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思考

作者:山茂峰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李波

【摘要】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问题严重,但往往因其刑事责任年龄未达刑法入罪规定,具备主观阻却事由,难以得到刑法的"青睐",而法律规定的非刑罚处罚措施操作性极低,往往使得这一部分未成年人"合法的法外逍遥"。该文结合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状及各种客观因素探讨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可能性。

全文阅读

2016 · 4(中) ◆学术前沿 关于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思考 山茂峰 摘 要 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问题严重,但往往因其刑事责任年龄未达刑法入罪规定,具备主观阻却事由,难以得到刑法的“青睐”,而法律规定的非刑罚处罚措施操作性极低,往往使得这一部分未成年人“合法的法外逍遥”。该文结合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状及各种客观因素探讨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的可能性。 关键词 犯罪低龄化 降低 刑事责任年龄 可能性作者简介:山茂峰,天津科技大学法政学院本科生。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6)04-265-02 一、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之现时性 (一)未成年人犯罪现状 近年来,骇人听闻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接踵而至,2004 年黑龙江省巴彦县 13 岁男孩赵某某强奸同村 14 岁的女孩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后该男孩因对民事赔偿不满而当着女孩的面杀害其母亲,最终被处以劳教 1 年 6 个月。2013 年重庆 10岁女孩残忍摔打 1 岁男孩并置其于 25 楼坠下,事后其母携之远赴新疆避难,未受任何处罚。2016 年广西 19 岁男子奸杀11 岁女孩,而其 13 岁时曾掐死同村 4 岁男孩,同样因未满 14 周岁无罪释放。低龄未成年人恶行如是种种,这些恶童严重侵害他人法益的同时,却因年龄未达刑事责任年龄入罪标准而法所当然的不纳入刑罚考量之列。 另外,共青团中央中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研究会的一组数据同样显示着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趋势。已满 14 周岁、未满 16 周岁的未成年犯 2010年统计为 42.01%,2013年统计为 54.15%,增长 12.14%;已满 16 周岁、未满 18 周岁的未成年犯 2010 年统计为 55.78%,2013 年统计为 15.66%,减少 10.12%。此外,未成年人犯罪有低龄化的趋势,在某些罪名上尤其显著,以故意杀人罪为例,14 岁的未成年犯所占比例接近 50%。可见,低龄未成年人犯罪不仅仅是个案加媒体渲染,而是客观存在的社会之殇。另外,未成年人利用其年龄规避犯罪的也不乏存在。 (二)非刑罚处罚缺位 目前中国未成年人犯罪非刑罚处罚方法主要包括以下七种:1.训诫;2.责令具结悔过;3.赔礼道歉;4.赔偿损失;5.建议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6.责令父母或监护人严加管教;7.收容教养。训诫、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一般附随于其他处罚,况其对于恶劣的未成年犯来说简直是不痛不痒,弃之可惜,用之乏味。赔偿损失是和侵权责任法相一致的应然要求。而建议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的非强制性显然没有适用的法律基础,行政不作为已是司空见惯。关于责令父母或监护人严加管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父母若能管教的好孩子犯罪行为也就不复发生了。对于父母或监护人未履行职责的后果除了替代侵权责任赔偿外再无其他责任机制。权利没有救济如同无有,义务没有责任亦是形同虚设。唯一具有强制性的收容教养制度因其立法依据法律位阶较低,与我国立法法相冲突历来为广大学者诟病,继劳动教养制度被废除之后,几乎已经没有适用的余地。 另外,《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城市居民委员会、农村村民委员会、对 因不满十六周岁而不予刑事处罚、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或者被判处非监禁刑罚、被判处刑罚宣告缓刑、被假释的未成年人,应当采取有效的帮教措施,协助司法机关做好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挽救工作。同样由于缺乏保障和责任追究机制,这一规定只具有宣示意义,对于未成年犯的再教育作用难孚众望。 二、降低未成年人刑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