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隆技术与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576.00KB 文档分类:生物科学 上传者:杨军

文档信息

【作者】 朱镇  彭莉 

【关键词】克隆技术 治疗性克隆 生殖性克隆 可持续发展 

【出版日期】2005-04-30

【摘要】在全面描述克隆技术的基础上,提出了要严格区分“治疗性克隆”和“生殖性克隆”的观点,并从辩证哲学的角度分析了克隆技术的影响,指出只有“治疗性克隆”能促使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应该将法律、伦理纳入克隆技术的发展框架,促进科技对人类社会的推进作用。

【刊名】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

全文阅读

1克隆技术及其应用价值克隆(Clone或Cloning)原意是指幼苗或嫩枝以无性繁殖或营养繁殖的方式产生后代。动物克隆经历了“胚胎细胞克隆”和“体细胞克隆”两个时期[1]。“胚胎细胞克隆”以20世纪50年代青蛙胚胎移植繁殖后代为标志;体细胞克隆”以1997年英国科学家W illm ut利用绵羊乳腺细胞克隆绵羊“多利”的成功为标志。从技术方面看,胚胎细胞克隆与体细胞克隆并无大的差别,问题的关键是,胚胎细胞克隆出来的是后代,而体细胞克隆出来的则是被克隆者自己。克隆具有以下两个典型特征:一为亲、子代遗传物质在理论上完全相同,即具有相同的基因型;二为经克隆技术可产生大量相同的个体。克隆技术的运用主要通过干细胞克隆技术来实现克隆,目前研究者已能在体外鉴别、分离纯化、扩增和培养人类胚胎干细胞、原始胚胎干细胞以及多种组织干细胞,并以干细胞为“种子”培育成功一些组织器官。这种治疗性克隆技术将对人类和自然的和谐发展产生重要的价值。概括地说,其应用价值主要表现在:促进物种优化,快速、有效地繁育优良动物;濒危动物的种质保存;转基因动物的扩群,培育转基因动物;为医学、科研提供有力手段,如为科研提供特殊实验动物模型,治疗遗传性疾病,为人体器官移植提供供体,解决不孕患者的痛苦等;有计划地协调已失衡的生态系统,促进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克隆技术的兴起和发展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广阔的应用前景,克隆技术和最新的人胚胎干细胞技术结合而产生的治疗性克隆,更成为人类医疗史上革命性的技术,使再生医疗成为可能。克隆技术的兴起和发展是生物技术革命的伟大突破,克隆技术特别是治疗性克隆技术的发展,连同基因工程、人体基因组计划一起,为21世纪成为生命科学世纪做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准备。2克隆技术给人类道德形成的冲击审视陈来成(2001)分别从基因专利、基因歧视、基因设计、基因社区、基因治疗以及基因改造等方面详细论述了“人类基因组计划”对于人类自身发展带来的冲击[2]。我们可以发现基因技术如同其他科技一样都存在两面性,从哲学的观点看,一方面它能造福人类,给人类带来许多益处;另一方面,它也能伤害人类,给人类带来灾难。例如,对生物多样性提出挑战,导致生物品系减少,个体生存能力下降。更为严重的是,它一旦被滥用于克隆人类,将不可避免地失去控制,带来生态灾难,并引发一系列严重的伦理道德冲突。克隆技术给人类道德带来的冲击主要表现在:(1)对传统生育方式的冲击。精子+卵子受精卵胚胎婴儿,是人类传统生命产生的完整过程,人的血缘关系、家庭关系及其全部社会关系,也蕴藏在这一生命的形成中。当重组DNA技术在改良人类的基因结构时却在抹煞自然环境的选择物种的规律;同时“,筛选”基因低劣者造成的基因歧视将会引发“人的生存权利”的争议。(2)对生命本质的冲突。人类生命是有价值的,这样的存在本质就决定了人生存是与社会和环境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克隆技术通过“复制”所形成的生命对于人类本来生命的含义造成了冲击。(3)对伦理行为的冲击。目前,人类的道德是以人的生命的不可重复性、伦理中的乱伦等禁忌,人的知耻自律等机制建立起来的体系,如家庭道德、婚姻道德、职业道德、社会公德[3]。道德主要依靠舆论和内心信念调控和维系,而DNA复制技术必将对人类道德机制的根源和调节机制产生深刻的冲击,如两性的爱情、婚姻道德,家庭中的血亲、仁爱,社会的责任义务,社会中的“恶”等。正因为如此,克隆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尤其是邪教组织雷尔教派甚至宣称已经克隆人成功,这引起了世界各国科学家,特别是生物学家、社会学家、伦理学家的关注。于是,各国政府和议会把指针拨向了更加保守的方向,纷纷表示要立法禁止克隆人研究。德国议会以压倒多数通过一项议案,敦促在全球范围内全面禁止包括生殖性和治疗性在内的人类胚胎克隆试验。美国议会也准备了一个新的法案,禁止一切形式的人类胚胎克隆,禁止进口、运输和接收克隆的人类胚胎。