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海民商事案件选择适用法律问题研究

作者:刘贵祥 刊名:法律适用 上传者:孔晓倩

【摘要】在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建设过程中,对当事人在合同中选择适用香港法的问题存在一定争议。对涉外或者涉港澳台民商事争议,当事人根据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规定,享有选择适用包括香港法在内的域外法的权利。但对于无涉外或者涉港澳台因素案件的当事人选择适用香港法,目前尚存在法律障碍,这一问题应当通过立法予以解决。人民法院在个案中可以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对某一法律关系是否具有涉外或者涉港澳台因素进行裁判解释,在不违反内地法律强制性规定以及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应尽可能尊重当事人选择适用香港法的意思表示。

全文阅读

根据国务院2010年8月26日批准的《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和2015年4月8日批准的《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以下简称“前海”)作为全国唯一的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重点发展金融、现代物流、信息服务、科技服务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依托港澳、服务内地、面向世界,将建设成为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和全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先行地。前海的建设在为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以下简称“香港”)经济合作发展带来巨大动力的同时,必然产生相关法律问题。其中,前海的民商事主体能否选择适用香港法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一、问题的提出当前,在前海设立的部分港资企业以及非港资企业在签订商事合同时希望适用香港法律。〔1〕司法实践中,对于涉外或涉港澳台民事关系的当事人在合同中选择适用香港法并无争议。然而,在没有涉外或者涉港澳台因素的情况下,当事人选择适用香港法,存在一定的法律障碍。因此,围绕前海民商事主体的选择适用法律问题形成了以下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是我国专门解决“涉外民事关系”适用法律问题的法律,其中第3条规定:“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可以明示选择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即当事人选择适用法律的自由并不是绝对的,必须依法进行,无涉外因素的纯国内民事关系的当事人不享有选择适用外国法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司法解释》)第19条规定:“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参照适用本规定。”因此,无涉外及涉港澳台因素的民事关系的当事人不能选择适用域外法,前海民商事主体在纯内地民事关系中选择适用香港法没有法律依据。另一种观点则认为,〔2〕从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发展趋势看,目前国际上比较主流的态度是不再严格区分涉外合同和国内合同,两类合同的当事人均可以选择准据法,但选择的法律不得违背本国公共政策、不得排斥强制性法律规定的适用以及某些合同必须适用本国法(例如消费合同、劳动合同、不动产合同等)。典型的立法如日本2006年修订的《法律适用通则法》以及欧共体1980年《关于合同义务的法律适用公约》(以下简称《罗马公约》)。前海作为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可以利用经济特区的立法权,通过法治创新,在前海不区分涉外与国内合同,赋予前海民商事主体通过协议选择适用香港法的自由,增强港人投资前海的信心,营造符合国际惯例、适合现代服务业开放发展的优质法治环境。笔者认为,这两种观点均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亦有各自不足之处。第一种观点从解释论角度阐明了现行法律框架下前海民商事主体不得违反普遍适用的法律原则,即在纯内地民事关系中选择适用香港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司法实践中“涉外因素”以及“涉港澳台因素”定义存在一定的弹性,需要加以合理界定,才能实现当事人对法律选择的意思自治以及民事权利义务的可预期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内地与港澳法律的适用,系同一主权下的区际法律冲突问题,有必要对区际私法规则作适应现实发展需求、符合我国具体国情的有益探索。第二种观点从立法论角度提出扩大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适用范围,有较强的前瞻性和创新性,然而法律适用制度属于基本法律制度范畴,不能通过经济特区立法作出变通性的规定。本文结合前海建构商业法治环境的特点,在立法论和解释论两个层面提出适度扩展当事人选择适用法律权利的若干建议,以期抛砖引玉,不断丰富和创新法律适用及区际私法理论,促进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