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丰乳肥臀》中的性别建构与操演

作者:宋沈黎; 刊名:关东学刊 上传者:崔红花

【摘要】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中,主要人物的形象均呈现女性阳刚化、男性去势化这一性别倒错的状况。以朱迪斯·巴特勒的性别操演论视角观照之,则可深入剖析小说文本中一干人物性属特征的表现并解读其内在成因。巴特勒认为,人物的性属特征是特定历史文化语境下个体性别建构和操演的结果,而论文通过阐释进一步说明,莫言创作中那种女性至上和男性去势化的书写特征则是作家本身性属身份遭遇双重困境所引发的内心焦虑的投射。

全文阅读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首位中国籍得主莫言至今已出版了11部长篇、30部中篇和80余篇短篇小说,评委会对其评价是“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具有特殊的意义和审美旨趣。小说《丰乳肥臀》是莫言1996年的作品,在这部50多万字的长篇里,莫言延续了以高密东北乡村为创作背景的传统,描写了从抗战前至文革后这一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里,“大地之母”型(1)人物上官鲁氏如何带着一儿八女艰难求生的故事。莫言笔下的女性代表着人类“一种本 原的力量”,她“是大家的母亲,几乎集中了中国所有母亲的苦难……也集所有的美德于一身。”(1)然而,笔者认为,莫言对沉默忍耐、无私奉献的伟大女性的高度认可和礼赞,是建立于其固化的男性视角对女性群体的“道德预设”之上的,可以说他笔下的女性是因受苦牺牲而成就其伟大,女性的身体更是被物质化为土地而成为人类本原力量的象征。上官家的女人是莫言笔下“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来源,但她们永远只能是孕育和喂养生命的源泉,她们自身的生存则不是被关心和追问的话题。 拉康曾宣称“女性并不存在”,反对以生物决定论来划分性别身份,且认为“女性对自身的享乐知之甚少”(2),福柯也在《性史》中否认了性的生物根源,性别不是人类的天然特征或既定事实,而是一个在历史、社会和文化进程中被建构起来的经验范畴。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在对女性主义和解构主义的探讨中,提出了性别的建构性和操演性概念,认为“性别是一种最终被强行物质化了的理性建构。”(3)它不是制度、话语、实践的原因,而是它们的结果。人的性别身份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行为生产过程之中形成并不断强化的。(4)性别主体“不是一个统一、稳定的存有,而是语言语法结构的产物。”(5)个体总是在话语的“询唤”(interpellation)和引用下模仿和表演符合社会规范的“正确”性别,并在反复的操演中构建起主体的性别身份。而此种“建构和规范背后有其政治性”。(6)操演中的个体无法对性别身份随意选择,只能按照权力话语的规范预设来进行演出。当代文学理论家卡勒(Jonathan Culler)认为,巴特勒的性别操演论有其文学性内涵,所以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对文学作品的批评和研究。(7)以这一理论观照《丰乳肥臀》中的一干人物,则男男女女,无一不是在反复的性别操演中构建起自身的“合法”性别身份。小说中的女性勤劳坚忍,充满着生命力,而相形之下,男性却大多呈现萎缩和去势化的特征,女性气质男性化和男性气质女性化这一性别倒错的局面成为莫言小说人物形象的一大特色。以巴特勒的理论观照这些个体,他们在社会暴力规约下的性别操演为何会出现断裂而形成了新的性别特征?而身为男性的莫言为何要展现这一模糊化的性别格局?而他致力于寻找和讴歌的那种生命本原力量又是什么?本文拟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阐述。 一、被建构的女性身体和性别操演:上官鲁氏和她的女儿们 巴特勒认为,日常语言传播“自然”的理念,“生产了明确区分性别的身体的自然化概念。”(8)当 人们说“这是一个女孩”的时候,性别建构就已开始。“这种初始的询唤受到各种权威的重复,每隔一定时间这种被自然化了的效应就会受到增强或质疑。这一命名既是对边界的设定,又是对规范的反复灌输”。(1)被指称为“女孩”的主体在规范的反复灌输下被迫去“引用”性和性别规范,不断加以模仿并进行表演,以便成为那个“召唤”她的统治权力规定下的合格主体。上官鲁氏和她的八个女儿从出生伊始便被赋予了固定的性别身份,在对立的两性结构中担任从属的女性角色。女儿们一出生便因为“女性”的身份而给母亲上官鲁氏带来羞辱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