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保障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李小兰 刊名:福建工程学院学报 上传者:符号

【摘要】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是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在我国致力于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关键时期,重温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保障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保障思想可分为对社会保障的一般性论述、对资本主义社会保障的批判性剖析和对未来社会社会保障的预见性构想三个层次。以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保障思想为指导,我国在社会保障改革与发展实践中,应该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强化国家的主导责任、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从而确保社会保障的公正、公平和可持续。

全文阅读

客观而论,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保障的论述并不像对资本的解剖那样系统,但是却存在于他们的收入分配理论、剩余价值学说、劳动价值学说以及所有制理论等理论中。因此,社会保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细致揣度,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保障思想的论述大致可分为三个相互关联且逐步递进的层次:一是对社会保障的一般性论述,二是对资本主义社会保障的批判性剖析,三是对未来社会社会保障的预见性构想。通过对马克思恩格斯社会保障思想的解读,从中汲取有益的理论养分,可以为当前我国深化社会保障改革提供有力的理论指导。一、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保障的一般性论述1.建立社会保障的必要性马克思恩格斯在著作中十分明确地强调了社会保障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并指出社会保障是必要的、不可或缺的。第一,从社会总产品分配的角度论述。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不可能存在,社会总产品在分配前必须进行六项扣除,即用来补偿消费掉的生产资料的部分、用来扩大生产的追加部分、用来应付不幸事故和自然灾害等的后备基金或保险基金、同生产没有直接关系的一般管理费用、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设立的基金等。[1]不难看出,马克思主张社会应当建立生产和社会的社会保障基金,从而保障经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第二,从社会再生产的角度论述。“不变资本在再生产过程中,从物资方面来看,总是处在各种会使它遭到损失的意外和危险中”[2];“如果我们把有劳动能力的人必须总是为社会中还不能劳动或已经不能劳动的成员而进行的劳动的量,包括到1.必要劳动和2.剩余劳动中去……”[2]992。马克思一方面从不变资本再生产的角度阐述了建立社会保障是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损失的意外和危险”,是十分必要的,另一方面从可变资本再生产的角度指出正从事劳动的劳动者不仅要为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进行劳动,而且要为未来的劳动者及目前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从事劳动,为社会再生产所需要的劳动力提供物质准备。第三,从社会保障的功能角度论述。马克思认为“从一个处于私人地位的生产者身上扣除的一切,又会直接或间接地用来为处于社会成员地位的这个生产者谋利益”[1]362;恩格斯则更加深刻地揭示出“劳动产品超出维持劳动的费用而形成剩余,以及社会的生产基金和后备基金靠这种剩余而形成和积累,过去和现在都是一切社会的、政治的和智力的发展的基础”[1]574。在他们的视界中,社会保障不仅是正常劳动生产的保障,并最终服务于生产者个人利益,而且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从他们精辟的论述中,社会保障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显而易见。2.社会保障基金的来源与管理首先,社会保障基金源自生产所得的利润或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利润的一部分,即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必须充当保险基金”[2]960;恩格斯也认为这个由利润形成的后备基金必然是由“工人阶级向资本家阶级提供的劳动产品超过资本家阶级向工人阶级支付的工资总额形成的剩余积累而成的”。[1]575可见,他们共同认为社会保障基金来源于工人阶级所创造的剩余价值。正是由于社会保障基金源自于此,因而为工人阶级设立社会保障基金是十分恰当的。其次,社会保障基金规模要适度。马克思指出后备基金或保险基金“至于扣除多少,应当根据现有的物资和力量来确定,部分地应当根据概率计算来确定”。[1]362不难看出,社会保障基金的规模需要遵循适度原则,既不能影响社会保障功能的正常发挥,又不能阻碍社会生产的有序实施。二、马克思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社会保障的批判性剖析1.资本主义社会保障具有欺骗与虚伪的本性马克思恩格斯在许多论著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