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沿线国双边贸易量化研究

作者:游士兵;李金欣 刊名:全国流通经济 上传者:熊刚

【摘要】2013年第一次提出“一带一路”;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明确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的“一带一路”倡议;本文以沿线各国的统计制度质量为研究对象;确立了统计制度的概念和范围;以国际贸易引力模型为基准;渐次引入正式和非正式统计制度质量工具变量;构建包含法律、社会、经济、政治四个维度的统计制度量化分析框架;建立了“一带一路”沿线59国双边贸易的统计制度质量量化研究体系;研究表明:引入正式和非正式统计制度为解释变量的拓展贸易引力模型更好地量化了“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双边贸易关系;影响双边贸易量大小的制度因素强弱顺序为法律统计制度、社会统计制度、经济统计制度和政治统计制度;

全文阅读

一、引言 制度对贸易影响的研究源于North&Thomas(1973)最早将“制度”迁移至经济学研究范畴。后来,Acemoglu(2007)强调制度是影响国际贸易的根本因素。诸多研究可归纳为两点:第一,一国制度质量对该国贸易的影响。有人认为其影响是单向的,Dollar(2003)指出,高质量制度会促进贸易的增加。有人认为是双向的,Kraay(2003)指出,制度和贸易是相互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第二,随着研究视角的微观化,近年来关于多国制度质量差异对该国贸易比较优势的影响逐步成为新的关注点。王永近等(2010)在分别比较收入差距、制度差异对国家间经济发展水平影响后指出,制度差异是更为重要的因素。 现有关于制度对贸易影响研究孤立地把正式或者非正式制度作为解释变量。潘向东(2005)仅分析了经济制度和贸易流量之间的相互关系。陈昊(2011)只研究了文化差异对出口贸易的影响路径。陶峰(2019)也未将制度质量细分,笼统地研究其对出口扩张的显著促进作用。 制度的重要性虽被承认,但学术界对制度的概念看法不一。被广泛认可的制度定义是道格拉斯提出的,将制度定义为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之间的游戏规则。另一个较为常见的制度概念则是由埃莉诺建立的,认为制度是一整套完整的行为规范。同样的,学者们对制度如何分类也存在分歧。制度分类有两种:一种是按照正式程度划分,科斯认为制度应当包括“正式”和“非正式”制约,它们分别具有法律规范的强制性和社会约定俗成的特征。另一种是按照学科分类,乔斯科提出了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分类方式。基于以上文献梳理,本文选用乔斯科提出的学科法来划分本文的研究对象:统计制度。 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统计制度质量对双边贸易影响的量化研究尚不多见。因此,本文尝试建立一套统计制度对双边贸易影响的量化分析框架。研究涵盖了正式和非正式的统计制度,具体制度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经济、政治统计制度,以及与双边贸易关联的法律、社会统计制度。 二、理论模型 基于牛顿定律的贸易引力模型。Jan Tinbergen(1962)和Poyhonen(1963)首次引入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研究两国双边贸易量与它们的经济总量之积是否正相关,与两国之间的直线距离是否负相关后,原始模型如下,,式中Tij表示双边贸易额,选用进出口总额;Yi、Yj分别表示i、j国国内生产总值;Dij则表示i、j国之间首都之间直线距离。Tinbergen和Poyhonen 等人选取42个国家的数据对原始模型的对数形式进行了实证,线性对数形式为:InTij=β0+β1InYi+β2InYj+β3InDij+μ。Linnemann(1966)在Jan Tinbergen和Poyhonen的基础上拓展了贸易引力模型,首次引入了两个新变量,即内生变量-人口和虚拟变量-贸易政策。模型的对数形式为:InTij=β0+β1InYiYj+β2InPiPj+β3InDij+β4Policy+μ,其中,Pi和Pj分别表示i、j国国内人口总规模,Policy表示取值为0或者1的虚拟变量,Policy=1表示贸易双方签订了最惠国贸易协定,Policy=0表示贸易双方签订了最惠国贸易协定。 基于前人的研究成果,本文拟采用拓展的引力模型量化“一带一路”沿线59国统计制度质量对双边贸易的影响。 三、实证研究 1.样本国家、指标选取与数据来源 (1)样本国家。 由于世界银行数据库部分国家数据缺失,本文最终选取59个沿线国家作为研究样本,包括29个亚洲国家、30个欧洲国家。 (2)指标选取和数据来源。 我们选取了“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