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与纳萨尔派的整合

作者:王晴锋; 刊名:社会科学动态 上传者:郑康

【摘要】印度共产主义运动内部一直存在各种路线之争,这在20世纪60年代表现得尤为显著,其结果是1964年分裂出印度共产党(马)和1969年成立印度共产党(马列)。运动的自我分化一方面削弱了作为整体的革命力量,另一方面也使真正的革命者能够与各种形式的机会主义作斗争,并最终确立自己的革命路线。纳萨尔运动内部亦存在不同的派别,它们可以分为强硬派、温和派和中间派。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纳萨尔派亦不乏和解的尝试。直到2004年印度共产党(毛)成立,纳萨尔派的组织与斗争能力迅速增强。但是新世纪的纳萨尔运动仍然存在诸多异质性和不确定的因素。

全文阅读

一、印度共产党与印度共产党(马)20世纪40、50年代之交,印度共产主义内部出现了一些分歧,这些分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对1947年转交国家权力的重新评估、印度革命的阶段和阶级策略或联盟、印度革命的道路(遵循苏联模式或中国模式)、特伦甘纳武装斗争的性质等。当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Comin-form)认为,尼赫鲁政权反对帝国主义的立场不够坚定,应该根据它对朝鲜战争和中国加入联合国的态度来进行重新评估,同时印度需要展现广泛的民主,因此武装斗争并不是合适的道路。随着“冷战”拉开帷幕,印度共产党必须遏制武装斗争以符合苏联外交政策的利益。此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提出了通过议会选举以和平的方式过渡到社会主义的设想,这一主张导致印度共产主义党内分裂成亲苏派和亲华派。1962年,中国和印度边境爆发武装冲突,使印度共产主义党内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党内一部分人支持共产主义中国,抨击以丹吉(S.A.Dange)为首的领导层支持尼赫鲁政府反对中国,同时他们亦质疑赫鲁晓夫提出的关于“和平演变”的构想。这种无法弥合的矛盾最终导致1964年印度共产党内部出现分裂,原先的印度共产党倾向于赞成苏联的意识形态,接受“和平过渡”和“国家民主”的思想,主张将印度和平转变成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它选择性地支持国大党的施政纲要,并谴责中国在中印边境冲突中的行为。印度共产党在其纲领中指出,印度是一个由大资产阶级和大地主统治的、与英帝国主义勾结的半殖民国家。对于国大党及其领导的印度政府,印度共产党认为资产阶级内部也存在分化。1969年中期选举在地方上的失败使国大党内部出现分裂,这证明了印度共产党的理论,即统治阶级内部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分化现象。印度共产党的革命纲领和战略大多不是源自对印度历史与现实的调查分析,而是直接来自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以及毛泽东等人的论著。印度共产党内部的亲苏派认为,尼赫鲁政府已经放弃与帝国主义的勾结,而与社会主义阵营合作共存。印度需要建立全国性的统一战线以抵制来自右翼的攻击,为此甚至可以与国大党联合。因此,印度共产党的立场与苏联保持原则性的一致,当出现孟加拉危机时,它亦支持英迪拉·甘地政府的立场。在革命战略上,印度共产党提倡建立全国性的民主阵线,并全力赞成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路线。印度共产党准备接受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的领导,并最终过渡到工人阶级建立自己的政权。而新分裂出来的印度共产党(马)致力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因此它被印度国内包括左翼的党派批评为叛国。印度共产党(马)一开始试图搁置意识形态的争议,但它反对“国家民主”的思想,对“和平过渡”的态度则较为含糊;同时,印度共产党(马)关于联合阵线的理解也比较狭隘。在其纲领中,印度共产党(马)试图通过群众革命运动结合议会斗争的形式,以工人阶级及其联盟制服反动力量,最终实现国家性质的和平转变。印度共产党(马)承认统治阶级不会自动放弃权力,因此革命者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适时调整斗争战略,以不变应万变。印度共产党(马)将印度统治阶级的特征概括为“资产阶级与地主之间的联盟”,这与印度共产党对统治阶级的定性有所不同。印度共产党(马)认为,印度的共产党组织力量非常薄弱,党的影响力仅局限于有限的若干邦,参与共产党工会的群众比例很小。它认为,党应对印度的革命形势进行客观冷静的分析,否则很容易犯冒险主义与修正主义的错误。在印度共产党(马)看来,左倾冒进路线高估了印度当时的革命形势。由于印度共产党(马)对“和平过渡”持暧昧的态度,因此尽管它表面上宣称反对修正主义,但在实践中,印度共产党(马)与印度共产党一样热衷于议会政治,对通过议会途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