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产学研协同创新的演化博弈分析

作者:刘和东;陶渊 刊名:科技管理研究 上传者:谢恩全

【摘要】构建企业、学研方以及政府三者的演化博弈模型,分析协同创新主体合作稳定性机制。发现企业与学研方是否积极合作取决于合作长期收益与机会主义收益之差与资源共享成本大小、政府奖惩力度与共享成本两组参数值的大小;政府是否监管取决于监管成本与罚金的比较;政府作为利益主体纳入到产学研博弈模型中,会降低协同创新合作的稳健性。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有效促进政产学研协同创新的政策建议。

全文阅读

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也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要适应和引领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关键也要依靠科技创新来转换发展动力”[1]。科技创新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引导作用日益显著,国家科技部副部长王志刚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需要加快推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最大限度地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着力形成我国发展的新动力,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与协同创新[2]。协同创新的主要表现形式是产学研合作,基于协同创新的产学研合作方式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创新模式[3]。协同创新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是创新要素与资源的有效集聚,通过突破协同创新主体间的合作鸿沟,充分释放创新主体间资金、人才、知识、技术专利等创新要素活力,从而实现深度合作。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将有利于促进公共科技成果的快速转化,并推动科学研究面向产业创新需求,形成科技发展与产业发展共同进步的局面[4]。因而,产学研协同创新是否成功,对于提升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速度,推动我国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近年来,学者们围绕产学研协同创新稳定性的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效。Pek-Hooi等[5]研究指出技术重组可以加强企业与学研方的关系,维持产学研合作稳定的重点是企业依据协同主旨转换研发焦点。Liew等[6]认为产学研合作的稳定性需要有一个项目的专门负责人来管理产学研合作并保持双方持续的关系联系,同时在合作过程中不断监控与调整发展指标与研究计划。Holmstrom[7]提出可以采用“打破预算平衡”的集体惩罚方法来进行约束,进而提高联盟合作的稳定性。Anderhub[8]研究在声誉模型下不完全信息的重复信任博弈,通过引入学习机制来分析博弈均衡时机会主义行为与利他主义行为的影响。这些研究成果为研究产学研协同创新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而近期兴起的演化博弈为研究产学研协同创新又提供了一种新的理论视角。李高扬等[9]构建了合理的额外收益分配与成本分摊比例、建立有效的激励与惩罚机制、提升协同创新价值与抑制投机行为以及定位政府的角色等方面提出政策建议。韦文雯[10]通过分析不同策略下产学研双方的行为及收益,得出在演化博弈过程中,双方应充分考虑额外收益、合作成本等因素,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权衡合作过程中机会主义行为的利弊,避免短视。综上所述,现有研究对完善产学研合作理论有不同程度的促进作用。遗憾的是,现有研究主要囿于将企业与学研方进行博弈。在中国的现实中,产学研合作往往是在政府的引导下进行的,同时政府也是协同创新的直接受益者,例如获取税收以及地方教育与经济的发展,现有研究很少将政府作为第三方博弈群体纳入博弈模型中,显然对现实的理解是不全面的。政府监管行为对创新资源共享的生成、演化等内在机理如何?影响产学研合作稳定性的关键因素有哪些?现有研究难以找寻到现成的答案。为此,本文引入政府监管成本、政府财政收益等变量,构建企业、学研方、政府的三方演化博弈模型,在综合考虑双方积极合作长期收益、机会主义行为发生时对另一方投入成本与收益的侵占、政府监管下的惩罚以及政府收益等变量的基础上,分析政府的引导与监管对于产学研合作稳定性的关键影响因素,以期为地方政府促进产学研联盟稳定性提供理论依据与实践参考。1基本假设与模型构建政产学研协同创新中政府、企业、学研方之间的关系是灵活的,彼此联合进行研发合作与商业化进程需要三方合作并付出一定成本,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所以,政产学研合作过程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政府、企业与学研方之间反复博弈、不断演化的过程。因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