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在现代与传统之间——吕碧城文学创作的矛盾性之解析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80M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崔琼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最多预览10页,更多请下载原文查看

文档信息

【作者】 刘洁 

【出版日期】2005-04-03

【摘要】吕碧城是2 0世纪中国一个充满矛盾的文化名人,她写作的内容激进、前卫,却坚持使用传统话语,徘徊在现代与传统之间,她的文学思维在中国近现代文化转型期很有典型性。本文从较深的层面解析了吕碧城文学创作矛盾性,认为吕碧城文学思维的现代性主要集注于社会意识与女权主义思想的某些方面,而非思想文化上彻底的现代性转化。这是她所处的文化背景,她的学养、气质以及她的“新女性”与传统“才女”的双重身份所决定的。

【刊名】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全文阅读

女作家吕碧城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传奇人物。她生活在 2 0世纪的中国现代社会 ,却始终运用旧的文学话语来进行写作 ,徘徊于现代与传统之间 ,从而掩盖和模糊了她文学创作的现代品格 ,游离于现代和古代文学研究者的视野之外 ,虽留下了大量作品却身后萧条。直到近年来 ,有关吕碧城研究的凝滞现象开始打破 ,一些学者的研究成果为我们走近这位文化名人提供了便利条件。最能显示吕碧城的激进情绪与现代思维的 ,是她的女权主义活动与女性文学创作。一般来说 ,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和中国女性文学的学者习惯上将冰心等人当作中国第一代有自觉意识的女作家 ,并且将西方妇女运动和女性文学当作中国女性文学动力和源头 ,这样的结论显然过于保守。事实上 ,从 2 0世纪初开始 ,中国女性报刊杂志大量涌现 ,会集在女性文学与女权运动旗帜之下的女文人、女诗人为数不少 ,吕碧城是其中一位很典型的代表作家。她从 1 90 4年开始 ,为创办女学 ,倡导妇女解放奔走呼吁 ,写了不少散文、杂文 ,表现出清醒的女性意识和妇女解放思想。她的这些系列文章比冰心等人关注妇女命运的作品至少早了 1 5年。吕碧城还在诗词中抨击时政 ,关注国事 ,鼓吹男女平权 ,表现了强烈的女性参政的现代意识和革命精神。吕碧城同时是一个思想激进的社会活动家 ,她积极倡导女学的主张 ,得到都督袁世凯、天津海关道唐绍仪以及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北洋女子公学终于在 1 90 4年 1 1月 7日开学 ,吕碧城出任总教习兼任国文教习 (该校在办学困难的境况下坚持到1 91 2年 )多年。不过 ,吕碧城文学创作的矛盾性也很突出。她尽管思想激进 ,追求变革 ,崇尚科学、民主、自由 ,曾致力于妇女解放运动 ,又身历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的时代浪潮 ,却始终坚持用传统话语写作 ,直到 1 94 3年弃世。她出版诗词、散文多种版本 ,写词多达 3 1 0多首 ,却始终没能跨入现代作家的行列 ,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遗憾和悬念。