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戈夫曼的设特兰岛研究

作者:王晴锋; 刊名: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马建华

【摘要】欧文·戈夫曼关于设特兰岛的民族志研究采取了与当时芝加哥社会学派热衷的城市研究完全不同的路径。这是一项关于孤岛社区的谈话互动研究,戈夫曼视之为社会秩序的一种类型,由此他提出关于社会秩序的基本模型,并用以解释具体的互动行为。戈夫曼的田野调查的意图是为了研究岛民在与他人进行社会互动时遵循的行为规到,进而分析面对面互动的实践类型。他的兴趣并不在于设特兰岛社区这一特定的民族志田野点,而是在于互动实践的普遍特征。戈夫曼认为微观人际互动不仅充斥着博弈与算计,它还包含仪式和道德。设特兰岛研究为戈夫曼奠定了深厚的学术根基,在此基础上完成的博士论文几乎囊括了他毕生的研究主题,诸如博弈、谈话、仪式、自我和互动秩序等。

全文阅读

一、恩斯特:作为田野点1949年12月到1951年5月,戈夫曼在英国设特兰群岛最北部的恩斯特岛进行民族志研究。在这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戈夫曼在爱丁堡、巴黎、芝加哥等地来回穿梭。他实际在岛上进行田野作业和生活体验的时间为12个月,这也是比较典型的人类学调查的一个周期。恩斯特岛因英国小说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描写的珍宝岛地图而闻名世界,许多游客慕名而来,观赏高纬度的风俗人情。恩斯特岛位于苏格兰以北大约100英里,其东部是鲍尔塔海湾。该岛的纬度比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还要高,因此,岛上冬季的白天很短暂。恩斯特岛的面积不大,整个岛屿是一大块9英里长、4^a宽的矩形巨岩。岛上土质稀松,稀薄地覆盖在岩层上。在戈夫曼开展研究之时,整个恩斯特岛大约有300户人家,总人口大概在一千人左右,绝大多数为土生土长的新教徒。岛上一马平川,几乎没有高大茂密的林木可以阻挡和隔离地形。由于受到气候、地质等自然条件的限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ErvingGoffinan)以拟剧论为世人所熟知,然而他早期的研究却鲜为人知。20世纪40、50年代之交,戈夫曼只身远赴英国北部的设特兰岛从事田野研究,这与当时芝加哥社会学派通常以大城市作为天然实验室进行的都市民族志调查迥然不同。对于很多安居书斋的学者而言,戈夫曼的他乡研究似乎颇具骑士风范与浪漫色彩。1953年,在这次田野调查的基础上,戈夫曼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一个岛屿社区的沟通知为》(Communication Conduct in an IslandCommunity),并顺利获得了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学位。戈夫曼关于设特兰岛社区居民互动的研究为他奠定了深厚的学术根基,也使他获得了跨文化比较的视野,在此后三十余年的学术生涯里,他逐渐展开的研究主题以及不少关键概念和术语已经出现于该研究之中。正是鉴于这项基础性研究的重要性,本文拟专门对它展开探讨,包括田野点的介绍、研究意图与田野进入、主要研究内容以及戈夫曼关于谈话互动的普遍性解释框架等。 制,恩斯特岛维持着最低限度的农业经济,只种植少量果蔬。一般的小农场主家除了几英亩耕地之外,还会养殖一些羊、马和牛之类的牲畜,但是并贫療的草场资源限制了畜牧业的进一步发展。岛上的鱼类和羊肉相对较为充足,当地居民经常与海航的水手们进行交易。此外,政府还会以农业补贴、失业补助等形式资助岛上居民的日常生活。在这个人口稀少、结构简单的孤岛社区中,社会关系和身份地位一览无遗地在日常生活中展露出来。恩斯特岛分为三个人口数量大致相当的社区,每一个社区有公共会堂、邮局、学校、教堂以及杂货店等公共设施。戈夫曼调查的是其中一个社区:鲍尔塔桑德,它被化名为迪克森(Dkon)。1905年之前,鲍尔塔桑德曾是设特兰地区最重要的鲱鱼港口。195(阵前后,迪克森的居民不到300人,大约100户,并且都是清一色的白人。岛上的居民自我划分为两个群体:少数受过公学教育的“绅士阶层”和广大平民阶层或自耕农。亚历山大(Alenander)家族与雷恩(Wren)夫妇一家属于绅士阶层,他们形成自己的朋友圈,保持着独特的生活方式,并与其他人保持社会距离。戈夫曼主要关注平民阶层的社会生活中发生的各种事件。在田野调查期间,戈夫曼努力使自己成为被迪克森社区接纳的普通成员。迪克森经常组织一些大众参与的娱乐活动和面向整个共同体的邻里互助行为,该传统使戈夫曼得以观察、参与和记录各种形式的社会互动。戈夫曼花了大量时间观察迪克森的公共场所,他参与一些社交活动,在这些地方,当地人频繁地发生面对面的互动。戈夫曼是社区公共会堂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