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预设”对译者翻译行为的影响

作者:高查清;曹军; 刊名: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毛云波

【摘要】"预设"是交际过程中双方共同接受的事实或命题,"文化预设"是一定社会中以潜在假设形式存在的共同的信念和观点。一般情况下,译文读者的文化背景,包括其世界观、生活方式及行为方式的基本准则,都会有别于源语读者。所以,来自同一文化背景的人们不会出现的交际障碍,却可能会成为跨文化交际的拦路虎。为达预期翻译目的,译者必须要考虑两种语言间的文化差异以及译语读者对异域文化在理解与接受上可能出现的困难,在翻译策略的选择、具有特殊文化蕴含词句的处理以及译名的处理等方面,都作出相应调整。

全文阅读

翻译之所以会产生并有存在的必要,就是因为有不谙外语的读者/听者的跨语言交际需要。如果译文不被人理解或者接受,翻译的目的便没有达到,翻译也失去了存在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不考虑读者因素的译者不是好译者,忽略读者因素的译文不是好译文。实际上,完全不考虑读者因素的翻译并不存在,只是在原作(者)、读者、委托人等几者之中,译者优先考虑的是谁或是什么而已。如果优先考虑原作(者),那么译者当竭尽全力译出忠实于原作(者)的文本;而如果优先考虑读者,那么,译者势必就要尽量顾及译文读者的受教育程度、社会文化背景、年龄段、所从事的职业、所处的阶层等所有和读者相关的因素,这些因素都与一个概念密不可分,即“文化预设”(culturalpresupposition)。一、“预设”与“文化预设”早在1892年,德国学者弗雷格(FriedrichLudwig Gottlob Frege)即在他的论文《含义和所指》中提出了“预设”这个概念:“如果人们陈述某些东西,当然总要有一个预设,即所用的简单或复合的专有名词有一个意谓。”[1]言下之意,交际双方对言语交际场域的背景知识都有一个基本共识,这样他们对专有名词意义的理解才能够达成基本一致,交际才有进行下去的基础。《中国成人教育百科全书》指出,预设有三个明显特征,其中一条是:“预设是双方都可以理解,都可以接受的东西。”[2]所以,简单地说,预设即交际双方预先设定的先知信息,即语用预设。“文化预设”(cultural presupposition)是指一定社会中人们的共识但以潜在假设形式存在的信念和观点,它是沉积于源语读者心中的文化因素,是指导源语读者世界观、生活方式及行为方式的基本准则。[3]生活在同一文化环境中的成员,都具有关于同一社会的共同的文化知识,因而在交际过程中,往往会将一些彼此都了解的前提或背景知识予以省略,这样并不影响双方交际的有效进行。但是,如果在跨文化交际中也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交际双方就可能因为对彼此文化背景的不了解而产生交际障碍甚至误解。要克服这种障碍和误解,就必须要判断对方的文化背景,这种判断便是文化预设。 二、“文化预设”影响译者的翻译策略1813年,施莱尔马赫在一个关于翻译方法的演讲中指出,翻译只有两种方法:“要么尽量不打扰作者,将读者带到他面前;要么尽量不打扰读者,把作者带到读者面前。”[4]美国翻译家韦努蒂进一步把施莱尔马赫的翻译思想解读为归化法(do-mesticating method)和异化法(foreignizing meth-od),认为前者的实质是从民族中心主义出发,将作者带回本国,使原文顺应目的语文化价值观,而后者却是抛开民族中心主义,对目的语文化价值观加以抑制,凸显原文的语言文化差异,让读者走出国门。[5]显然,采用归化翻译方法时,译者需要对读者的文化预设做出最细致周到的考虑;相反,如果译者采用的是异化翻译法,那么他考虑得更多的是“还原”原文中的“异国风情”,而不是读者的阅读体验。按照韦努蒂的理解,如果异化翻译想要彰显原文的文化差异性,就必须打破目的语主流文化规范,而如果要善待异域文化,那就只能委屈本土文化规范,以一种偏离本土文化规范的手段获取他者文化的阅读体验,比如选择一些为本土主流文学规范所不容的外语文本,或采用非主流话语方式进行翻译。[5]与此相反,归化法则要求译者向读者靠拢,采取目的语读者习惯的表达方式,来表达原文的内容。例如,英文to 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异化法译为“一石二鸟”,而归化法则译为“一箭双雕”、“一举两得”。再如:All r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