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对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作者:时显群 刊名: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上传者:白淑红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特点是关注工人、农民等穷苦大众的生存权;揭露资产阶级人权的虚伪性。邓小平在继承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对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作出了重大发展,这些重大发展主要体现在邓小平对生存权和发展权的高度重视,以及对人权和国权关系的精辟分析方面。

全文阅读

尊重和保障人权是现代社会的共同价值观,是国家权力运行的终极目标。马克思、恩格斯具有非常丰富的人权思想,他们十分关注工人、农民等穷苦大众的生存权,并在对资产阶级人权理论全面批判的基础上指出人权具有历史性、具体性、相对性和阶级性,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的人权思想。邓小平人权思想与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一脉相承。但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与邓小平人权思想产生的时代背景不同。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产生于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前的时代;邓小平人权思想产生于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后的时代。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处于科学社会主义人权学说的初创时期,当时马克思、恩格斯肩负的主要任务是传播马克思主义、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就决定了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主要是“破”,即批判资产阶级人权观。邓小平人权思想的主要特点是“立”,即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全面确立和发展社会主义人权观。邓小平在继承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基础上,全面总结了国内外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深刻反映了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要求,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际,使中国的社会主义人权观念具有丰富深刻的时代内容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显著特征,促进了社会主义人权在中国的大发展。邓小平在继承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需要,对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作出了重大发展。一、马克思、恩格斯人权思想的特点(一)关注农民、工人等穷苦大众的生存权马克思、恩格斯十分关注当时资本主义社会穷苦大众的生存权,为他们呼吁呐喊。马克思1842年底在《莱茵报》上发表了《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一文。此文的主旨是为“政治上和社会上备受压迫的贫苦群众”进行辩护,谴责莱茵省议会把农民为了生存而捡枯枝列为盗窃林木的企图。当时的德国正处在资本原始司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2年第6期积累阶段,资产阶级大规模掠夺传统的公共土地,其中包括许多林地。这样就使得当地农民对森林的利用受到了严格的限制。这种情况给贫苦农民的生活或生存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因为使用公共林地和捡拾枯枝一向是他们谋生的一个重要手段。许多农民为了反抗这种掠夺,也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继续砍伐林木,捡拾枯枝。因此,这一时期出现了大量与所谓“林木盗窃”有关的刑事案件。在第六届莱茵省议会上,资产阶级的代表建议对砍伐林木者加以重罚,对捡拾枯枝者也给予严厉惩处。面对这种情况,马克思挺身而出,在《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一文中为穷苦大众进行了有力的辩护,坚决捍卫他们的生存权。马克思认为,农民到森林里捡拾枯枝,是长期形成的合理的、正义的习惯权利,把检拾枯枝说成是盗窃,这是对农民最起码的生存权的剥夺。针对资产阶级代表指出的立法要严厉处罚捡拾枯枝的农民的理由,即“在他那个地方的森林里,常常有人先把幼树砍伤,等它枯死后,就把它当作枯树”,马克思激愤地指出:“这种为了幼树的权利而牺牲人的权利的做法真是最巧妙而又最简单不过了。如果法律的这一条款被通过,那么就必然会把一大批不是存心犯罪的人从活生生的道德之树上砍下来,把他们当作枯树抛人犯罪、耻辱和贫困的地狱。”[l]争圳针对“盗窃”林木的农民被林木占有者打得遍体鳞伤的现象,为了维护和保障穷苦农民的生命健康权,马克思坚决主张公共惩罚,反对私人惩罚。“林木所有者既不能从国家获得实行公众惩罚的私人权利,他本身也没有任何实行惩罚的权利。……盗窃林木者偷了林木所有者的林木,而林木所有者却利用盗窃林木者来盗窃国家本身。,,、、~在资本主义社会,工人的生存状况也日益恶化。恩格斯在《做一天公平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一文中指出:“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