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体育发展的理论窠臼与实践反思——基于对X自然村村民非身体活动的行为考察

作者:张庆武 刊名:体育与科学 上传者:谢春玲

【摘要】采用主题集成分析法、田野调查和案例分析法,基于交错性视域和理论对现有农村体育发展的困境和研究成果的差异困惑进行了研究范式的反思。研究认为:乡村公共体育空间术语应统筹农民体育概念丛的混乱;基于对X自然村村民的非身体活动考察发现,村民几乎绝缘于现代体育活动但明显偏好于本土性的仪式性活动;前者主要源于慈善式的公共服务价值观以及乡村空间体育文化价值建构的乏力。农村体育呈现出了异质性特征,以后应对边缘性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注。建构村落体育空间发展方面提出了内生代替植入的发展战略规划。对村落中的民间体育活动进行制度层面的保护和挖掘,进一步激发乡村体育空间的内生动力。

全文阅读

纵观农村体育的发展,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在理论界怎么诠释它的重要性都不为过。不同时期党的领导人、国务院、国家体育总局等多次讲话或以文件甚至以法律的形式均明确要求重视和实施农民体育健身工程。农村体育的重要性彰显了农民的体质健康、体育大国能否向体育强国迈进的重要节点、甚至上升到民生权力问题和农村健康生活方式乃至文化建设等重要战略问题。然而多少年过去了,无论是村落中的体育活动还是农民工体育活动在现实中的开展依然是不尽如人意甚至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尴尬困境。部分村落中依然和现代体育活动绝缘,农民工在城市体育空间的壁垒中依然遭受冷落乃至排斥。原以为城镇体育能够强有力地辐射和带动乡村体育发展,现在发现这也仅仅是一个理想而已。其实学术界从1976年就开始对农村体育的关注和研究。无论是研究方法还是研究内容乃至结果都出现了一些有质量的成果,但是就整体而言,研究方法比较单一陈旧、研究结果的应用价值不高,农村体育议题在“十二五”期间仍有待于深入研究[1]。农村体育无论在政策方面还是在理论研究方面都起步比较早,然而和现实中的农村体育发展滞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因何在?我们必须要从农村体育的原点上反思我们现有的认知和研究进路。为此,本文统筹于乡村公共体育空间术语,基于交错性视域和个案研究,立足于乡村体育空间价值失范本身,拟从方法论和认识论上解决乡村公共体育空间问题争议,进而给予乡村体育一个真正的健康出路。1现有农村体育研究主题的描述性集成分析在对现有农村体育、农民体育、村落体育等相关文献的全面研读基础上,采用特定问题聚焦归类,从一个新的视角解释,力图解决过去的研究争议。1.1农民体育概念丛表征混乱在中国知网,以“农村体育”为主题进行搜索,对研究的各种文献进行主题分析,结果发现众多的农民体育、村落体育、乡村体育、农民工体育、乡镇体育甚至农民社区体育、农民休闲体育等研究文献。这些意义相关的概念术语连接为一种概念丛或束概念。众多的概念术语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围绕农村问题进行细化和深入的研究但是同时存在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不严谨甚至混用的情况。比如农村社区体育的表述,其实众所周知,即使在中国大型城市也没有完整意义上的社区。农村体育概念丛的日益扩张,会让人无所适从,甚至让人不明所以难以在同一平台进行学术对话。术语的混乱直接造成理解的差异和困难。1.2农村体育现状描述迥异在农村有无体育方面,一直纷争不断。在中国大跃进时期,人们一度认为农民的劳作也属于体育活动,而随后著名的体育教育家吴蕴瑞等对这一观点提出了质疑。吉嘉[2]随后对农村劳动与体育锻炼的等同这一误解进行了分析,进而提出农村开展体育运动对促进生产效率和减少农民疾病有超凡的功效。但苏群林[3]在对农村体育情况的调查中认为,即使在所认为的农民体育发展的鼎盛时期主抓生产的社队领导对开展体育活动也表现得比较冷淡,因为它阻碍了生产活动,是不务正业。若是农村开展体育活动有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那么吉嘉的论断为何不能在随后的时间里得到印证呢?农村有无必要开展体育活动的纷争逻辑假设前提是农村有体育这一论断。可是随后人们的研究返回原点,继续争论农村甚至农民究竟有无体育活动以及体育活动的形式内容。2013年,夏成前[4]还认为长期以来人们都在质疑农村是否有体育,他梳理了历史上农村的各种体育活动,认为,农村的确存在着丰富多彩的文化体育活动。除此之外,现有的研究较少关涉农村体育活动的具体样态,似乎认为体育活动包罗万象。其实从一开始,农村中的学校是现代体育得以开展的最主要根据地,无论是自制篮球架还是乒乓球台等都出现在校园中。现有的农村体育研究似乎可以在诸如秧歌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