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子春秋》看晏婴的治国思想和实践——国学研究系列之五

作者:艾新强 刊名: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上传者:刘胜

【摘要】晏婴是齐国历史上唯一可与管仲并称的一代名相。面对齐国霸业早失、政局动荡、政苛刑繁、民不聊生等形势,他倡导礼治、抑制私门,薄敛省刑、推行仁政,选贤任能、惩治谗佞,力谏君奢、躬行节俭,亲睦善邻、折冲樽俎,并付诸实施,使齐国保持了大国地位,作出了重要贡献。

全文阅读

晏婴(约公元前585—前500年),字仲,谥平,世称晏平仲,齐国夷维(今山东省高密市)人。齐大夫晏弱之子,他厉行节俭,博学多才,善辩敢争,且刚直不阿,是齐国杰出的政治家、外交家,也是齐国历史上唯一可与管仲并称的一代名相。他从公元前556年袭父爵为齐国大夫,历事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代国君,共五十余年,其中为相辅佐景公的时间最长,达三十余年。晏婴所事三君,皆平庸昏昧之主,且当时齐国对外霸业早失,内部政局动荡,公室政苛刑繁,民不聊生。针对这种形势,他主张外结诸侯,和睦相处,反对侵伐;对内,则主张轻徭薄赋,节俭廉政,省刑爱民,倡导礼治,举贤任能,并竭力将其付诸实施,为齐国的内政外交作出了巨大贡献,“以此三世显名于诸侯”。正因为如此,孟子曾赞之曰:“管仲以其君霸,晏子以其君显。”[1]刘向在《序录》中称赞晏婴“尽忠及谏道齐,国君得以正行,百姓得以附亲”。《晏子春秋》是一部记叙晏婴思想言行、反映晏婴政治思想和实践的史传散文,全书共八卷,二百一十五章,通过一个个妙趣横生而又寓意深长的短篇故事,集中反映晏婴的政治倾向和品德风貌。一、倡导礼治,抑制私门晏婴走上政治舞台之际正值春秋晚期,齐国公室日益衰微,卿大夫专权日益严重;且屡屡发生子弑父、臣弑君、兄弟相残的现象。面对“礼崩乐坏”的衰败景象,为强化君权、稳定政局,晏婴审时度势,顺应时代潮流,提出了以礼治国的主张并付诸实践。《晏子春秋·外篇上》记载了晏婴的一段话:“礼之可以为国也久矣,与天地并。君令臣共,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之经也。君令而不违,臣忠而不贰,父慈而教,子孝而箴,兄爱而友,弟敬而顺,夫和而义,妻柔而贞,姑慈而从,妇听而婉,礼之质也。”晏婴认为,礼是约束社会各阶层的一种行为规范。只要以礼治国,就会出现君正、臣忠、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的良好社会秩序。如果国君不用礼,就不能治理国家;大夫不讲礼,就会杀掉他的国君;儿子不讲礼,就会杀掉他的父亲;兄弟之间不讲礼,就会互相残杀。因此,无礼或者有礼而不守礼,整个社会就会处在一种无序的混乱状态。晏婴多次阐述“去礼”的危害,劝谏景公带头守礼。如《晏子春秋·外篇》记载,齐景公当政初期,“饮酒酣……请无为礼”,晏婴坚持强调:“今君去礼,则是禽兽也……凡人之所以贵于禽兽者,以有礼也。”进而又引用《诗》说:“人而无礼,胡不遄死。”人若无礼,还不赶快去死,态度相当严肃。但景公依然我行我素,于是晏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举止非礼:“少间,公出,晏子不起;公入,不起;交举则先饮。”这样一来,景公大怒,晏婴于是叩首跪拜道:“婴敢与君言而忘之乎?臣以致无礼之实也。君若欲无礼,此是也。”景公此时才幡然醒悟,转怒为喜,信服了晏婴的教诲。晏婴认为,君主的守礼是十分重要的。淳于国人献一美女给景公作妾,生子名荼,景公很宠爱他。有些大臣商量想让景公废掉公子阳生而立荼为太子。景公告诉晏婴,晏婴认为这是违礼的举动,便规劝景公:“不可,夫以贱匹贵,国之害也;置大立少,乱之本也。夫阳生,生而长,国人戴之,君其勿易!”他又说:“夫服位有等,故贼不陵贵;立子有礼,故孽不乱宗。愿君教荼以礼而勿陷于邪,导之以义而勿湛于利。长少行其道,宗孽得其伦。”可是,景公不听晏婴的劝告,最终还是立荼为太子。结果,景公死后,田氏杀掉荼,立阳生为国君;后来又杀掉阳生,立了简公;最后又杀简公,将齐国据为己有。晏婴还重视运用礼义来抑制私门的发展。《晏子春秋·内篇杂下》载,栾、高二氏欲驱逐陈(田)氏、鲍氏,与之发生激烈战斗,栾、高氏不胜而出,亡命鲁国。陈、鲍二氏要乘机瓜分栾、高两家的财产。可是晏婴却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