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高势位”构建的逻辑思考

作者:林赛花 刊名:福建金融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上传者:段飞星

【摘要】当前执政党越来越重视意识形态话语权问题;话语权实际上是一种影响力和支配力;更是一种统治权和治理权;在当下;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高势位”构建面临西方国家话语霸权挤压和中国国内多样化社会思潮的消极影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高势位”构建要从增强国家软实力、由注重理论层转入实践层、互联网微时代抢占话语先机等方面入手;以此来保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优势;发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统一思想、凝神聚气的作用;巩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

全文阅读

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高势位”构建的时代价值从1978年至2018年,曲折但具魄力的改革开放走过40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四个层面不断发展、日益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得以充分彰显。党的十九大郑重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一个分量很重、内涵很深的重大政治论断。新时代的“新”指的是中国正处在强起来的阶段,在这个新的发展阶段,也面临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也就是十九大所指出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新时代的新还体现在我们有了新的奋斗目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这不是一种政治姿态,而是扎根于实践沃土的鲜活经验,而这一关键伟业在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与思想理论建设在各方面不断创新,这也为半个世纪以来扑朔迷离的意识形态之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在急剧变化的全球场景和层出不穷、难以理喻的事件下,人类文明的彷徨与价值取向的混乱告知我们,社会主义仍然是凝聚共识、形成合力的主导力量,是维系国家和民族的灵魂,道德需求旺盛和道德资源匮乏并存,理论及共同理想所激发出的政治热情、参与共同体生活的积极性仍然是当代人类精神追求不可替代的有效方式,时代的生产力与社会关系之间的对抗关系告诉我们,历史并没有终结,对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关系,无论持任何看法,社会主义仍然是当代人类进步发展的时代旗帜。一定的意识形态要实现和维护其特定的利益,就要不断扩大自身的支配力和指导力,进而实现自己的话语权。话语权与意识形态领导权密不可分,话语权不只是一个语言问题,在话语背后是一定的权力和地位在发挥作用。法国结构主义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提道:“话语背后体现的是社会权力关系,话语遵循、生产着权力,它强化了权力,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话语权,将会失去一切,永远处于被奴役的状态,永远处于‘他者’地位,只要掌握了政治权,必定有话语权。”[1]在我国改革开放和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过程中,我党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建设,同时也取得显著成就,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并不平静,我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将长期面对各种敌对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活动,西方国家赤裸裸的武装干涉接二连三失败后,便越来越重视和强调“和平”手段,他们把中国作为意识形态的主要对手,企图颠覆社会主义政权、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图谋不会改变。同时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化,西方各种错误思潮在我国的传播日益加快,传播形势更加多样化,对我国民众思想和价值观的影响越来越大,对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形成压力和冲击,力图影响我国的政治决策。西方大国利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优势,在行使政治霸权的同时,还通过信息霸权、话语霸权不断对我国施压,面对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和各种鼓吹言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在世界范围内对社会主义进行十字军式的讨伐,对我国政治体制、经济形势、社会问题、文化传统等方面恶意唱衰、攻击污蔑和造谣抹黑执政党,称“中国共产主义”是一个致命的危险,不让中国共产党人得到同中国文化联系在一起的威望[2]。因此我们必须力争有理说得出、传得开,增加我国国际话语权。从国内来看,主流意识形态作为一个社会观念上层建筑,必然要为社会的政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服务,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扩大,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利益关系和分配制度、市场主体日益多样化,这引起了我国经济体制深刻变革,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人们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唯一性不再盲目信仰,而是理性地选择和批判不同的意识形态观念,这种变化总体上是积极的。市场经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