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药疹41例临床分析

作者:林静;董秀芹 刊名:中国医药导报 上传者:范文磊

【摘要】目的探讨重症药疹的发生规律、临床特点和治疗措施。方法对2009年1月~2014年12月广东省人民医院皮肤科收治的41例重症药疹患者的发病年龄、疹型、致敏药物、潜伏期、住院时间和糖皮质激素使用剂量等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结果重症药疹中以重症多形红斑型药疹最多见(63.41%),其次是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型药疹(26.83%),剥脱性皮炎型药疹排第3位(9.76%),其中以剥脱性皮炎型药疹的潜伏期最长,各型重症药疹的发病年龄、住院时间和使用糖皮质激素剂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抗痛风药别嘌醇在致敏药物中居首位(51.22%),其次是抗癫痫药卡马西平(24.39%)。结论不同类型重症药疹的临床表现各异,内脏器官损伤发生率高,与疾病转归有关;临床上应谨慎使用别嘌醇、卡马西平等高发致敏药物;早期足量使用糖皮质激素并联合静脉用人免疫球蛋白治疗可以取得较好的临床效果。

全文阅读

药疹是皮肤科常见病之一,根据临床表现可分为荨麻疹及血管性水肿型、猩红热样或麻疹样发疹型、固定性药疹等多种类型。传统意义上的重症药疹包括重症多形红斑型(Steven-Johnson syndrome,SJS)、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型(toxic epidermal necrolysis,TEN)和剥脱性皮炎型(exfoliative dermatitis,ED)药疹,因其起病急、进展快,常合并内脏损害,全身中毒症状严重,病死率高。现收集2009年1月~2014年12月广东省人民医院皮肤科(以下简称“我科”)收治的41例重症药疹病例,进行回顾性分析,报道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选择我科2009年1月~2014年12月收治住院的41例重症药疹病例,其中男19例,女22例。年龄17~87岁,平均(53.9±18.2)岁,其中<20岁2例,占4.9%;20~60岁23例,占56.1%;>60岁16例,占39%。所有患者起病前均有明确的用药史,符合重症药疹的诊断标准[1]。所有研究对象经相关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且均签署知情同意书。1.2方法1.2.1临床资料分析记录患者的年龄、性别、致敏药SJSTENED2611453.8±18.950.1±17.464.3±14.419.1±7.114.3±12.141.3±11.114.0±5.121.6±15.215.3±5.378.4±21.183.8±18.768.8±23.9组别例数平均年龄(岁)潜伏期(d)住院天数(d)糖皮质激素用量(mg/d)SJSTENED合计[n(%)]143421(51.22)91010(24.39)2002(4.88)0101(2.44)0202(4.88)0101(2.44)1001(2.44)0101(2.44)0101(2.44)0101(2.44)26(63.41)11(26.83)4(9.76)41(100.00)合计[n(%)]抗痛风药别嘌醇抗癫痫药卡马西平拉莫三嗪苯巴比妥抗生素类磺胺类头孢类解热镇痛药氨基比林对乙酰氨基酚其他蒙诺华法林表1致敏药物种类与重症药疹类型分析(例)注:SJS:重症多形红斑型药疹;TEN: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型药疹;ED:剥脱性皮炎型药疹物、潜伏期、住院时间、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查结果及糖皮质激素使用剂量、治疗转归等数据,进行整理分析。1.2.2治疗方法41例重症药疹患者入院后即停用一切可疑致敏药物,早期均给予较大剂量地塞米松(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H44022091)或甲泼尼龙(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进口药品注册证号:20080824)等糖皮质激素静脉滴注,剂量相当于泼尼松1~2 mg/(kg·d)。待病情稳定之后(主要表现为无新发皮损,原有皮损干燥或渗出明显减少、颜色转暗,体温恢复正常),逐步减少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剂量。其中27例患者还给予大剂量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S10970032)400 mg/(kg·d)冲击治疗,连用5 d。同时给予制酸保护胃黏膜、纠正水电解质平衡紊乱、预防和控制感染及对症支持治疗,处理各种并发的内脏器官损伤,加强皮肤和黏膜损害的护理。1.3统计学方法所有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SPSS 18.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组间比较采用非参数检验或One-way ANOVA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结果2.1重症药疹疹型及其致敏药物分析抗痛风药别嘌醇致敏21例(51.22%);抗癫痫药致敏13例,包括卡马西平10例(24.39%)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