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古诗十九首时空拉伸背景下的悲剧意蕴

作者:马文琇; 刊名:海峡教育研究 上传者:陆兵

【摘要】《古诗十九首》所表现的悲剧意蕴体现了汉末文人生命意识的自觉和凸显,个人丰富的情感与生命体验在时间和空间的共同作用下得以完成,时间的逐步拉伸加深和丰富了个体体会痛苦的层次;空间的逐步拉伸使伤感情绪的表达更加个人化。经过个体对痛苦的反复体认,终于促成了悲情意识的纯化和具有中国特色的以"忧患"为主要内容的悲剧意识的觉醒和升华。这些最可宝贵的思想意识在诗中通过游子思妇的相思之语和失意文人对命途的思索与抗争达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时间和空间不同形式的拉伸增强了悲剧意识的表现力,同时也为中国后世熠熠生辉的悲剧文学积累了经验。

全文阅读

海峡教育研究 2018年第1期 论古诗十九首时空拉伸背景下的悲剧意蕴 《古诗十九首》所表现的悲剧意蕴体现了汉末文人生命意识的自觉和凸显,个人丰富的情感与生命体验在时间和空间的共同作用下得以完成,时间的逐步拉伸加深和丰富了个体体会痛苦的层次;空间的逐步拉伸使伤感情绪的表达更加个人化。经过个体对痛苦的反复体认,终于促成了悲情意识的纯化和具有中国特色的以“忧患”为主要内容的悲剧意识的觉醒和升华。这些最可宝贵的思想意识在诗中通过游子思妇的相思之语和失意文人对命途的思索与抗争达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时间和空间不同形式的拉伸增强了悲剧意识的表现力,同时也为中国后世熠熠生辉的悲剧文学积累了经验。 摘 要 作 者 马文琇,女,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福州 350007) ■ 马文琇 关键词 古诗十九首 时空拉伸 悲剧意蕴 生命意识 时间和空间是诗歌创作中的关键要素,它们的共同作用往往能增强诗歌的表现力和感染力。时空拉伸作为一种艺术表现手法,主要是通过作品中特定的词汇或营造的意境,体现出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延伸,其形式主要包括时间的逐步拉伸、空间的逐步拉伸和时空的交织拉伸。在此背景下审视诗歌,往往会品味出其不同寻常的意味。 《古诗十九首》中所表现出来的悲剧意蕴是人对生命体认过程中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感在历史进程中的诗性沉淀。 个体只有获得丰富深刻的内在体验才可能把细碎短暂的人生感叹凝聚成“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千金”⑩的包孕性丰富的诗歌语言。作为感受主体的人又是在共时的空间和历时的时光中逐渐发现了自我的价值。即所谓“时空的连续与交织构成了历史,创造了整个人类文化”。⑩因此,《古 诗十九首》中的悲剧意味深厚广远,耐人寻味,不可忽视时间与空间两个要素在诗中的艺术体现,时空拉伸背景下的悲剧意蕴也更富有生命的张力。 一、《古诗十九首》中时空拉伸的基本形态与生命意识的凸显 《古诗十九首》中的悲剧意蕴主要是通过生命意识的觉醒而体现出来的。生命是一个在特定的空间维度内的时间过程。生命个体在时间和空间的拉伸作用下完成对时代和社会所赋予自己的悲欢离合的体验,从而获得心灵上的自觉,升华出叩问自身的更高级别的悲剧意蕴。 (一)时间的逐步拉伸与主体生命痛苦体验的加深 时间的逐步拉伸也即个体生命由于种种原因自身感知到时间流逝的平静缓慢。在这一漫长的过程中,抒情主人公有条件在独处的情境下反复玩味某种情思带来的煎熬、无奈乃至痛苦。这就加深和丰富了个体体会苦痛的层次,使其对待痛苦由对环境吁求式的排遣转变为生命内在的挣扎、承认和自我疏导。从而促使个体生命意识的觉醒和悲剧意蕴的 40 凝聚。 1. 由承受到体认——时间缓慢流逝过程中主体生命对相思之苦的自觉选择 《古诗十九首》中游子思妇诗以思妇之词居多。如《行行重行行》,就是写“女子对于离家远行的爱人的思念”⑩的典型代表。对相思之情的吟咏早已有之,但都是通过描写漫长等待过程中时间的变化强调相思带来的痛苦,自己无论如何都得承受。如“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虽然以“悠哉悠哉”点出了时间过程的漫长,但目的还是为了突出见不到淑女的相思之苦。“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也是通过表达等待时间的漫长来诉说自己对爱人的思念之苦。以上有关相思描写的诗句,共同点在于在诗句所呈现的相思画面中,我们只可以体会到时间流逝下抒情主人公对爱人的爱,以及被动承受相思的痛苦,而看不到抒情主人公对自身状态变化的描绘与关注。 而《行行重行行》中所表现的相思之情则不同,“相去 日已远,衣带日已缓”一句通过“日已”二字点出了时间的缓慢流逝,同样诉说着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