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冲突的根源探究

作者:刘小庆;冯习恒;周蕙 刊名: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上传者:孟庆安

【摘要】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在维护社会稳定和促进社会要素公平流动的方面发挥了卓有成效的作用,但这两种正义毕竟不是同一概念或同种正义,冲突在所难免。二者的"角力"一直贯穿于司法审判和法制社会建设过程的始终,面对二者的冲突,我们必须认清冲突产生的根源,才能从"根"上进行调和,从而缩小二者的差异,促使其协调统一。

全文阅读

“正义”,一直是我们社会发展的推动力,作为社会发展的保障,它不断激励着人们去探索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社会公平正义是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制度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保证,必须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保障人民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权利和利益,引导公民依法行使权利、履行义务。”[1]党中央从战略高度阐述了正义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重要作用。目前,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的相关研究在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鲜有学者提出或发表过精辟的论述,关于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冲突的根源只有少数学者提及,不过只言片语,而关于二者冲突的根源研究更是一片空白。一、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概述(一)正义的概念关于正义的概念,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观点。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认为,“各尽其责就是正义”。[2]亚里士多德认为,“正义寓于某种平等之中。它要求这些资源,包括机会,按照比例平等的原则,公平地分配给社会成员,平等分配的标准就是正义的标准。”[3]休谟认为,“正义并不是自然的,而是一种‘应付人类的环境和所需而采取的措施或设计’”。[4]诺齐克认为,“一个人持有通过正当获得和自由交换的方式获得的任何物品,这就是正义。”[5]罗尔斯则认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美德,正如真理是思想的首要美德一样。”[6](二)实质正义实质正义存在三种形态:“与法治这种形式正义相对应的实质正义,即社会正义;与抽象正义相对应的称为具体正义的实质正义;与程序正义相对应的实体法上的实体正义。”[7]中国的实质正义主要是一种伦理正义。它主要讨论的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其核心在于利与义之间的争辩,以儒道墨法四家为代表。儒家提倡重义轻利,认为人与人之间的行为标准要看是否符合“义”,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以“义”为基本准则。儒家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考虑自己的利益,如果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以自己的“利”为先,那么整个社会就会陷于无序争夺的漩涡中;道家认为人与人之间要实现正义就要舍去“义和利”,因为在道家看来,人们原有的本性已被社会所污染,应该还原人性最自然的一面,这样才能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墨家重视“义与利”的统一,认为促使社会的正义既要重视“义”又不能舍去“利”,因为人们的交往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利益,所以,墨家强调“义与利”的二维统一;而法家则认为人性是自私的,不可能让人舍弃自己的“利”而去追求空洞的“义”,只有人人去追求自己的“利”,社会才会正义。而统治者只需为这种追利行为设定一定的框架或准则去约束人们的行为。(三)形式正义形式正义也叫正义的形式主义,它侧重于程序公正,强调只要所适用的程序规则或援引的法律条文符合法律规定或法律原则,这样的裁定或判决就是正义的,而不顾具体个案的特殊情况。包括“与社会正义相对应的形式正义,我们称之为法律正义或制度正义,实际上就是法治;与具体正义或特殊正义相对应的形式正义,或可称之为抽象正义;在法律体系中,与实体正义相对应的形式正义,即程序正义或诉讼正义对应的形式正义,或可称之为抽象正义。”[8]首先,它强调法官的中立主义和平等地对待诉讼主体,法官审理案件的时候应该不偏不倚,不能考虑当事人双方社会地位财产状况是否悬殊,既不能一味同情弱者更不能带有感情;其次,强调诉讼效率主义,即办案、审案、断案的过程要强调效率,最典型的例子便是诉讼时效和除斥期间的规定;此外,形式正义还强调诉讼程序的规范性,只要案件的审理过程符合法律的规定就不予考虑具体案件的特殊情况。二、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冲突的根本原因实质正义的本土性与形式正义的外来性促使社会的公平和稀缺要素的合理流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