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化梅山情歌的女性内容及其特征

作者:李晓容 刊名: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 上传者:刘全波

【摘要】通过对新化梅山情歌中女性元素的分析,凸显出古梅山女性追求真挚爱情,敢爱、敢做,淳朴、勤劳的个性,反映了女性在当时社会中所起的作用和社会地位,并由此折射出梅山地区的民风民俗与社会价值观念的变迁。

全文阅读

新化位于湖南省娄底市西部的雪峰山麓,隋唐时尚为“蛮”地(为苗瑶聚居地),境内山势险峻,交通阻塞,“旧不与中国通”[1]1。为古梅山文化核心区域。北宋熙宁年间,方始“王化”建县。千百年来,勤劳智慧的新化梅山人,在劳动和生活中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歌谣文学。据《竹书记年》记载,帝舜时期(约公元前2300多年),这里的人们就“击石拊石,以歌九韶,百兽卒舞”[1]1。新化山歌种类繁多,内容丰富,独具特色,而新化情歌又在山歌中数量最多、传唱最广、感染力最强。1950年代,新化县著名民间女歌手伍喜珍曾以她的《郎在高山打鸟玩》唱进了中南海怀仁堂。2007年,新化山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情和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新化梅山情歌主要通过女性口吻或描写女性来展现情和爱,突出反映了女性在情爱中的主角作用、女性的情爱价值观念以及社会习俗。据笔者调查了解,在586首新化梅山情歌中,有484首为女性身份、女性口吻或以女性为描写对象,带有浓厚的女性特征,体现着新化梅山人对母性的向往、依恋。一新化梅山情歌的起源新化山歌与情歌起源于秦,盛兴于唐,跨越元、明一直延续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2]。《山歌无假戏无真》:“不唱山歌冷清清,唱起山歌打动姐的心,哪支山歌不搭姐,哪支山歌不调情,山歌无假戏无真,秦始皇兴起到如今。”《歌本歌》中唱:“歌本三千又七百,歌有八万七千零,红黄蓝白传后世,黄本情歌打头行。”从目前流传下来关于山歌产生的5个传说中,有一个是讲秦始皇修万里长城、姜女(梅山女子)寻夫唱起了山歌[3](农历五月和九月要祭姜女)。由此看出,山歌的起源与爱情有关,情歌是最初的山歌,也是数量最多、传唱最广的山歌。在笔者接触了解到的1106多首新化山歌中,就有586首为情歌。这反映出人类认知规律以及民歌产生发展的规律。二新化梅山情歌的功用(一)以歌为媒古时新化梅山地区,山高路陡,地广人稀。梅山男女选择对象,先从唱歌开始,双方自愿,绝对自由。节日或每月规定的对歌日,男女对峰相唱,男歌一首,女和一曲,若唱得情投意合则边唱边下山,彼此聚在一起,欢乐接吻,甜蜜拥抱,甚至野合一二次[4]。如《唱个山歌试妹心》:“投个石头试深浅,唱个山歌试妹心。”《看姐知情不知情》:“口唱山歌给姐听,看姐知情不知情,唱歌是要姐接音,接音就是接郎心。”《唱起山歌实好玩》:“唱起山歌实好玩,唱得山中树木成连理,唱得姣莲自倒山。”《嫁郎要嫁唱歌郎》:“歌做大媒成双对,歌做好伴入洞房。”从试妹心、接郎音到迷倒娇莲、共入洞房看出,新化梅山情歌在男女的交情中起试探对方、相互了解、表明心迹、从而吸引对方的作用。(二)以歌传情在新化梅山,男女一旦私订终身,永无离弃之意[4]。选中意中人后,青年男女以歌传达思恋之情。有的虽然没能够结成夫妻,但一样至死不渝,以歌传情。一是春情萌动的黄花女渴望情郎、追求情郎、思念情郎。如《石榴开花叶青青》中的“自从那次风雨后,想花开花到如今”,《又想情哥又怕人》中的“你看路边那个妹,又想情哥又怕人”。二是有夫之妇对情郎的思念和牵挂,如《十望》中女主人相思成痨,提笔写信,“人不伤心泪不来”,怨郎“不该把姐攀,不该把姐丢,不该十七、十八调戏我”,女子想郎到怨郎再到恨郎,反映了由爱而恨的情感变化。三是反情。如《反情歌》:“如今与姐搞拗了,不想姐屋里行了”,感情破裂,不再来往了。(三)以歌喻理新化梅山情歌中蕴涵的道理浅显易懂,用语富有地方特色。一是劝人感情要专一。“金子掺沙一担假,银子掺沙一砣铅”,以金银要纯来比喻感情来不得半点虚假,“深山硬树就怕软藤缠”。要想讨得娇莲的欢喜就要舍得花时间和精力。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