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与父母教养方式的相关性研究

作者:林洁;赵佛容;龚彩霞; 刊名:华西口腔医学杂志 上传者:钟蓝

【摘要】目的调查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和父母教养方式的现状,分析二者之间的相关性,为青少年唇腭裂患者的心理干预提供证据支持。方法以11~25周岁的400例青少年唇腭裂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量表、父母教养方式量表进行问卷调查,了解青少年唇腭裂患者的自我意识和家庭的教养方式,分析二者之间的相关性。结果有效问卷380份。青少年唇腭裂患者的自我意识与父母教养方式间存在相关关系。青少年唇腭裂患者的自我评价、自信心、他人评价与心理承受力、人际关系及亲子关系得分与父母亲的情感关爱得分呈正相关关系,自信心与父母亲拒绝否认、惩罚与严厉得分呈负相关关系。结论父母良好的教养方式对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信心的建立、社会适应能力的提高、人际关系和亲子关系的维护有重要影响。父母应给予更多的情感关爱,避免一再的拒绝否认、惩罚与严厉。

全文阅读

唇腭裂患者留给人们印象最深刻的是鼻唇腭部的畸形和功能障碍。现代唇腭裂的治疗模式是序列治疗,包括手术和非手术治疗,非手术治疗中的心理治疗已成为唇腭裂治疗的重要内容。很多患者由于心理问题影响了正常的生活[1-2],恢复患者的心理健康是唇腭裂治疗的目标之一。在成长的过程中,家庭教育甚是重要,父母的教养方式直接影响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自我意识能较好地反映个体内在的特质及心理的健康状况。患者自我意识的形成受到家庭教育的重要影响,特别是对于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这一特殊群体,其个体的发展非常复杂、充满矛盾,对自己的人格特征、情绪特征过分关注,很难把控自己的情绪,从而长期处在一个矛盾的心理状态中[1-2]。深入了解唇腭裂患者及其家属的心理特点,有助于对青少年唇腭裂患者实施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进一步提高唇腭裂序列治疗水平。1材料和方法1.1研究对象选取2016年1—12月在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病房住院治疗的11~25岁的400例青少年唇腭裂患者为研究对象,并获得患者知情同意。纳入标准:1)符合诊断标准的唇裂、腭裂、唇腭裂患者;2)意识清楚合作,能进行语言或书面沟通。排除标准:1)精神异常及智力障碍者;2)听力障碍者;3)不能正确理解题项,不能完成问卷者;4)不愿参与本研究者。1.2研究方法1.2.1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问卷调查采用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量表[3]进行问卷调查,了解唇腭裂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的现状。调查项目包括患者的一般情况(年龄、性别、职业、文化程度、生活环境、班干部)和自我意识的5个维度(自我评价、自信心、他人评价与心理承受力、人际关系、亲子关系)。5个维度共有68个条目,每个条目0~9分,按照问题同意的程度递增,完全不同意为0分,完全同意为9分。1.2.2父母教养方式问卷调查采用岳冬梅1993年修订的父母教养方式量表(Egna Minnen av BarndomsUppforstran,EMBU)[4]进行父母教养方式调查。教养方式包括情感关爱、过干涉保护、拒绝否认、惩罚与严厉4个维度,共66个条目,分为父母两部分。每个条目1~4分,分别为从不、偶尔、经常、总是。1.3统计学处理回收问卷后,采用Epidata软件进行资料建档,SPSS 19.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采用秩和检验、t检验、方差分析等进行组间比较。对父亲与母亲教养方式间的相关性、父母教养方式与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间的相关性进行Spearman相关分析。本次调查共发放400份问卷,400份全部收回,剔除填写的个人信息不完整问卷20份,共获得有效问卷380份,有效率达到95%。2.1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的分布特征青少年唇腭裂患者自我意识的分布特征见表1。统计分析表明,不同年龄、职业的青少年唇腭裂患者在自我评价、自信心及人际关系等维度上有统计学差异,11~15岁患者得分最高。不同文化程度的青少年唇腭裂患者在自我评价维度上有统计学差异,硕士及以上患者得分最高。不同生活环境的青少年唇腭裂患者在自我评价和亲子关系维度上有统计学差异,城市患者的自我评价得分高于农村患者,但亲子关系得分低于农村患者。担任班干部的青少年唇腭裂患者的自我评价、自信心、他人评价与心理承受力、人际关系得分均较高。2.2父母教养方式的比较父母教养方式的比较及相关性分析见表2。统计分析表明,父亲与母亲在情感关爱、过干涉保护、惩罚与严厉维度的得分存在统计学差异,母亲的情感关爱、过干涉保护得分高于父亲,惩罚与严厉得分低于父亲。父亲与母亲在情感关爱、过干涉保护、拒绝否认、惩罚与严厉维度的得分均存在正相关关系。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