对汇率问题的淡化处理;背后可能提现了大国汇率政策的转型;

全文阅读

社评 I Commentary 汇率政策回归本源 ■ 管 涛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扔讲座教授 “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是中国汇率政策的重要内容。然而,细心的人们可能会 发现,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底的两次年度中央经济工 作会议公告中,在研究部署下年经济工作时,均未提及 汇率问题。当然,这并非说汇率政策已经改弦更张。事 实上,在2019年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賊后的撕相关 会议精神中,依然保留了前述提法。国内规格最高的中 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对汇率问题的淡化处理,背后可能 麵了大国汇率臟的转型。 在处理“货币政策独立、本币汇率稳定和资本自由 流动”三者不可兼得的“三元悖论”问题时,大国通常 是对内优先,货币政策主要关注增长、通胀和就业目 标。即便在欧元区,在区内已用超主权货币欧元取代了 德国马克、法国法郎等主权货币而不再存在汇兑问题, 故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之前不可撤销的固定汇率安排 归入了浮动汇率安排的情况下,欧央行的货币政策也是 首先SS从和服务于欧元区的整体经济需求,而不是跟随 美 嘯 。 大国对汇率政策一般采取善意忽视(benign ignore) 的态度,把汇率水平变化当作结果、工具,而 非目标。如当年面对国际社会关于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 政策是发起货币战争的指责时,美方表示,美联储货币 政策是为了稳定美国经济和金融,而 “美国好、世界 好”;至于全球美元流动性增加导致的美元汇率波动是 其副产品,而非竞争性贬值。 2018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告首次淡化汇率问 题,显示了中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淡定和自信。2019年 8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比1的重要心理关口,显 然是受到对外经贸磋商进程的影响。即 “破7”是市场结 果,而非政府有意为之。与此同时,政府也一再强调不 会将汇率政策工具化,作为刺激出口和应对贸易摩擦的 手段。 窗 ’后,当年的人民币双边及多边汇率(即 汇率指数)_ 均只有约2 % ,纖 雛 了 基 雜 定 。 当然, “不将汇率政策工具化”是指不搞“以邻为 壑”的 竞 值 ,而 不 廳 色 让 汇 率 在 经 細 开放宏观经济格局下,成为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作用、吸 收内外部冲击、实现经济内外均衡发展的“稳定器”。 正是因为細对汇率波动容忍度的提高,市场贩率波 动的适应性增强,才形成了目前低(人民币升值)买高 (人民币贬值)卖、夕卜汇供求自主平衡的市场格局。 2019年,反映境内主要外汇供求关系的银行即远期 (含期权)结售汇顺差合计为20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 逆差119亿美元。但不论缺口止负,月均只有十多亿美 元。而在2015和2016年,每个月缺口动辄百亿甚至上千 亿美元。在此背景下,不 论 “守7”还 是 “破7”, 有 关部门都只是恢复了部分宏观审慎手段,而未采取新的 外汇管®腊施,在坚守汇率政策中性、央行基本退出外 汇市场常态干预的同时,恪守了监管政策中性,保持了 执法标准跨周期的一致性、稳定性和可预期性。 我们常说’汇率改革,机制比水平重要。人民币汇 率 “破7”, 表面看并不涉及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和汇 率浮动区间的调整,而只是突破一个整数关口,但其实 质仍是汇率市场化改革的继续深化。因 为 “破7”打幵 了人民币汇率上下浮动的空间,市场决定汇率走势的作 用得到进一步发挥。 “破7”之后,人民币汇率虽曾多 次反复跨越“7”这个整数关口却波澜不惊,外资也并 未因人民币贬值而裹足不前,反而由于增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