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未使楚考——兼论《晏子春秋》的俳优小说性质

作者:王绪霞 刊名: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关艳

【摘要】文章考证了《晏子春秋》中广为流传的"晏子使楚",以大量证据证明:"晏子使楚"并非信史,其中的晏子形象也与历史上真实的晏子有较大出入。矮小幽默的晏子形象设计,体现了草根阶层的理想,尤其有侏儒类俳优造此故实以夸耀身短者的嫌疑。文章进一步论证了《晏子春秋》的俳优小说性质。此书不少内容都是移花接木改造别人事迹,汇集了当时民间故事尤其是诙谐故事的精华,其中频繁出现的逆转性结构方式,体现了俳优小说的基本特点和汉代以前俳优小说的最高水平。可以说,《晏子春秋》是在齐国稷下文化融合背景下产生的、以晏子形象为依托、以俳优文化见长的小说集。

全文阅读

一提起春秋时齐国的晏婴,人们自然会想到“晏子使楚”的故事,赞叹晏子的机智幽默。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人们心目中的这个晏子形象并不准确,晏子从未出使楚国,“晏子使楚”出于虚构,甚至晏子是否真的个子矮小,也是一个疑问。《左传》记载了晏子的许多事迹,却没记载这两点,这很可能出于身材矮小的齐国俳优淳于髡的虚构。我们大多数人心目中的晏子形象是一个虚构的小说形象,而不是正史中的形象,这有点像《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和《三国志》中的诸葛亮一样。一“晏子未使楚”考我们认为“晏子使楚”并非信史,下面陈述我们的理由。《晏子春秋》(以下简称《晏子》)中的《杂下》第九、十、十一章“晏子使楚”三则,原文如下:晏子使楚,以晏子短,楚人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傧者更道,从大门入。见楚王,王曰:“齐无人耶?”晏子对曰:“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为无人?”王曰:“然则子何为使乎?”晏子对曰:“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使贤王,不肖者使使不肖王;婴最不肖,故直使楚矣。”(《杂下第九章》)晏子将至楚,楚闻之,谓左右曰:“晏婴,齐之习辞者也。今方来,吾欲辱之,何以也?”左右对曰:“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王曰:‘何为者也?’对曰:‘齐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盗。’”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王笑曰:“圣人非所与嬉也,寡人反取病焉。”(《杂下第十章》)景公使晏子于楚,楚王进橘置削,晏子不剖而并食之。楚王曰:“当去剖。”晏子对曰:“臣闻之,赐人主前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今者,万乘无教令,臣故不敢剖;不,臣非不知也。”(《杂下第十一章》)我们认为这三章都不是晏子事迹的真实记载。(一)《左传》无晏子使楚的任何记载。《晏子》中的“晏子使楚”一共3章,却没交代晏子使楚的时间和次数。如果晏子出使楚国为两次或三次,不可能楚国次次设障:经历一次失败后,明知晏子不可辱,晏子重来时再去碰壁;也不可能晏子几次出使楚国,《左传》全部漏掉未载。尤其《左传》作者对于各国行人辞令很重视,收录之多和精彩众所周知,因此,即使晏子出使楚国只有一次,《左传》也不应该漏掉。然而,《左传》对于晏子这次出使的精彩内容却没有收录,这很让人怀疑。(二)文中内证。1.春秋时只有吴楚等国国君称王,齐君不称王。《杂下第九章》“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使贤王,不肖者使使不肖王”显示,作者习惯称各国君主为“王”,是战国时口气。2.《杂下第十一章》“今则万乘无教令”云云,“万乘”是战国产生的词汇,更见其晚出。3.以“圣人”称晏子,在晏子生前不可能。由于晏子连事齐灵公、庄公、景公三君,三君不同性格,晏子都很得宠,因而人们对晏子有争议,有人讥刺他“三心”,故春秋时不可能称晏子为圣人。(三)叙述视角超出叙述人能知范围。如果是正史,齐国人不可能连楚国君臣设计预谋的对话,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若为楚国人所写,又何以自曝家丑?晏子词锋犀利,楚君既备之,却被晏子言语再三辱之而全无招架之力,作者完全站在齐国(或晏子)立场可知。这种事前的预设,倒很符合俳优侏儒戏的假设和排练。(四)从《左传》到“晏子使楚”,晏子形象发生了重心转移。“晏子使楚”妇孺皆知,成为“晏子”形象的标志性事件,矮小滑稽的晏子形象也深入人心,以至于人们很难接受晏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