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对阳明学的阐发与吸取

作者:乐爱国 刊名: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王柏春

【摘要】作为新文化运动以来;倡导陆王之学最有力量的人;梁漱溟推崇阳明后学泰州学派王艮所言“‘良知’者;不虑而知、不学而能”;据此以“直觉”释“仁”;又吸取王艮对王阳明所言“乐是心之本体”的发挥;将孔子之“乐”与“仁”统一起来;并通过分析王阳明的知行观;而将其“知行合一”解读为“知行本来合一”;梁漱溟对阳明学的阐发与吸取;其意并不只是在阳明学或泰州学派本身;更是要由此对儒学作出新的诠释;以批评当时对于儒学的种种误解;

全文阅读

①贺麟:《当代中国哲学》,上海:胜利出版公司,1945年,第12页。②梁漱溟:《朝话·中西学术之不同》,《梁漱溟全集》第2卷,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26页。③黄宗羲:《师说》,《明儒学案》,沈芝盈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12页。1921年出版的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对东西方文化作出了深入比较,就当时新文化运动中对于儒学的种种误解提出了批评,同时推崇阳明后学泰州学派王艮所言“‘良知’者,不虑而知、不学而能”,据此以“直觉”释“仁”,又吸取王艮对王阳明所言“乐是心之本体”的发挥,将孔子之“乐”与“仁”统一起来。1922年,梁漱溟发表《评谢著〈阳明学派〉》,对谢无量《阳明学派》中的若干观点提出质疑,尤其是对谢无量关于王阳明知行合一论的解读进行了批评,认为王阳明讲“知行合一”不只是针对当时先知后行的“补偏救弊”,更是要强调“知行本来合一”,要人们去致良知。1923—1924年,梁漱溟在北京大学哲学系讲授“孔家哲学史”(或“孔家思想史”),以他从泰州学派得到的体悟,对儒学作出新的诠释。在这些著述中,梁漱溟对于阳明学特别是阳明后学泰州学派的阐述,足以使他成为当时倡导阳明学的“最有力量的人”①。一、据“‘良知’者,不虑而知、不学而能”以“直觉”释“仁”梁漱溟早年致力于佛学,后来转向儒家,在这一转向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王艮(字汝止,号心斋)。他曾回忆说:“我曾有一个时期致力过佛学,然后转到儒家。于初转入儒家,给我启发最大,使我得门而入的,是明儒王心斋先生;他最称颂自然,我便是如此而对儒家的意思有所理会。”②按照梁漱溟所说,他早年由佛入儒,主要是受到王艮“自然”思想的启发,并且依此理会儒学之内涵。关于王艮的“自然”思想,黄宗羲《明儒学案》说:“王门惟心斋氏盛传其说,从不学不虑之旨,转而标之曰‘自然’,曰‘学乐’。”③在黄宗羲看来,阳明后学王艮以良知“不虑而知、不学而能”为宗旨,进而标榜“自然”,追求自然而然,反对人为安排。换言之,王艮所谓“自然”,就是“不虑而知、不学而能”;梁漱溟早年受到王艮“自然”思想的启发,实际上就是指其“不虑而知、不学而能”之宗旨。王艮所谓“不虑而知、不学而能”,出自孟子的“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孟子·尽心上》)。对于孟子所言,历代经学家多解读为人具有天之所赋、本性固有的良知良能。王阳明继孟子所言“良知”,并作进一步解读:“良知者,孟子所谓‘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者也。是非之心,不待虑而知,不待学而能,是故谓之良知。是乃天命之性,吾心之本体,自然灵昭明觉者也。”①王阳明认为良知为孟子所言“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也就是说,良知为“不待虑而知,不待学而能”。这既是讲良知为“天命之性,吾心之本体”,为天之所赋、本性固有,又是讲良知为“自然灵昭明觉者”,讲良知之自然而然。王艮继承王阳明关于良知之自然而然的思想,说:“‘天理’者,天然自有之理也,‘良知’者,不虑而知、不学而能者也。惟其不虑而知、不学而能,所以为天然自有之理;惟其天然自有之理,所以不虑而知、不学而能也。”②王艮认为,良知的“不虑而知、不学而能”,就是讲“天然自有之理”;而“天然自有之理”,就是讲良知的“不虑而知、不学而能”。因此,他明确反对各种人为的安排,说:“‘天理’者,天然自有之理也,才欲安排如何,便是‘人欲’。”③显然,他把人为的安排看作“人欲”,认为良知就在于“不用安排思索”④。王艮之子王襞(字宗顺,号东崖)把良知的“不虑而知、不学而能”与《中庸》中的“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结合起来,说“学者自学而已,吾性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