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海洋法上传统捕鱼权法律地位探析——基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前后的国家实践和国际司法实践

作者:丁铎;杨力 刊名:国际法研究 上传者:张宝成

【摘要】传统捕鱼权是在历史要素的巩固过程中所确立的对于海洋生物资源特别是渔业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权利;传统捕鱼权源起于渔民的私人活动;长期和持续的权利行使活动以及有关国家的明示或默示的承认是判断传统捕鱼权是否有效确立的主要依据;若传统捕鱼权主张是非排他性的;其在历史上得以长期行使的事实本身就足以证明其合理性;其他国家的承认并非必要条件;重要渔业利益在国家间涉海域划界和渔业安排的谈判磋商中具有的重要作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后;传统捕鱼权在一般国际法体系下依然存续;并构成海洋划界的有关情况;其与《公约》的关系协调主要体现在海域划界和渔业资源分配上;

全文阅读

2016年7月12日,在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就实体问题以及剩余管辖权和可受理性问题作出裁决后的第一时间,中国政府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重申对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中国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和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注文1】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落下帷幕至今已三年有余,西方国际法学界对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中有关历史性权利问题的分析仍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公开发表的涉及历史性权利的学术论文观点也不尽一致【注文2】。 在南海仲裁案中,仲裁庭错误地认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没有留下可以主张历史性权利的任何空间,中国超出《公约》限制性规定而声索的历史性权利、其他主权权利或管辖权,业已为《公约》的规定所废止。【注文3】事实上,从国际海洋法演进和国际实践发展历史来看,历史性权利事项长期以来一直经由习惯国际法确认、调整和规范。【注文4】虽然《公约》通过后国际司法实践和国家实践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和变化,【注文5】但历史性权利在包括习惯国际法和《公约》在内的国际海洋法框架下依然存续。【注文6】 传统捕鱼权是较为常见和典型的一类历史性权利,也被称为历史性捕鱼权。【注文7】作为习惯国际法上确立已久的一项海洋权利,传统捕鱼权具有普遍的共性特征。【注文8】从国际司法与仲裁实践上 看,国际法院或仲裁庭对传统捕鱼权问题一般是个案处理的,不同地区的国家所主张并确立的传统捕鱼权在很大程度上是自成一体的。【注文9】从国家实践上看,在有些双边渔业协定中,“传统捕鱼权”被明确提及;但在有些协定中,虽然当事国没有使用“传统捕鱼权”而是使用“传统渔业活动”这一措辞,但其意涵在协定文书上下文框架下与“传统捕鱼权”相似或相近。【注文10】本文在对传统捕鱼权构成要素进行分析的基础上,结合《公约》通过前后的国家实践和国际司法实践,对传统捕鱼权与《公约》的关系和传统捕鱼权作为海洋划界有关因素等问题进行考察,以有助于更好地把握和理解传统捕鱼权在《公约》框架之外仍然得以存续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支撑。 一 传统捕鱼权的含义与特征 广义上的历史性权利是国家在某些特定海域在历史上确立并始终享有的权利,这种权利已经得到习惯国际法规则的确认与规范。【注文11】学者普遍认为,历史性权利可能是主权性质的,也可能是非主权性质的。【注文12】狭义的历史性权利更多是指一国在特定的海域范围内通过长期、持续、稳定地从事海洋利用活动而确立起一种尚未达到主权高度的权利。【注文13】传统捕鱼权作为一国在历史要素的巩固和积累过程中所取得的对于海洋生物资源特别是渔业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权利,【注文14】构成了历史性权利的重要内容。【注文15】 传统捕鱼权虽在实践中为许多沿海国所主张,但无论是多边条约还是双边条约都没有对其作 出明确的定义,本质上是一般国际法的调整事项。【注文16】不少国际法学者对传统捕鱼权的概念、性质做出过阐述。英国学者布朗利曾经指出,通过持续稳定的开发、利用和占有,加之其他国家的默认,沿海国能够在其领海范围之外的渔区创设这种权利,例如生产珍珠的蚌的定着渔区是可能被占有的,但这种创设的权利可能不会达到主权的程度。【注文17】西蒙斯教授认为,“历史性权利”是比“历史性水域”更宽泛的概念,其意味着沿海国主张行使的权利主要是传统捕鱼权,这类历史性权利的确立同样需要满足与历史性水域相近或相似的条件,例如伴随有关国家的默认以及长期和持续的利用。【注文18】一些涉及传统捕鱼权的国际司法及仲裁案例同样表明,主张传统捕鱼权的国家除应证明其对特定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