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现代陶艺创作中的几种意象表现

作者:潘恒 刊名:江苏陶瓷 上传者:孙林

【摘要】中国现代陶艺有属于自己的表达方法和言说方式,意象表现符合了中国传统美学中所追求的"似与不似之间"的审美效果,是适合现代陶艺的一种言说方式。

全文阅读

意象表现是民间艺术中一个突出的表现形式,意象就是寓“意”之“象”,通过主观情思和客观物象的融合产生意象形象。意象表现是民间艺术中非常有价值的表现形态,在现代陶艺创作中也需要通过塑造意象形象表达作者的思想、性格和情感。因此,意象表现也是适合现代陶艺的一种言说方式。吕品昌的“阿福”系列(见图1),以无锡惠山泥人“阿福”为素材进行创作,“阿福”系列是取向民间艺术的角度,利用泥料的柔软性、延展性和可塑性,最大程度地强化民间雕塑式的扩张感和饱满感。“大阿福”是作为镇山驱兽、消灾辟邪的吉祥物流传于民间,创作者将这个寓意做了现代的诠释,用个性的肥硕解读了古老的吉祥寓意,用意象的表现赋予了大阿福新的时代气息。这件作品注重运用陶艺自身的语言表达意象的形象,用卷泥片这种最传统的陶艺造型方法,通过表现阿福的胖胖脸蛋和浑圆手臂,塑造了非常有神采的阿福现代形象。阿福五官的塑造也很出色,随意之中显现出潇洒的气度,阿福的意象表现非常成功地诠释了阿福的时代气质。姚永康的“世纪娃”系列(见图2),也是对民间艺术中传统题材的解构和诠释。这一系列的作品由民间艺术中获取灵感,采用民间非常熟悉的艺术元素,比如鲤鱼、莲蓬、狮头等与娃娃组合,将娃娃塑造成小莲藕人的形象,四肢像是在生长的莲藕,整个形象充满生命的活力。这一系列的作品也是采用卷泥片的基本成型方法完成,这种方法注重以此塑造出形象大的感觉,不追求细节的精细描摹,追求中国传统美学观念中的“似与图1图2不似”之间的审美效果,这种成型方法本身就为意象表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陆斌的作品“年年有余”(见图3)是用粗陶制作的鱼形象。原始社会时期,“鱼”就受到了人们的青睐,仰韶文化的彩陶上就出现了鱼的形象,并且贯穿于此后整个中国民间艺术的发展史,寓意于象的意象思维赋予了鱼以年年有余、吉庆幸运的内涵,并一直延续至今。“年年有余”这件作品取自鱼的吉祥内涵,鱼的形象平平整整,贴在鱼身上的大红“喜”字衬托着鱼的冰冷,以一种严肃的态度表达了对乡土气息的怀念。周国桢的作品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他的作品很多都是采用传统的陶艺成型技法,比如盘泥条、卷泥片完成的。塑造动物的意象形象是非常优秀的。“长者”塑造了猩猩的形象,双手抵地,外形构成三角形,重心向下,影如泰山,稳健有力,通过意象的形象表现了长者的风范和气质;“山羊”通过卷泥片的方法,通过对山羊的高度概括,塑造了小山羊的稚嫩、单纯的气质,翘起的短短小尾巴更是很好地诠释了新鲜生命的活力。朱乐耕的“新年”以“马”为表现对象(见图4),吸收了民间艺术的色彩表现,用对比效果很强的红绿彩表现作者心中富于风采的马的意象形象。马的形象一直是朱乐耕陶艺创作离不开的题材,但他从马在不同情境或瞬间的不同形态入手,塑造了思想、性格、气度不同的意象形象。朱乐耕把这些牛和马形象的系列作品,称为“农耕时代”。马图3图4和牛是农业社会中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最为密切的动物,它们构成农业的重要生产力。社会在前进、发展,马和牛离人们越来越远了,但当人们回首从远古岁月中寻找遗失掉的许多情感和记忆的时候,马和牛会进入人们的视野。通过这些不同神态、不同气质的马的意象表现,表达了自己的怀旧情绪和惆怅的情感。在这惆怅的情绪之外,还有一种雄健奋起的力量,饱含着对于土地和我们的先辈世代生活的家园热爱。中国现代陶艺有属于自己的表达方法和言说方式。意象表现符合了中国传统美学中所追求的“似与不似之间”的审美效果,出色地反映了中国人的思维和中国人的性格。这是每一个现代陶艺工作者都应该去关注的。参考文献[1]范迪安.守望与拓展.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2]白明.另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