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规模化经营对城镇化与农民收入的影响研究

作者:胡雍;张敬石;苗苗; 刊名:世界农业 上传者:王守祥

【摘要】近年来中国农业机械化水平越来越高,传统小规模分散式的农业发展模式生命力减弱,土地规模化经营趋势越发明显。本文以土地规模化经营模式的典型代表——农业园区为例,构建两部门生产模型,结合美国农业规模化数据分析土地规模化经营对城镇化与农民收入的影响。结果发现: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的程度取决于农业园区全要素生产率、国家工业化进程和土地租金等因素;土地规模化会促进城镇化进程,但这种作用呈边际递减态势;土地规模化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但前提是农业园区全要素生产率比较高。

全文阅读

(1)城镇化率由1978年的17.92%上升到2013年的53.37%。3.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业农村部创意农业重点实验室杭州310021)1引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以均田承包为主要特征的土地制度为快速提高中国农民收入、支持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贡献卓越。但是随着改革红利的逐渐释放,中国步入工业化中后期,城镇化水平超过50%(1),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农民收入结构也发生重大变化,出现了农业比较收益低、农地撂荒严重等现象。目前,中国土地细碎化的局限性日益暴露,多方面的压力倒逼农业规模化经营。近年中国农产品的成本和价格迅速上升,主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的国内市场价格已明显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分散、小规模的土地经营方式凝固化,中国农业也难逃东亚小农国家和地区农业发展“小规模、高成本、高价格、低竞争力”的困境[1]。总体来看,农村土地规模化经营已成为当前中国农业生产的趋势,也是促进中国农业增值提效进而推动城镇化的重要途径。中国各地正逐步建立和完善土地确权登记以及土地流转市场,鼓励专业大户等多种经营主体开展经营。那么,对于中国农业来说,土地的规模化经营边界在哪里,农业土地规模化经营对城镇化与农民收入有何影响?这些问题还有待进行专门研究。对于农业规模化的定义,速水佑次朗和拉坦[2]等认为,农业规模生产是一种生产投入要素与产出价格的相对变化引起的技术和制度的变迁,进而导致的农业生产的优化。国内外对于农业规模化的研究可以归结为以下方面:(1)在看待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的问题上有质疑和肯定两种观点。其中质疑一方的依据往往是其研究发现土地规模对农业生产效率无明显影响甚至存在反向关系(蔡基宏,2005[3];刘凤芹,2006[4]),而肯定一方则从发展现代农业、提高经济效益等不同角度论述了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必然性[5-6]。(2)农用土地的“适度”规模经营边界是多少,学者们从不同角度给出不同解答。部分学者从定性角度给出了最适土地经营规模的范围[7-10],有的学者则从定量角度出发测算了中国农业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的具体数量,如钱克明和彭廷军(2014)测算得出中国北方适度规模经营为120亩、南方为60亩[11]。(3)在肯定农业规模化趋势的基础上,探讨土地规模化和城镇化的关系。学术界普遍认为,农业经营规模是城镇化的必然要求,城镇化亦为农业实现规模经营创造条件(Mellor,1996[12];范德成和王韶华,2011[13];李杰和张光宏,2013[14])。(4)在农业规模化经营和农民收入关系方面存在正反两方面的观点。其中持肯定观点的学者多认为,农业规模化经营能够通过提高农业产出水平、土地流转等方面促进农民收入(Wan等,2001[15];王春超,2011[16]);部分学者对此持怀疑态度,如李功奎和钟甫宁(2006)的研究证明土地细碎化增加了农户种植业的收入水平[17],许庆等(2008)[18]、汪光焘(2002)[19]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通过文献回顾可以看出,相关研究较为充分,对本文写作多有助益,但也存在某种形式的留白。以往研究往往忽略了小规模经营农户和规模经营主体间的效用差异、农业和工业两个部门的相互作用,且主要集中在理论政策研究或者小规模的调研数据分析,由此得出的结论和政策含义的广适性值得商榷。基于此,本文以土地规模化经营模式的典型代表——农业园区为例,构建农业和工业两部门生产模型,推导农业园区的最优土地经营规模,结合中美两国农业规模化数据分析土地规模化经营对城镇化与农民收入的影响,以期扩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