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边界:移动媒体中介下的空间实践

作者:曾薇 刊名:浙江传媒学院学报 上传者:冯雪儿

【摘要】移动媒介出现之后;在新介质的连接下人们的空间感知如何发生改变?进行着怎样的空间实践?文章尝试以中介化理论为脉络;以技术为线索;探讨传播媒介与社会空间的互构关系;并借此管窥当代人的生存状态.文章通过对上海、杭州、南昌、萍乡四地59位手机用户调研后发现:首先;作为中介的移动媒介型塑了人们的空间认知感觉;物理空间肉身在场的单一状态被远程在场、缺席在场等多重中介化在场状态所取代;随着在场感的改变和Wi-Fi边界对实体边界的渗透和僭越;引发了心理边界的和物理边界的重塑;在这种条件下;人们借由移动媒介脱离既有空间;颠覆结构性的角色身份;打破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壁垒;构建了一种融合、流动的生活空间.

全文阅读

第 26卷  第 4期 2019年 8月 未 来 传 播 Future Communication Vol. 26  No. 4 August  2019 重塑边界: 移动媒体中介下的空间实践 曾  薇 摘  要: 移动媒介出现之后, 在新介质的连接下人们的空间感知如何发生改变? 进行着怎样的空间实 践? 文章尝试以中介化理论为脉络, 以技术为线索, 探讨传播媒介与社会空间的互构关系, 并借此管窥当 代人的生存状态。 文章通过对上海、 杭州、 南昌、 萍乡四地 59 位手机用户调研后发现: 首先, 作为中介 的移动媒介型塑了人们的空间认知感觉, 物理空间肉身在场的单一状态被远程在场、 缺席在场等多重中介 化在场状态所取代; 随着在场感的改变和 Wi-Fi边界对实体边界的渗透和僭越, 引发了心理边界的和物理 边界的重塑; 在这种条件下, 人们借由移动媒介脱离既有空间, 颠覆结构性的角色身份, 打破公共空间与 私人空间的壁垒, 构建了一种融合、 流动的生活空间。 关键词: 空间实践; 中介化; 边界; 移动媒介 作者简介: 曾薇, 女, 讲师, 文学博士。 (浙江传媒学院  新闻与传播学院, 浙江  杭州, 310018) 中图分类号: G2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6552 (2019) 04-0015-09 一、 问题的提出 移动媒介出现之后, 新的传播技术正在迅速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有人说, 它以一种 “既隔离又 连结” 的方式塑造了新的人际关系;[1]有人说, 它以贯通衣食住行多重场景的技术手段构建了新的都市 生活方式;[2]也有人说, 我们目前生活的空间, 正在经历着由移动媒介技术所带来的融合与颠覆。 尤其 是自从卡斯特扼住信息社会 “流动性” 的特性, 指认了 “流动空间” 这一现代社会 “支配性的空间逻 辑” 以来,[3]传播技术与社会空间的互构关系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 人们充分利用各式各样的地理隐 喻, 来对技术和社会的发展进行理解和阐释。 例如 “网络空间 (cyberspace) ” [4] “狭隘空间 ( parochial space) ” [5] “混合空间 ( hybrid space) ” [6]等等。 在这些新型的空间中, 人们普遍观察到的一个现象 是: 新的移动通信技术正在重塑公共和私人生活。[7]它们 “模糊了物理和数字空间之间的传统边界”,[8] “为公众参与创造了新的时间与空间”。[9]看上去, 现代社会空间的融合性与流动性已成为一个公认的既 定事实, 它既是学界掌握当下技术环境的重要特质, 也是展开后续研究的关键起点。 然而, 公 /私生活的融合是如何发生的? 流动的社会空间是如何形成的? 这些都并未从经验层面获 得足够的支撑, 也鲜有人深究其在经验层面的合法性。 鉴于此, 本文试图从经验世界出发, 对移动媒 介中介下的空间实践进行探讨, 尝试解决 “在新介质的连接下, 人们的空间感知如何发生改变, 进行 着怎样的空间实践” 这一问题, 并且希望借此讨论传播技术与社会的互动关系。 为此, 笔者于 2015 年 7 月至 2016 年 3 月期间, 对上海市、 浙江省杭州市、 江西省南昌市以及江西 省萍乡市等四座城市中的 59 位智能手机用户进行了深度访谈, 并于 2017 年 7 月至 8 月对其中部分受访 者进行了二次回访, 以期对研究问题进行深入调查。 城市的选择主要考虑到经济发展程度、 互联网生 活发达程度、 区域位置、 人口规模等因素。 受访者的选择采取滚雪球的方式, 以智能手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