其实 ,类似的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罕见 ,活跃在 1 9世纪末 2 0世纪初期的许多知识分子大多具有这样的特性 ,林纾、梁启超、严复是如此 ,女作家秋瑾、单士厘等也是如此。他们在 1 9世纪末 2 0世纪初期的那个风潮涌动的时代是思想激进的人物 ,但她们只属于那个特定的革命时代 ,尤其是在文学观念和文学话语上 ,她们很难与时俱进 ,跟上时代巨变的潮流 ,有时还会走向反面。这样的现象很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本文拟就吕碧城这一典型作家文学创作的矛盾性及其成因谈一点粗浅的看法 ,以就教于大方。要理清吕碧城文学创作的矛盾性 ,探讨她为什么始终未能跨入现代文学门槛 ,徘徊于现代与传统之间这样一个复杂的问题 ,必须先从解读吕碧城的创作入手 ,弄清她文学创作现代性的表现和特征 ,才可进一步言及其他。现代性一词在当今使用率极高 ,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概念 ,但其确切定义却并不清晰。我们的目的既然不在探讨这一概念本身 ,便可取其一般性的语义来简而言之 :我们所探讨的吕碧城文学思维的现代性与中国始于 2 0世纪初的资产阶级启蒙性质的文化思潮密不可分 ,是时代思想潮流在个人感觉方式、认知方式和情感价值等方面的折射和反映。或者说 ,吕碧城 1 90 4年① 的倡导妇女解放的文学思维与社会活动是中国近现代社会转型期进步的文化思想潮流中一朵美丽的浪花。这是她文学创作现代性表现最突出的部分。在 1 90 4年前后 ,不仅中国社会正涌动着一股进步的文化思潮 ,同时也正是梁启超领衔的“文学革命”方兴未艾之时。年方 2 1岁的吕碧城因与监护人舅父意见相左 ,毅然斩断了旧式家庭的羁绊 ,独自走上社会。她幸而得到天津《大公报》总理英敛之的提携 ,任该报的编辑 ,由此开始了独立而又孤独的生活。作为一位女词人、女作家 ,她关注社会的着眼点很自然地投向中国女性群体 ,其文学思维的现代性也首先体现在她倡扬妇女解放运动 ,呼吁男女平权的思想意识。 1 90 4年 5月 1 0日 ,《大公报》刊登了吕碧城词作《满江红·晦暗神州》 :  晦暗神州 ,新曙光一线遥射。问何人 ,女权高唱 ,若安达克② ?雪浪千寻悲业海 ,风潮廿纪看东亚。听青闺挥涕发狂言 ,君休讶。  幽与闭 ,长如夜。羁与绊 ,无休歇。叩帝阍不见 ,愤怀难泻。遍地离魂招未得 ,一腔热血无从洒。叹蛙居井底愿频违 ,情空惹。如此旗帜鲜明地将倡扬妇女解放运动 ,并将“女权”二字如此突出地写入诗词 ,在当时引起的社会反响之强烈 ,我们可以想见。而诗人文笔之犀利 ,感情之激烈 ,眼界之开阔 ,写法之高妙 ,令人倾倒。短短几十字 ,将中国旧时代妇女所遭受的压迫、限制———“幽与闭、羁与绊” ,世界民主运动和女权运动开展的形势以及自己悲愤激荡的胸襟表达得淋漓尽致。据说 ,发表后 ,社会名流响应唱和不绝 ,女革命家秋瑾来访并与之订交③ 。此后 ,她又写了《论提倡女学之宗旨》、《敬告中国女同胞》、《兴女权贵有坚持之志》、《教育为立国之本》、《天津女学堂创办简章》、《中国女报发刊词》 (该报为秋瑾所办 )、《女子宜急结团体论》、《创办女学教育会章程》、《京直水灾女子义赈会通告》等大量提倡妇女自强自立 ,倡议举办女学 ,倡议女性结成社会团体 ,抨击男权压迫的杂文论文 ,表现了明确的女性意识和变革社会的革命思想。这些作品大多写于 1 90 4年。