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产学研协同创新演化博弈分析及政策建议

作者:陶永亮 刊名:科技和产业 上传者:吴玉富

【摘要】产学研协同创新存在科技成果转化不畅问题;构建政产学研演化博弈模型分析发现;将政府纳入协同创新体系可以解决公共品投入不足等市场主体无法自发解决的问题;政府公共科技创新投入、企业创新预期收益、科技成果转化成本、产学研收益分配机制等对最终的演化稳定策略有重要影响;政府的积极策略有利于推进产学研各方从不合作走向合作;最后;依据结论提出促进产学研协同创新的建议;

全文阅读

产学研协同创新是现代国家创新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创新政策研究与实践的主要议题[1-2]。所谓产学研协同创新是合作各方以资源共享或优势互补为前提,以共同参与、共享成果、共担风险为准则,为共同完成技术创新活动所达成的分工协作的契约安排[3]。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博弈论无疑为产学研协同创新研究提供了一种绝佳的研究视角[4-6]。陈劲等[7]运用演化博弈理论和多智能体建模方法,分析了在不同的收益参数下合作系统的运行情况,研究发现演化博弈双方收益矩阵中参数的初始条件直接影响了局部渐进稳定点的形成。Fuentes和Dutrenit[8]将公共研究机构与产业之间的互动分为三个方面,包括合作的驱动力、互动渠道以及合作的收益,并探讨了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王小杨等[9]通过引入外来惩罚机制研究发现,短期内惩罚可能带来收益上的减少,影响合作意愿;但是在长期的演化中,惩罚对产学研合作有相当大的促进作。戚湧、朱姝[10]将金融机构纳入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研究发现金融机构介入能够有效提高中小企业协同创新的积极性。 值得指出的是,协同创新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政策问题,鉴于此,许多学者将政府纳入协同创新体系展开研究[11-13]。雷永、徐飞[14]认为政府补贴对于产学研联盟非常重要,并在未来进一步的研究方向中指出可以考虑将政府作为博弈一方纳入分析框架;李高扬、刘明广[3]认为我国政府在产学研协同创新中的作用并没有充分体现出来,但后续并未就此展开分析。这些研究虽然强调了政府在产学研协同创新中的作用,但却仅仅将政府作为一个独立于产学研协同创新系统、缺乏内在行为动机的外生变量,因而导致人们对政府在促进产学研协同创新中的作用机理与路径并不清楚。在为数不多的考察政府内在行为动机的协同创新分析框架中,往往将政府作为监管者来看待[15]。无可否认,政府的监管对于协同创新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但是在协同创新体系建设的实践中,政府也是一个具有企业家精神的风险投资者,特别是对那些前期投入巨大而短期收益甚微的领域,政府投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16]。 基于上述认识,本文建立政产学研演化博弈模型,重点对以下问题作出回答:第一,政府参与构建协同创新体系的必要性何在,它又是通过何种路径推进协同创新体系建设的?第二,在协同创新体系各方博弈的过程中,政府、企业与高校院所各方如何决策,在不同的外部条件与初始条件下,最终会达到怎样的演化稳定策略?第三,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推动演化稳定策略从低水平不合作演化稳定策略向高水平合作共赢演化稳定策略转变? 1 政府参与协同创新的机理与路径 世界范围内产学研协同创新的大量成功经验表明,政府对于协同创新体系构建至关重要[17-18]。如硅谷虽然被认为是全球自由市场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但是通过对硅谷100多年来的发展史进行研究却发现:美国政府才是最大的风险投资者和最有影响力的战略师,政府通过直接采购高技术产品、降低风险投资税率、支持高校创业、鼓励高技术产业发展等,极大地促进了硅谷创新活动的展开。 政府参与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有其合理性与必要性,主要原因在于产学研协同创新过程中存在公共品投入不足、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等许多市场主体无法自发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公共物品的供给。创新活动本身具有前期投资规模大、配套设施供给不足等特点,特别是在一些关键核心技术领域,仅仅依靠市场主体推动创新将会步履维艰。其次是外部性。研发活动本身具有强大的溢出性,这使得许多自身没有从事研发的企业也可以分享研发带来的收益。再次是信息不对称。企业的需求和研发机构的专利技术成果不一定匹配,此外,很多研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