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利益与隐私权益之衡平维护问题——基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法治思考

作者:姚天冲;鲁思睿 刊名:医学与法学 上传者:焦薇薇

【摘要】在维护公共权益与保障隐私权益之间如何寻找平衡点;一直是亟待解决的难题;这在2020年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防控中显得尤为突出;本文从我国该疫情防控中发生的个人信息泄露入手;聚焦公共权益的维护与隐私权益保障之间的权衡与博弈;分析协调这两种权益所应遵循的原则及目标;明确二者间的衡平保护问题;以期避免个人信息泄露的发生;以警示个人信息的泄露与滥用;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我国暴发后,各地相继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及时采取一系列防控措施,不断加强防控力度;经过举国上下的不懈努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状况在2020年2月下旬得到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稳步推进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其中特别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是在疫情防控中频繁出现武汉返乡人员名单、确诊或疑似病患病历等信息流出,信息内容不仅包括姓名、返乡时间、乘车信息、航班信息、手机号,甚至包括身份证号、家庭详细住址、工作单位等,如广西钟山县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杜某露因擅自将一份包含湖北返乡人员信息的文件转发至其家庭和同学等4个微信群,内容涉及大量个人隐私信息,引发相关小区住户恐慌(其受到县纪委的诫勉谈话);广西富川县人民医院检验科检验员宋某某拍摄由该院收治的新冠病毒感染的疑似患者病历照片发送至多个微信群,群内成员又进行广泛传播,既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又打扰患者的家庭安宁与个人生活(县纪委对此进行了立案审查[1]);广州的郑某将包含个人信息的一份乘坐某邮轮的人员名单发给朋友叶某,叶某再将游客个人信息转发至其小区业主微信群内,造成大量游客信息泄露(海珠警方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之规定,依法对违法人员郑某、叶某处以罚款[2])……类似情况在全国各地均有出现,尽管相关人员受到了相应处罚,但个人信息泄露事件仍屡禁不止。对个人信息的统计,是为了掌握个人情况以方便进一步防控工作的开展;公开确诊病例患者与疑似病例患者的住址、行迹信息、接触人员、诊疗信息等,也是为了让公众提高警惕,但是否有必要将湖北相关人员全部信息进行公布,将患者具体住址、身份证号等信息进行完全公开?而在疫情初步控制后各地陆续复工,进出小区、公司等场所均需要登记个人详细信息,这些信息收集是否必要?能否得到妥善保存?是否会被别有用心者用作他途?……凡此种种,实质上反应了公共权益与公民个人隐私间的冲突与矛盾,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如何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是需要深思的问题。二、新冠肺炎疫情下公共权益维护与隐私权益保障之权衡与博弈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政府信息公开与公民隐私权保护两者间的权衡,一直是为公众所关注的焦点。这对矛盾,体现了维护公共权益与保障隐私利益两者间的权衡与博弈,二者也始终处在一种张力状态。笔者认为,这种博弈关系分别体现出保障社会公众的权益与维护公民的隐私权益这两者都有其必要性与重要性,但二者却难以兼得。(一)维护公共权益之必要性1.知情权是法律强制性规定。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公众对于信息的需求是要超过以往的,出于对疫情的恐慌与焦虑心理,公众更为迫切地想知道疫情的源头、发展情况与政府的防控措施等。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有利于缓解社会焦虑,稳定社会秩序。而在互联网技术发达的今天,各种谣言传播途径广、传播速度快,更容易使公众加重心理负担。自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我国高度重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信息公布,并有法律的明文规定。根据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个人隐私的公开可能会损害个人利益的不得公开,但如果该信息关系到公共权益则可以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了各级卫生行政部门需要定期公布全国传染病疫情信息,且应当保证信息及时、准确。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了传染病疫情发布内容,包括疫情发生地及范围、涉及的人员范围等。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势汹汹,截至2020年1月29日24时全国确诊病例人数已经超过“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