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现状与对策研究

作者:谢建;邵芬芬;孙素侠 刊名:中国注册会计师 上传者:杨三厚

【摘要】社会责任报告作为企业与利益相关者沟通关于社会责任理念和履行情况的主要桥梁,其披露现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本文将从横向视角以及数量和质量角度全面立体地揭示社会责任信息的披露现状,发现我国沪深主板上市公司披露社会责任报告的企业数量较少,而且各行业的披露质量较为均衡但普遍偏低;其中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相对较好的是对供应商、客户和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对职工权益保护的信息披露;东、中、西部地区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的企业数量呈阶梯式下降趋势,但披露质量并无明显差距。

全文阅读

社会责任报告作为外界了解企业社会责任履行情况的主要桥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数量也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自国家电网公司2005年发布第一份社会责任报告以来,我国上市公司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的数量实现了井喷式发展,截止到2011年4月30日,仅沪深两市主板上市公司发布的2010年度独立社会责任报告(其中包括可持续发展报告和环境报告,下同)就有431家之多。本文以发布2010年度独立社会责任报告的主板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将从数量和质量角度全面立体地揭示我国主板市场全部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现状,并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完善建议。一、文献回顾与研究设计(一)文献回顾关于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研究,国内外学者主要从以下三方面展开:社会责任小公司受到更多的关注,也更有实力来承担披露的成本,因此大公司比小公司更有可能披露社会责任信息。Ernst&Whinney(1978),Chow等(1987),Meek(1995)和Knox等(2005)通过不同角度、不同研究方法得出了一致的结论,即公司规模与社会责任信息的披露正相关。Moskowitz(1972),Mitchell等(1995)的研究分别证实了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与财务业绩正相关、与财务杠杆负相关。也有不少学者做了基于公司治理视角与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研究,Forker(1992),Haskins(2000),Frost(2000),Heledd等(2006),Manuel&Lucia(2008)等,研究结论大致表明公司治理水平越高的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越充分、披露的信息质量越高。国内学者杨立霏(2009),宋绍清(2009),钱美琴(2009),孙烨等(2009)等学者的实证研究结果基本与国外研究相符,公司规模、财务业绩、公司治理水平与社会责任信息的披露正相关,另外考虑到我国具体制度环境,所有权性质不同的企业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的策略选择有所不同。信号理论、声誉理论表明企业披露社会责任信息可以传递一种积极的信号,信息使用者可以更好地了解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情况,缓解信息不对称的矛盾,但社会责任信息的披露会导致企业的价值增加。Bragdon和Marlin(1972),Bowman和Haire(1975)先后报告公司社会责任和股东权益回报率正相关;Heinze(1976),Sturdivan和Ginter(1977)的研究结果同样证明股东权益回报率、利润率、每股收信息披露的计量方法、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影响因素和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经济后果。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研究的首要问题就是解决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计量方法问题。目前主流的计量方法有两种:内容分析法和指数法。内容分析法是对企业的文件或者报告进行分析,根据这些文件或者报告所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的字数、句数或者页数来衡量企业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数量,以披露的字数、句数或页数来赋值计量,这种方法实质上只是计量了披露的数量,而非披露质量,其暗含假设是披露涉及面越宽,数量越多,质量就越高。Guthre,J.E.和Parker,L.D.(1989)对于公司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采用页数计量;Zegha,D.和Ahmed,5.A.(1990),CamPbel,D.,Craven,B.,Shrives,P(.2003)对于公司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采用字数计量,李正(2007)认为公司关于社会责任信息的字数、句数或者页数越多,则其所披露的社会责任信息就越多。指数法则是通常区分披露是定量还是定性进而对其进行赋值,从而计量了披露质量,其暗含假设是定量披露质量高于定性披露,但并未考虑计量披露是否与决策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