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出场的理论旨趣

作者:任平;张东平 刊名: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桑鹏

【摘要】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大创新之一,就是在全面深刻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重写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理论出场的旨趣,包括了实践与创新之维、批判之维和正义之维。实践与创新之维是需要摆脱政治经济学的"东教条"和"西教条",以当代中国道路的实践为本位,注重理论的中国化和原创性。批判之维,就是要继承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事业,对以往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形而上学、实证主义拜物教进行反思和批判。正义之维,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一根本立场,具有追求共同发展、共享发展、共同富裕等公平、正义目标的价值禀赋。

全文阅读

重写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基于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理论创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进程波澜壮阔、成就举世瞩目,蕴藏着理论创造的巨大动力、活力、潜力,要深入研究世界经济和我国经济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1)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是马克思主义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科学社会主义出场的真正基石,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创新的指导思想的主要内容之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出场,是在全面小康社会决胜时期深刻总结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建设经验的必然表达,是在“新常态”条件下系统设计和创新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代实践的理性需要,是在全球文明对话与秩序重建语境下中国文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的重要表现,是在创新驱动和开放发展时代原创的中国学术走向世界、影响世界的必然准备。当代中国正处在一个从“世界走向中国”到“中国走向世界”伟大历史性转折点上,也处在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转到“中国马克思主义世界化”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思想坐标轴心上,因此,这一原创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有了与以往任何时候所不同的时空参照和语境,其理论旨趣也就获得了从未有的时代化、中国化的维度。概而言之,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出场,应当具有实践和创新维度、批判维度和正义维度。一、面向实践的创新之维:冲破教条主义束缚的原创理论马克思主义(包括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大众化、时代化,一直成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主题,始终是在不断解答和超越康德式的内在矛盾中出场的。一方面,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原初语境在国外,通过书本和大大小小的普罗米修斯式的盗火者和赫尔墨斯式的传播者传入中国,在教化中国大众的过程中,使马克思主义不断与中国工农大众结合,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发展实践结合,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结合,成为面向中国问题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按照这一逻辑,马克思主义源头在国外,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存在于书本中,或赫尔墨斯式的宣传布道中,对于中国大众而言这些理论是先在、先验的至上逻辑,他们只能聆听教诲,主要任务就是把这一书本的和赫尔墨斯布道中的真理应用到中国问题上。如果两者出现矛盾,那么错误肯定不会出现在书本和赫尔墨斯一方,而在于大众本身,是因为大众本身的觉悟不高、党性不纯、认识偏差所致。因此,所有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在于提高工农大众的觉悟,如王明的报告所称的“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1)。这一逻辑的结果,就是使中国马克思主义更加“本本主义”和更加教条化,结果导致中国革命的失败。另一方面,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首先应当产生于中国的大地上,存在于中国工农大众的本土实践中,是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一点一滴地来创造着自己的“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从而形成完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那么,外来的马克思主义话语,必须经过这一中国实践的检验才是正确的;否则就会被无情拒绝和否定。这一哥白尼式的革命表现为四个方面的根本翻转:第一,理论主体的翻转。从教化的书本、布道者转为工农大众。后者从聆听者、接受者转为思想、理论的创造主体。工农大众从自发走向自觉的标志,就是不仅成为变革物质世界的实践主体,而且是自我解放理论的思想主体。如果仅仅是“心脏”而不同时是“头脑”,那么,工农大众就依然是自发本然的心脏而不是自觉的头脑,就依然在思想上受到各种神化教条的束缚,就既不能解放自己,更不能解放全人类。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真谛。第二,理论来源的翻转。从国外先验的理论转变为本土大众后天的实践。第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