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没有再追“10W+”

作者:肖岳; 刊名:法人 上传者:闫永明

【摘要】<正>围绕着以微信公号为代表的新媒体,来自资本层面的收购时有发生。而在资本层面备受青睐的背后,以微信公号等为代表的新媒体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以前我们学新闻时,老师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但后来我发现可能部分自媒体对这个论断的理解有点‘误会’。"在传统媒体从事新闻采编工作多年的老张向《法人》记者苦笑道。老张边说着,边打开了关注的众多微信公号中的一家,其于当日刚推送不

全文阅读

围绕着以微信公号为代表的新媒体,来自资本层面的收购时有发生。而在资本层面备受青睐的背后,以微信公号等为代表的新媒体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 0“以前我们学新闻时,老师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但后来我发现可能部分自媒体对这个论断的理解有点‘误会’。”在传统媒体从事新闻采编工作多年的老张向《法人》记者苦笑道。老张边说着,边打开了关注的众多微信公号中的一家,其于当日刚推送不久就已达“1W+”的一篇文章,文章标题为“×××(一类群体),30岁之前一定要学会做这件事。”老张说,看到标题觉得很好奇,结果点开一看,文章前段是讲述这类人的特性,潦草几笔带过后,发现文章中所说的“这件事”是指“阅读”,并且此后竟直接由“工作繁忙,需要更好地利用碎片时间”,转而向读者推荐一款有声读物App。“但毕竟是用在广告营销上倒也无伤大雅,与一些极端的公号在报道社会事件上采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策略相比,这已经算是比较‘规矩’的了。”老张感慨道。在老张感慨的背后,作为新媒体的编辑,小王也有自己的苦衷。小王坦言,在报纸、杂志以及电视节目作为主要信息载体的那些年,用户有足够的时间去深度接受信息,但在互联网时代下,智能终端普及,尤其是手机时代后,海量内容和用户的阅读时间及注意力却被打散成了碎片。“当然,你可以说‘标题党’不是‘10W+’文章的标配,公号优质与否,终究还是以‘内容为王’,但作为新媒体的从业人员,毕竟阅读量、点击率等数据的背后,与自身业绩考核息息相关,这是摆在当前的现实。”小王说道。“标题党”的没落诚然,正如前文小王所言,那些年,人们像追剧一样,沉迷于追逐浏览各种“10W+”的爆款文章中乐此不疲。仿佛在热映电影、流行美剧这些耳熟能详的能够成为拉近人们彼此间距离的话题外,又凭空多出了一个选择。不可否认,无论是早期还是当下,“10W+”中不乏一些优质的原创内容脱颖而出,而在初期,“励志鸡汤”类的文章更是成为早期“10W+”中的主力军,随后由于受众“干了太多碗鸡汤”,逐渐“鸡汤”变得不温不火。此后,以“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等为代表的“标题党”出现在了“10W+”的队列中,如果说“鸡汤文”是以暖心打动受众,“标题党”则是以套路得人心。当你满怀期待地读完那些以“震惊!……”“99%的人不 21知道”为标题的推送内容时,你会惊奇地发现,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标题党”在“10W+”行列中存在的时间最久,甚至即便是今日,仍是一些公号发布的“10W+”文章的“标配”。而“标题党”的优势,正如有些畅销的微信公号营销课程中所介绍那样,“能够抓人眼球,吸引受众点击”。但很遗憾,“标题党”的弊端在这些课程中并未提及,而恰恰是这些“弊端”,既成就了“标题党”的昔日辉煌,也使“标题党”的套路不再那么得人心。“标题党”利用受众好奇心的同时,虽成就了文章的阅读量,但受众被标题吸引点击后,发现阅读了驴唇不对马嘴的文章,好奇心转为郁闷,甚至转而愤怒,而显然“让受众觉得自己蠢”对于任何事而言,都不是明智之举,以致在被“蒙”了多次后,用户对于但凡冠以“震惊”等标题的推送文章,关掉的频次多于了打开,自此“标题党”的地位在“10W+”的阵容中也略显落寞。“以微信公号为代表的自媒体,有些过度关注于追求‘10W+’和关注人数等参数,当然这种现象是基于众多公号对于受众人群拓展的竞争需求,但除了‘标题党’这种方式外,还有一些公号发布的内容存在低俗,甚至打色情擦边球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指出,一些新媒体认为越是耸人听闻,越能显得鹤立鸡群引起读者关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