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强制行为的行政诉讼救济——基于类型化的视角

作者:陈国栋 刊名: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从海

【摘要】《行政强制法》的落实和公民合法权益的保护需要完善的行政诉讼制度。根据对法律权益类型的精确界分,我们可以发现各种行政强制行为侵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各种权益的机理,从而以权益类型为标准,将行政强制行为分为仅仅处分或剥夺自由或权利的强制行为、仅仅侵害权利的强制行为与同时处分自由并侵害权利的强制行为。针对这三种强制行为类型,被强制人可以分别提起撤销诉讼、赔偿诉讼与行政撤销诉讼附带赔偿诉讼来获得救济。

全文阅读

收稿日期:2012-05-13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 10YJC820005) ;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 DUT11RW402) 作者简介: 陈国栋( 1980—) ,男,湖北公安人,大连理工大学法律系讲师,现为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2012 年 9 月第 39 卷第 5 期 山西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Shanxi Normal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 Edition) Sep. ,2012 Vol. 39 No. 5 行政强制行为的行政诉讼救济 ———基于类型化的视角 陈 国 栋 ( 大连理工大学 法律系,辽宁 大连 116023) 摘 要: 《行政强制法》的落实和公民合法权益的保护需要完善的行政诉讼制度。根据对法律权益类型的精确界分,我们可以发现各种行政强制行为侵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各种权益的机理,从而以权益类型为标准,将行政强制行为分为仅仅处分或剥夺自由或权利的强制行为、仅仅侵害权利的强制行为与同时处分自由并侵害权利的强制行为。针对这三种强制行为类型,被强制人可以分别提起撤销诉讼、赔偿诉讼与行政撤销诉讼 附带赔偿诉讼来获得救济。 关键词: 权益类型; 自由与权利; 强制行为类型; 行政诉讼类型 中图分类号: D925. 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1-5957( 2012) 05-0017-05 诚如袁曙宏教授所言,《行政强制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行政强制制度的法治化框架得到确立,有助于根治行政强制的“散”、“乱”、“软”三大突出问题。 [1]然而,如果缺乏有效的司法救济,人民为该法所确认的权益也难以得到切实保护,行政强制法也难以得到有效落实。因此,我们不仅要探讨各种强制权的设定、实施条件、程序等问题,还必须探究行政强制的诉讼救济机制。笔者尝试运用实证分析法学的方法,从行政强制所涉及的权益类型出发,对公民针对何种行政强制该提出何种诉讼请求、启动何种诉讼类型等问题提出一孔之见,以期助益于行政强制诉讼救济之实践与制度建构。 一、法律权益的类型 公民提出诉讼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济自己的权益,因此,根据目的决定手段的一般原理,权益是我们设计行政强制诉讼救济程序的根本出发点。然而,我们该如何对权益进一步界分,来指导诉讼救济手段的建构呢? 传统上,我们将行政诉讼所救济的 权益分为人身权与财产权。但是,财产权和人身权的划分并不完全适用于诉讼制度理性化、系统化的需要。因为人身权的损害也同样会导致财产上的赔偿,由此转为财产权。而且,财产权本身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包含着多种权益类型,这必然导致行政强制对所谓财产权的侵害方式也多种多样。这就决定了我们对所谓的财产权的保护不可一概而论,设计出一种一统天下的救济模式。因此,有必要超越传统的人身权与财产权的分类,对强制所涉权益进行更为细致的界分。而运用霍菲尔德的法律关系学说[2]36—63,对权利及权利所体现的各种社会关系进行分析,可以更好地用来作为设计救济机制的圭臬。 霍菲尔德认为,广义上的权利实际包含着狭义权利、自由、豁免、权力四种权益类型。这四种权益类型,不仅构成法律的最小公分母,可以用来分析任何法律现象,而且还因其突出了权益本质上属于法律主体之间法律关系的本质,使得我们可以将对权益的侵犯放在违背权益类型所属的特定法律关系这一层面上来理解。因此,将权益化分为如下四种类 —71— 型,比之人身权、财产权或所有权、占有权的划分更为适用于诉讼中的司法推理与权益保护。 其一,自由权( privilege/liberty) 。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