法国、日本等在这一领域研究实力比较强的国家,也都表示要出台更加严厉的控制措施。3克隆技术的辩证思考科技的发展要求造就具有一种全新品德结构的人,同时它也为道德修养和道德进步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科学基础。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对人的道德观念产生深刻影响,科学技术的社会功能已不是单纯地给人们提供关于客观世界真理性的知识,而是使人们成功地改造世界,它还对人的道德观念和道德行为产生深刻的影响和作用[4]。因此,以“双刃剑论”来描述克隆技术对人类社会的作用是可取的。“双刃剑论”辩证而冷静地看到了科技对道德的双重影响,从而有利于克服两种极端倾向:一是“科学主义”和“技术至上”,片面强调科学的发展对道德建设的重大贡献;二是彻底否定科技发展对道德进步的意义[5]。以“双刃剑论”来观察克隆技术的发展将有助于我们全面的看待这种技术的革命性。伴随着科技发展而可能出现的消极的道德现象,主要原因不是科学技术本身,而是由于科学系统与其他系统的“互动”关系所造成的;不是科技发展本身,而是人如何利用科技发展的成果。科学技术本身是中性的、不存在道德与非道德之分,但科学技术成果的应用则不能摆脱道德的考验。关键是我们如何正确判断克隆技术对人类的价值。笔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区分“有用性”和“有效性”两个不同的科学性质的问题。“有用性”是指科学本身对于该领域的研究贡献,而“有效性”则是以推动社会和谐发展为前提的科技进步。这两个概念的区别在于是否符合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从克隆技术的研究范围看,克隆技术可分为两种:治疗性克隆和生殖性克隆。治疗性克隆所应用的技术原理是将体细胞的细胞核与卵细胞核进行替换,以发展成新的胚胎干细胞。这一点与生殖性克隆是相通的。所不同的是,生殖性克隆通过将克隆的人类胚胎植入母体,导致克隆人的产生;而治疗性克隆利用胚胎干细胞克隆人体器官或组织,以供医学研究和临床治疗使用。换言之,在治疗性克隆研究中,科学家们希望利用这种换核胚胎干细胞诱导分化成治疗所需要的细胞,或所需要的组织,当然最理想的是诱导分化成所需要的器官,目的在于治病救人[6]。科技的快速进步使人们看到了技术对于社会的负面影响,因此形成了技术悲观主义的思潮,它是技术理性批判的重要形式,技术悲观主义的生态学批判是建设性的技术理性批判,对于认识动态系统具有重要的思考价值[7]。以这种批判的标准来观察克隆技术的本质,我们认为治疗性克隆和生殖性克隆都符合“有用性”原则,但是“生殖性克隆技术”不符合“有效性”原则,因为从克隆技术发展的情况和法律、伦理的角度来看,克隆人的条件目前尚不具备,应当禁止;而治疗性克隆有利于人类的健康和长寿,符合生命伦理,不应在禁止之列,可以在一定的监督下进行研究。4治疗性克隆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展望克隆技术对于生物科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突破性意义,但是我们必须从科学对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评价。事实证明体细胞克隆哺乳动物在技术上是可行的,这是科学发展的重要标志,这说明了生物的进化规律是不可阻挡的,克隆技术在医疗方面带给我们巨大的希望。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克隆技术在不正当利益的驱使下也可能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如带来众多的社会伦理、社会道德等方面负面影响,甚至还可能带来重大社会危机。建立在牛顿力学典型特征分析基础上的西方启蒙时期的进步观认为,科技进步将引起道德进步,但是唯理智注意倾向却导致了知识与德行的分离,这种分离导致了现今社会科技进步与道德退化的巨大反差[8]。卢风认为人类用发达的科技和市场整合而形成的强大力量必须以道德和智慧的砝码来衡量,必须培养与自己的力量相称的德行和智慧[9]。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衡量某项科学技术进步最终能否为人们所接受,取决于它是否对人类发展有利,能否为人类带来福音。治疗性克隆技术也不例外。全面、客观地考察治疗性克隆技术的产生和发展,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需要治疗性克隆,治疗性克隆有利于人类的健康和长寿,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全社会都应该理解和支持治疗性克隆研究。(1)治疗性克隆技术的兴起和发展,为人类的健康长寿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为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人们可以通过体细胞克隆出人类胚胎,这将使获取干细胞更加容易。