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易学意象思维与中国传统建筑象征手法的关系

作者:董睿 刊名:东岳论丛 上传者:王风

【摘要】《周易》以象喻理,以卦、爻及其文辞建构了广大悉备、备包万有的思想体系,其意象思维及象征主义的特质,逐渐沉积下来,进入到中华文化的深层结构中,从而形成了具有深厚人文精神底蕴、蔚为大观的中华象征文化。中国传统建筑藉由象征的手法,将深厚的中华文化巧妙、精练地融入传统建筑的营建之中,自城市总体规划、建筑造型,至门窗砖瓦之纹样花饰、园中之山石草木,其象征意义无不深远,无不透射出古人对宇宙对世界的认知、对社会对人生的体悟,体现着古人的价值取向与生命观照。对象征手法及其观念系统的研究是了解古人在规划、设计过程中所遵循的规律与原则、把握中国传统建筑发展的脉络的重要途径。

全文阅读

一、易学意象思维与象征《周易》以卦、爻及卦爻辞建构了一个涵盖天地、备包万有的世界图式,以简单的符号与洗练的文辞,“极天地之渊蕴,尽人事之终始”,道尽天下之理,这与《周易》的意象思维方式密不可分。易学的意象思维,是一种由意象出发,省却严密逻辑推理过程,通过经验直觉与顿悟的方式而得出结论的独特思维方式。它既不是由抽象思维依照逻辑思维缜密推导出来的,也不是依赖形象思维臆想出来的,而是在直觉形式的模仿、比类、演绎的基础上对宇宙世界和人生的直观的整体的把握。《周易》观象设卦的过程,就是对世间万物描摹、归类、抽象的过程。《易传系辞上》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圣人以卦象模拟天下至赜至繁的事物之形状外貌,象征其事物所宜。圣人又通过天下事物的变动,观察其融会与交通,以推行其典章礼仪(论证其合理性),并附之以文辞以断其吉凶。《易传系辞上》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圣人作八卦的目的在于通达神明的德性,类比万物的情状,其具体方式即是仰观俯察、取象比类的方式。所谓取象,是选取个别事物作典型;所谓比类,则是根据个别事物中的共性加以归类、演绎、抽象,取象比类的思维方式是由归纳到演绎、由个别到一般的的思维方式,兼具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特征。正是通过这种取象比类的方式,《周易》以阴阳二爻为基本构成元素,通过八卦的排列建构其特殊的符号系统以表征世间万事万物及其情状。其符号系统所表征的物象极为丰富,具有普适的解释功能,在思维过程中,卦象随时可以转变为物象。如以乾卦为例,按《说卦传》的解释,乾为天,为君,根据不同的情状及语境,乾亦为父,为玉、金、寒、冰,为良马、老马、木果,为龙、直、衣、言等等。卦象统物象,不限于一事一象,具有巨大的包容性与不可穷尽性。八经卦符示天地风雷山泽水火,此乃其基本卦象。八经卦两两相重组成六十四卦,其象征意义进一步扩大,而且直观地表现了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如姤卦之中上卦为乾,为阳象,为男;下卦为巽,为女,此卦有女遇男的婚姻之象。《周易》不仅以卦象物象的结构符示万物,通过卦象与物象之间的联结、转化以模拟显示事物之间的联系,更重要的是通过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相互作用,通过归类、演绎、抽象最终导向具有高度哲理性的结论,正所谓仰观俯察以至于穷神知化。《易传系辞上》曰:“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圣人通过卦、象、辞来表征圣人之意,亦即世间的道理。《易传系辞上》曰:“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又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象”“形”“器”是同一层次的范畴,指具体的事物及其形象,而“道”是更高层次的范畴,是与具体事物形象相对待的抽象法则。如《易传说卦》曰:“乾,健也;坤,顺也”,乾坤两卦符示了健顺两种德性,由此两种德行又引申为两种规范或法则,“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易传象上》),乾坤两卦健顺的德性可以被君子效法,分别成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两种法则。《周易》用卦爻符号模仿万事万物,并以简单的符号象征抽象的哲理、法则,其论证方式和基本范畴均表现为以象表意,均借助自然中已具体存在的情状事物,以“形而下”之暗示传达“形而上”之内容,阐释晦涩抽象之哲理。魏晋哲学家王弼之《周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