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危不救犯罪化的法理学思考

作者:杨馥溢; 刊名:法制与经济 上传者:陈清锋

【摘要】见危不救犯罪化不仅是一个刑法学问题,更是一个法理学问题,其本质是如何看待法律与道德的关系。法律与道德的"分离说"认为,在法律与道德之间存在一条分界线,道德问题应依靠个人良心自省,与法律无涉。"结合说"认为,法律的正当性植根于法律的道德性,主张法律必须体现人类所共同遵循的道德文化。文章以见危不救犯罪化为切入点,研究法律与道德在某种范围内的契合和分离,期待道德领域中的某些重大道德义务能上升为法律义务,以期更好地规制国民行为并引导良好社会道德风尚的形成。

全文阅读

刑法论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Legal Economy 法律与道德的关系在很早以前便进入了人们的研究视野,在始于1957年4月的那场著名的“哈富论战”中,哈特的“分离说”与富勒的“结合说” 的辩论余热持续了28年,虽然早已于1985年落幕,但每当实践中遇到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时,面对法律与道德之关系,仍需沿着前人思考的轨迹,重新进行审视与思考。 当今社会,道德已逐渐退缩到私人领域,人们对陷入危难之人视而不见是一种普遍的集体精神缺失,要想扩大道德的影响面,进而辐射到所有领域,就必须通过法律来补充。见危不救犯罪化有着深厚的法理学基础,社会控制理论、自由的限度问题以及法律与道德结合说均为其提供了正当性依据。但对于其他一些纯粹的个人道德义务,则不能用法律来规制。所以,法律与道德的关系随着时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在某些必要的时机,不排除某些重大道德义务从道德领域中脱离,进而归入法律领域的可能性。 我国就法律和道德之关系问题,已有众多学者进行了较为充足、多维度的研究。例如,范忠信教授以借鉴引入欧美国家的危难救助制度为切入点,呼唤道德入法,强化我国精神文明建设。①孙笑侠教授则论述了“哈富论战”的现代启示以及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中处理好法律与道德的关系。②冯作成则主要从刑法学的角度研究刑法与道德的关系,着重探讨了道德入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③ 一、法律与道德的关系 在西方法律思想史上,关于法律和道德两者间关系的内在争论,一直未有平息,尤其是二战结束之后,随着自然法学的复兴和新分析法学的产生,西方法学在20世纪50-60年代达到了鼎盛时期,西方法学史上的三次论战皆发生于这个阶段。其中在影响最为深远也最为著名的“哈富论战”中,以哈 佛大学法理学教授富勒为首的自然法学派和以英国法理学家、新分析法学派创始人哈特为首的实证法学派就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论学说及流派。 (一)自然法学派:法律的道德性 自然法学派认为社会生活中主要存在着自然法与实在法这两种法律,自然法是自然万物存在的规则,是先于自然万物而存在整合秩序,其实质是道德法则。两者之间就产生的先后关系而言,自然法先于实在法而存在,人类在国家产生之前,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自然法便已经存在;而实在法则产生于国家成立之后,为规范社会秩序经国家立法机关所制定并带有强制力之行为规范。从效力上而言,自然法是凌驾于实体法之上的指导法和规范法。④ 古典自然法时期,思想家和法学家们普遍认为,所有人都享有“天赋人权”。古典自然法学派认为,“自然法”与“人类理性”有着天然的、逻辑上的必然联系。可以说“自然法”就是“理性” 的体现,它构成了正义的基础,这一时期自然法理论带有浓烈而鲜明的理性主义色彩。⑤新自然法学派最为突出的代表人物富勒则认为:“法律要赢得人们的尊重则必须要具备某些值得人们尊重的东西。”⑥基于此,富勒提出了法律与道德的“结合论”。⑦并由此确立了“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之原则。 (二)实证法学派:法律与道德的分离 实证法学派与自然法学派相对立。奥斯丁指出:“法律的存在是一回事,它的好坏是另一回事。”实证主义认为,只有把带有主观价值因素的应然法从法律现象中分离出去,才能以科学的方式进行法律研究。⑧这一观点被称之为“法律与道德的分离说”。 “分离说”追求法律的清晰性,希望给法学赋予一个客观、具体的研究对象。哈特也是“分离说”的坚定捍卫者。⑨但“分离说”最大的弊端在 见危不救犯罪化的法理学思考 ●杨馥溢 (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2) [摘 要]见危不救犯罪化不仅是一个刑法学问题,更是一个法理学问题,其本质是如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