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参与度对混改型国有企业绩效的影响

作者:周志强;徐新宇 刊名:企业经济 上传者:黎真

【摘要】本文以国有上市企业2007-2017年的面板数据为样本;采用多元回归的方法;实证研究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民营企业参与度与混改型国有企业绩效之间的影响关系;结果表明:民营企业所有权参与度和控制权参与度均对国有企业绩效产生显著正向影响;在混改型国有企业中;民营企业所有权参与度和控制权参与度对高度混改型国有企业促进作用最大;其次是中度混改型国有企业;对低度混改型国有企业促进作用最小;与民营企业所有权参与度相比;民营企业控制权参与度对混改型国有企业的促进作用更大;根据研究结论提出针对性政策建议;即:努力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大力推进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混改;优化混改型国有企业治理结构;发挥民营企业控制权配置的治理效应;保护企业家产权安全;激发民营企业家精神;

全文阅读

一、引言“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积极稳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明确提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进一步提出“大力支持民营企业的激励机制等`。王德显和王大树(2017)[9]更是提出发展壮大,营造公平竞争环境,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由此可见,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背景下,民营企业面临重大发展机遇,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和民营资本将会参与到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下简称国有企业混改)实践当中。毋庸置疑,我国国有企业混改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但是,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当前改革的不足,其中包括民营企业担忧产权利益难以得到保障,参与动力不足等。与此同时,民营资本的参与,优化了国有企业治理结构,有利于提升国有企业绩效。而如何吸引和留住民营资本,是推进国有企业混改的核心问题。因此,本文从所有权和控制权两个维度研究民营企业参与度与混改型国有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试图证明在国有企业混改实践中,民营企业所有权参与、控制权参与以及产权制度改革的重要意义,并以此为依据,精准提出促进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改动力和效率提升的政策建议。二、文献综述Keynes(1936)提出混合经济思想。Hansen(1941)进一步系统阐述混合经济的内涵。20世纪90年代,混合经济思想引起中国政府的关注,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运而生,随即引起学者们的广泛关注。对于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改,已有文献主要集中于研究改革效应、参与动机、改革障碍和政策建议等方面。改革效应方面,李维安(2014)[1]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优化企业治理结构、完善管理体制。李涛(2002)[2]、杨红英和童露(2015)[3]、Avner(2015)[4]等的研究也得出类似结论。但林峰和付强(2018)[5]研究表明,行政垄断性企业的混改未能有效促进企业绩效提升,并提出混改后,应该去除行政垄断因素,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从而促进混改企业绩效改善。厉以宁(2015)[6]认为民营企业参与动机主要有进入垄断行业、得到平等待遇等。大成企业研究院课题组(2015)[7]也得出类似结论。綦好东等(2017)[8]认为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改存在诸多障碍,如主体权力不平等、落后的激励机制等。王德显和王大树(2017)[9]更是提出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改面临“原罪论”“国民进退”之争等问题。郝云宏等(2015)[10]认为让民营资本与国有资本进行适当的股权争夺更能提升企业价值。李建标等(2016)[11]也得出相同结论。总而言之,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改存在积极的改革效应: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改革存在巨大机遇;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改革也存在极大挑战,关键是在国有企业混改实践中的产权配置和治理机制能否科学。近年来,国有企业混改成为理论研究的热点,丰硕的研究成果为本研究提供了极具启发性的参照。本文认为,目前,学术界对国有企业混改的研究较多,但对如何促进民营企业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成果较少,有关民营企业参与度对混改型国有企业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更是鲜见。基于此,本文提出民营企业所有权参与度和控制权参与度以及混改型国有企业的概念,探索在国有企业混改实践中民营企业参与度与混改型国有企业绩效之间的逻辑关系,并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三、概念界定与研究假设(一)概念界定1.民营企业参与度新时代、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