与《满江红》词相联系的是 ,吕碧城在这些文章中沉痛地揭示中国妇女的卑微地位和受压迫的苦难历史 :“我女子不幸而生于支那 ,憔悴于压制之下 ,呻吟于桎梏之中 ,久无复生人趣”④ 。“凡我女子生于中国 ,不克与男子平等且卑屈凌辱置于人类之外者。”⑤ 而且 ,她也深谙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 ,不止一次愤怒地抨击封建文化统治下的男权语境 :“盖中国以好古尊圣为癖 ,以因循守旧为法 ,于所谓圣贤之书 ,古人之语一字不敢疑 ,一言不敢议。虽明知其理之不合于公 ,其言不适于用 ,亦必守之护之遵之行之 ,至一切教育、法律、风俗 ,明知其弊有损于世 ,明知其腐无补于今 ,亦不肯改革。曰古法也 ,曰旧章也 ,传曰 :‘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而竟侪女子与小人矣 !“诗曰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 ,因而有夫纲之说 ,因而有三从之义 ,设种种之范围 ,置层层之束缚 ,后世遂奉为金科玉律 ,一若神呵鬼护之不可移易者矣。只此好古遵圣因循守旧八字 ,遂使我二万万之女子永永沉沦万劫不复矣。”⑥ 毋庸置疑 ,这些分析切中要害 ,思维清晰 ,文笔犀利 ,有相当的思想深度。而且慷慨陈词 ,力抒己见 ,“笔锋常带感情” ,颇有梁氏“新文体”之风。面对中国妇女受压迫受歧视的状况 ,吕碧城开出的药方有两个 ,一是进行思想启蒙 ,动用一切宣传手段倡导女权 ,启发中国妇女的觉悟。二是发展教育事业 ,提高中国女性受教育的程度 ,提供其自强自立的基础。她为秋瑾创办的《中国女报》所作的发刊词振臂高呼 :“所以陷危险而不顾者 ,非不顾也 ,不之知也。苟醒其沉醉 ,使惊心万状之危险 ,则人自以为计 ,宁不胜我为人计耶 ?”“我中国前途之危险何如 ?我中国女界之黑暗更何如 ?我女界前途之危险更何如 ?予念及此 ,予悄然悲 ,予怃然起 ,予乃奔走呼号于我同胞诸姐妹 ,于是而有《中国女报》之设……吾今欲结二万万大团体于一致 ,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 ,为女界之总机关 ,使我女子生机活泼 ,精神奋飞 ,绝尘而奔 ,以速进于大光明世界 ;为醒狮之前驱 ,为光明之先导 ,为迷津筏 ,为暗室灯 ,使我中国女界中放一灿烂之异彩 ,使全球人种 ,惊心夺目 ,拍手而欢呼。”⑦ 很显然 ,这是吕碧城试图借助《中国女报》一席之地 ,在中国发出女权运动的动员令。尽管由于中国复杂的社会现实 ,这种努力在当时并未奏效 ,但书生意气 ,勇气可嘉。吕碧城的文学创作有力地证明了 ,中国早在 2 0世纪初期就已经有了女权运动的倡导者。吕碧城在《论提倡女学之宗旨》中开宗明义地阐明 :“自强之道 ,须以开女智兴女权为根本” ,她所依据的理由是 ,妇女在国家人才的培养中掌握重要的权力 ,居于重要的地位……吕碧城在创办女学的过程中所进行的宣传和论述是充分而科学的 ,涉及到生物学、教育学等若干领域 ,谈到了女性缠足的弊病 ,也论述了中国自强之道有益而无害的大道理。推理严密 ,环环相扣 ,是不可多得的佳文 :“惟愿此后合君民男女皆发深省 ,协力以图自强。自强之道 ,须以开女智兴女权为根本。盖欲强国者 ,必以教育人材为首务 ,岂知生材之权 ,实握乎女子之手乎 ?缘儿童教育之入手 ,必以母教为基。若女学不兴 ,虽通国遍立学堂 ,如无根之木卒鲜实效。故外国婴儿学塾 ,多以妇人为师也。