在医学研究和临床治疗的实践中可以培育出所需要的细胞、组织或器官。由于这种经克隆技术产生的细胞、器官或组织源于患者本身,移植到患者体内是不会产生免疫排斥反应的,从而解决了可供移植的细胞、组织和器官严重不足的难题。科学家还设想以干细胞重建患者的免疫系统,对癌症的治疗也可能借助于干细胞,借助于治疗性克隆技术。在医学研究和临床治疗的实践中,血细胞、脑细胞、骨骼以及内脏都将可以更换。无疑,这将给那些白血病、帕金森氏症、心脏病以及癌症等疾病的患者带来生的希望。(2)通过法律途径限制生殖性克隆试验,保证科学研究的伦理规范。世界各国都已经意识到“生殖性克隆”与“治疗性克隆”是有本质区别的,因此,在支持“治疗性克隆”的同时也呼吁限制“生殖性克隆”。2003年,国际问题科学院间组织(IAP)代表全球63个主要科学团体在意大利发表联合声明,呼吁联合国采取行动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人类的生殖性克隆,但他们同时认为治疗性克隆有益于人类,不在禁止之列。我国也出台了《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制定了人胚胎干细胞和治疗性克隆研究政策,规范克隆技术的运用。(3)建立克隆技术的伦理框架,用伦理来约束克隆技术的发展。为了保证克隆技术的健康发展,在其发展过程确实需要伦理学家及伦理观念的介入,需要倾听他们的声音。甚至有专家提出伦理要对技术活动进行某种“实时监控”[10]。这是完全有必要的。人们对技术发展在伦理道德层面的不安,可以在技术发展的道路上设置一点障碍或者影响到某种技术的扩散面和扩散速度,为人类社会采取对策留下一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但是,伦理观念的这种作用,应该不是为了阻碍技术的发展,而是要最大限度地减少技术发展给人类社会可能带来的危害。从人与世界、人与自然全方位角度重新审视和确立人类的道德基础,建立科学的道德体系。因此,改变思维方式,从技术与道德等方面思考克隆技术将给人类文明以更多的关怀,带来更美好的前程。(4)治疗性克隆技术的发展对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重要意义。社会可持续发展作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它强调社会公平,其本质是改善人类生活质量,提高人类健康水平、创造一个保障人人平等、自由和免受暴力,保障人人有受教育权和发展权,保障人权的社会环境。在限制生殖性克隆的同时,通过克隆技术的发展促使人类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人类所面临的环境将得到改善。克隆技术与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朱镇$中国地质大学研究生院!湖北武汉,430074 @彭莉$中国地质大学研究生院!湖北武汉,430074克隆技术;;治疗性克隆;;生殖性克隆;;可持续发展在全面描述克隆技术的基础上,提出了要严格区分“治疗性克隆”和“生殖性克隆”的观点,并从辩证哲学的角度分析了克隆技术的影响,指出只有“治疗性克隆”能促使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应该将法律、伦理纳入克隆技术的发展框架,促进科技对人类社会的推进作用。[1]魏奇,赵银萍.基因克隆技术的哲学道德思考[J].西安联合大学学报,2002(4):45-47. [2]陈来成.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进展及伦理分析[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14):35-36. [3]杨怀中,聂微菁.克隆技术发展的辩证思考[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4):418-420. [4]刘小军.论科技进步对人类道德观念的影响[J].山东社会科学,2000(4):73-74. [5]史传林,高菊.对科技进步与伦理道德关系的理论审视[J].哈尔滨市委党校学报,2000(5):32-34. [6]杨怀中.人类需要治疗性克隆[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4(10):55-58. [7]赵建军,修涛.技术理性批判与技术悲观主义[J].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1(2):56-60. [8]孔多赛.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M].北京:三联书店,1998:2.

1 2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