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技术产业集群内企业的创新与模仿策略演化博弈分析

作者:刘艳革;周万坤 刊名: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薄明明

【摘要】假设集群内的企业有限理性且独立决策,并在此基础上构建演化博弈模型,通过模型来分析十个指标对高技术产业集群内企业创新策略选择的不同影响。研究发现,各个指标对企业创新策略选择的影响存在明显差异;集群内的企业选择创新策略需要一定的实力基础,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创新;实力较弱企业,则选择模仿策略并最终演化为选择创新策略。

全文阅读

高技术产业作为新兴技术产业,具有智力性、创新性及渗透性等优势,对社会与经济的发展起推动作用。近几年,我国高技术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据统计,2014年我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为12.3%,比规模以上工业的平均水平高4个百分点1。但总体来看,我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仍处于“散、慢、弱”状况,创新仍是发展的关键。高技术产业集群(High-tech Industrial Cluster)的出现与发展能够加速知识、信息在集聚区内快速传播,并表现出强大的竞争力。然而,创新的高成本性、风险性以及创新成果的溢出性,让许多企业怯于创新,而是选择投机与模仿。本文试图借助演化博弈模型(Evolutionary Game Mod-el),来分析探讨不同因素对高技术产业集群内企业策略选择的不同影响。一、文献综述产业集群(Industrial Cluster)由迈克尔·波特(MichaelE.Porter)(1990)[1]首先提出并认为是工业化过程中的普遍现象。高技术产业集群指高技术领域内相互关联的企业或机构,在一定区域聚集形成的充满活力的有机体。Lawson(1999)[2]认为,集群产生地理临近优势、部门优势及共享优势,使得每个企业的能力和资源得到更充分利用。集群广泛存在于多个国家,如美国硅谷、日本动漫产业集群。其中,Kuei-Hsien Niu&Grant Miles(2012)[3]认为,全球化的加剧使得经济发展越来越复杂多变,产业集群正成为经济发展的枢纽。因此,不仅集群式发展成为必然,创新也变得更重要。Annunziata de Felice(2014)[4]提到,在产业集聚区内,创新有利于科技组织结构变化以及社会能力提升。最后,Hilary Cheng,Ming-Shan Niu(2014)[5]研究高新技术产业集群发现,更多国家促进区域集群的发展,使得企业可以通过共享资源,尤其是创新能力来提高竞争力。国内对产业集群的理论研究,吴向鹏(2003)[6]认为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以后。进入21世纪,高技术产业集群研究进入了创新密集期。许强、应翔君(2012)[7]对传统产业集群与高技术产业集群协同创新网络进行了比较,认为我国高技术产业集群等级较低。计国君、王佳(2011)[8]认为之所以我国集群处于全球价值链的底层,是因为缺乏自主技术创新源。因此,高技术产业集群发展的关键是创新。刘满凤、吴卓贤(2013)[9]发现,集群式创新产生外部经济效应、创新成果扩散效应,导致企业“搭便车”,抑制了创新主体进行创新的积极性。如何调动高技术产业集群的创新积极性,显得至关重要。通过文献梳理可知,目前学术界对高技术产业集群的特征、发展、影响因素等研究较深入,但对集群内企业个体的研究还不是很多。本文通过构建演化博弈模型,对高技术产业集群内单个企业策略选择进行探讨。二、高技术产业集群演化博弈模型可行性分析假定集群内的企业都是有限理性,能根据环境独立决策,有自主创新能力,且没有外部技术模仿源。企业可以选择的技术行为策略只有创新或模仿,即策略集合为:{创新:模仿}。首先,高技术产业集群内的企业,都受到外界环境以及主体本身条件限制,还达不到完全理性的要求。其次,我国高技术产业发展仍处于国际价值链的低端,大多企业承担制造环节,更愿意选择模仿。这时,如果集群内某个企业选择了创新,并取得技术进步,这种创新行为就会被集群内其他企业模仿而留传下来;若创新失败,也会给其他企业警示,且这种创新行为会被淘汰。因此,行为主体选择创新或模仿的关键在于行为产生的预估收益与行为成本的比较,通过权衡并不断调整主体本身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