欲求强种者 ,必讲求体育 ,中国女子不惟不知体育为何事 ,且紧缠其足 ,生性戕伐 ,气血枯衰 ,安望其育强健之儿 ?故无怪我中国民种之以劣闻也。由是观之 ,女学之兴有协力合群之效 ,有强国强种之益 ,有助于国家 ,无损于男子。故近世豁达之士每发其爱 ,力倾其热 ,诚以提倡之。”⑧ 看到这里 ,我们不能不击节赞叹 ,这样的文章真乃字字珠玑 !短短数语 ,有分析 ,有推论 ,将兴女学之必要性、重要性以及重大意义论述得何等透彻严密 !吕碧城这些倡女权、兴女学文章的出现 ,比关注女性生活命运的大批五四新文学作品至少早了 1 5年 !在不少诗词中 ,吕碧城继续表现对女性命运的关切和男女平权思想。她同情宫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光绪帝珍妃 :“缒银瓶 ,牵玉井 ,秋思黯梧苑。” (《祝英台近》) ,她同情因无子被黜的法国约瑟芬皇后 :“见说靡芜遗恨 ,逐东风上苑 ,也到椒房。”(《八声甘州·游马勒梅桑吊约瑟芬皇后》) ,在诗歌《书怀》中 ,她将受尽迫害 ,遍体鳞伤的中国妇女比作以屈伸为行动方式的虫子 ,其希冀变革 ,倡导女权 ,渴求妇女解放 ,誓做妇女革命“新民”的愿望表达得更为迫切 :  眼看沧海竟成尘 ,寂锁荒陬百感频。流俗待看除旧弊 ,深闺有愿作新民。江湖以外留余兴 ,脂粉丛中惜此身。谁起平权倡独立 ,普天尺蠖待同伸。值得注意的是 ,在慷慨抒情之背后 ,我们还可以看到吕碧城对中国黑暗腐朽现状的清醒认识 ,对妇女解放事业前景之忧虑。很显然 ,吕碧城是一个孤胆英雄 ,她为女性解放大声呐喊 ,不遗余力。她的诗文措词激烈 ,思想前卫 ,简直是一位响当当的女革命家。她革除旧弊的决绝意志和思维的现代性并不亚于慨然就义的女革命家秋瑾 ,足见也是一位“性情中人”。不过 ,冷静地阅读她呼唤妇女运动的这些作品 ,我们会发现 ,吕碧城文学作品的现代性体现在其内容上而非作品的艺术形式上 ,标志着她作品的现代品格取决于她的社会思想与政治意识的流露 ,而非文学上革新意识的体现。而且 ,这些带有现代性品格的思维与中国资产阶级改良运动的波涛密切相联。或者说 ,吕碧城的文学创作参与了 1 9世纪末 2 0世纪初期的资产阶级思想启蒙运动。在这里 ,我们已经接触到了吕碧城始终没能跨入现代文学门槛的原因之一。人们或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吕碧城作为一位舞文弄墨的诗人 ,一个刚刚走出深闺的女子 ,为什么不首先关注和投入当时的文学革命而参与社会问题的论辩 ?而且表现得竟如此慷慨激愤 ?我们对吕碧城的情形和当时的社会形势只要稍加注意 ,便会了解 ,恰逢其时的吕碧城所作所为是十分自然的。众所周知 ,中国从洋务运动以来 ,探讨中国社会变革的政治空气和文化氛围日渐浓厚 ,2 0世纪开始后 ,有关变国强民的思想交流延伸到探讨社会制度、开发民智、禁忌裹足、开办女校、男女平权等实际问题 ,新报刊的不断出现和民众参与意识的增强更使这种探讨蔚为大观 ,这是吕碧城从事社会活动的重要背景。查阅当年的报刊杂志 ,我们可以清晰地发见那个由死水微澜 ,到渐渐翻出波涛 ,显出活力的中国世纪初的社会情境。在1 90 4年 5月 2 0日吕碧城《论提倡女学之宗旨》一文发表之前 ,吕碧城参与编辑的天津《大公报》上就发表过不少有关妇女解放和社会变革的稿件。如 1 90 4年 1月 3日 ,《大公报》上竟然发表了天津府凌太守《劝戒缠足示谕》 ,认为“汉人妇女率多缠足 ,行之已久 ,有乖造物之和。”示意“以后

1 2 3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