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信”之内涵探析——以《论语》为中心

作者:张玉杰; 刊名: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冉起

【摘要】孔子主张四教:文、行、忠、信,重视"信"的价值,将其作为重要的教育内容之一。"信"在《论语》中共出现了38次,通过对《论语》文本的认真研读与分析,将孔子"信"之内涵概括为:与人为信、取信于民、以义取信、以学促信。在个体生活领域,孔子主张将与人为信作为调节无血缘关系的、身份大体平等的"朋友之交"的原则和依据;在政治领域,孔子首先要求统治者具备"信"德,取信于民,并教民以信;但孔子倡导的"信"是相对的、可变的,即要以义取信,点名了"信"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孔子进一步指出,个体必须通过"学"才能做到"以义取信",即主张以学促信。

全文阅读

孔子主张四教:文、行、忠、信,重视“信”的价值,将其作为重要的教育内容之一。“信”在《论语》中共出现了38次,其中36次是作为伦理概念使用的,在20篇中有16篇谈到了“信”[1]。汉代许慎在《说文》里将“信”解释为“诚也,从人,从言”。但在《论语》中“诚”与“信”并未连在一起使用,且孔子多言“信”,极少言“诚”,“诚”仅出现过2次。通过对《论语》的认真研读与分析,本文认为孔子“信”之内涵可以概括为:与人为信、取信于民、以义取信、以学促信。一、与人为信孔子主张,“信”是人际交往的重要准则。孔子将人之诚信类比为车之輗和軏。他指出,无论大车、小车都有辕与衡用来约束,但如果没有輗和軏,车就不能灵活行动。人类社会虽然有法律、道德、礼法、习俗的约束,但如果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很多事情也无法真正推进。“信者,贯通于心与心之间,既将双方之心紧密联系,而又使有活动之余地,正如车之有輗和軏。”[2](P43)“信”具有基础性的作用,孔子将“信”作为个体修身的重要内容之一,强调要以“信”作为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准则,并将忠信作为划分君子、小人的重要依据之一。所谓“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2](P35)《论语》中君子、小人有时以位指,有时以德指,这里则是将“忠信”作为区分君子、小人的重要标准之一,是一种德性上的区分。孔子主张君子行事要以忠信为依据,“人不忠信,则事皆无实,为恶则易,为善则难,故学者必以是为主焉。”[3](P52)因此,子张请教孔子如何才能通达处事时,孔子则要求子张反求自身,做到“言忠信,行笃敬”[2](P360),自然能够处事通达。“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2](P194)朱熹认为,“吾不知之者,甚绝之之辞,亦不屑之教诲也”[3](P102),即孔子认为张狂而不爽直、无知又不忠厚、愚笨又缺乏诚信的三种人是不值得教诲的,这三种人“不惟无可培育,抑或不可测知”[2](P195)。孔子认为,人与人交往贵在“信”,即“不逆诈,不亿不信”[2](P341),在人际交往中不能假设他人于己有诈,也不要猜测别人不诚实,而应当与人为信,否则自身就首先陷入了“不信”之境。孔子将自己的志向概括为“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2](P122),即能够使老者安于所养,使朋友信与所交,使少者怀之以恩。可以看出,孔子将“信”作为与朋友相处的重要准则。“信”适用于非血缘的、身份大体平等的关系,它是调节“朋友之交”的重要原则。子夏则将“与人为信”列为“学”的重要表现之一,并且明确将其适用领域限定在朋友之交内。“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2](P10)即侍奉父母要竭尽全力,侍奉国君要恪尽职守,与朋友交往要言而有信。“信”是言与行的统一。孔子指出,守信不仅是言语上的,还要体现在行动上,即判断一个人是否“信”,不能“听其言而信其行”,而要“听其言而观其行”[2](P107),看其能否做到言行一致。“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2](P95),古人不轻言,以行不及言为耻。“君子之于言也,不得已而后出之,非言之难,而行之难也。”[3](P72)正因为言易行难,君子必须谨言慎行。孔子也是在这个意义上强调,“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2](P96)、“敏于事而慎于言”[2](P17)、君子“先行其言而后从之”[2](P35),即孔子要求君子必须正确处理与把握言行关系,因君子重信,所以少言、慎言,外在表现好似木讷、愚笨,但表象背后是君子的重信求仁。孔子直截了当地指出,“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2](P339),君子以言行不一致为耻,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