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教养方式与农村初中生学业延迟满足关系的研究

作者:陈任;李康乐; 刊名:考试研究 上传者:王崇庆[1]

【摘要】为探讨父母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满足能力的关系,采用《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和《中学生学业延迟满足问卷(ADOGS)》对张掖市甘州区某中心学校初中部的185名学生进行调查研究,结果表明:(1)母亲过分干涉、过分保护和拒绝、否认维度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父母教养方式的拒绝、否认和惩罚、严厉维度在不同年级上均存在显著差异;父亲教养方式的惩罚、严厉维度和拒绝、否认维度在父亲文化程度上均存在显著差异;母亲偏爱维度在母亲文化程度上存在显著性差异;父母教养方式的各维度在父母职业上均不存在显著差异。(2)农村初中生学业延迟满足能力在性别和年级上均存在显著差异,且初二是学业延迟满足能力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在父母文化程度和父母职业上均不存在显著差异;(3)农村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满足之间有着紧密联系,积极的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满足呈正相关,消极的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满足呈负相关。本文还从学生、父母、教师、学校四方面提出提高学生学业延迟满足的建议。

全文阅读

一、引言 学业延迟满足是学生在学习情境中甘愿为更有价值的长远结果而放弃即时满足的抉择取向,以及在等待期中展示出的自我控制能力[1]。学业延迟满足能力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有重要影响,因此,培养良好的学业延迟满足能力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初中生心理不断成熟,在社会环境中所面临的形形色色的诱惑越来越多,对父母的监管也出现了逆反心理;另一方面,已有研究表明中学生父母的教养方式、学生的自我价值感与学业成绩两两之间存在显著相关[2]。 查阅文献发现,当前以农村初中生作为研究对象,探究其学业延迟满足和父母教养方式的文献较少。综合当前研究现状和调查条件,本研究选取张掖市甘州区某中心学校初中部学生作为调查对象。该校有着悠久的办学历史,现有学生965名,教师95名,学校配备各类型实验室及教学功能科室36个,在信息化建设、德育工作、文化建设、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等方面获得多项省、市荣誉称号,是一所在张掖市农村地区有着较好办学条件、办学效益和影响力的九年一贯制学校。学校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住校生,其余学生大部分来自周边乡镇,父母多从事农业生产或外出打工,所以,结合学校办学水平和学生家庭背景,本研究调查对象具有较高代表性。本研究将通过调查农村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 满足的关系,探究父母教养方式对学业延迟满足的影响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以期提高学生学业延迟满足能力,促进学习成绩的进一步提高。 二、研究对象与方法 本研究采取分层随机抽样的方法,以班级为单位进行集体施测,对张掖市甘州区某中心学校初中部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210份,回收200份,回收率为95.2%;经过筛选共获得有效问卷185份,有效率为92.5%。被试基本信息如表1所示。 1. 研究对象 2. 研究方法与工具 本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使用我国学者岳冬梅等人本土化修订的《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来调查父母教养方式。该量表中父亲教养方式由58个题目组成,共有6个因子,分别是父亲情感温暖与理解、父亲惩罚严厉、父亲过度干涉、父亲偏爱被试、父亲拒绝否认、父亲过度保护;母亲教养方式由57个题目组成,共有5个因子,分别是母亲情感温暖与理解、母亲过度干涉与过度保护、母亲拒绝否认、母亲惩罚严厉、母亲偏爱被试。此量表采用四点记分法,从“从不”到“总是”分别记分1、2、3、4(反向计分题目除外),该量表总体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1,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3]。采用李晓东(2005)修订的《中学生学业延迟满足问卷》(ADOGS)来调查学生学业延迟满足能力,该问卷包括9种不同的情景,九种情境都与中学生的学习生活密切相关。问卷采用四点计分方式,从“肯定选A”到“肯定选B”分别计分1、2、3、4(反向计分题目除外)。该量表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76[4]。对调查所得数据使用SPSS18.0进行管理、统计,统计方法包括描述统计、相关分析、t检验、F检验、回归分析等。 三、农村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学业延迟满足关系的调查结果 1. 农村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的调查结果(1)农村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的基本现状 对父母教养方式量表中父亲教养方式和母亲教养方式各维度进行描述性统计并分析后发现:在父亲教养方式的6个维度中,父亲情感温暖与理解维度(F1)均值为52.35,父亲惩罚严厉维度(F2)均值为22.11,父亲过分干涉维度(F3)均值为22.31,父亲偏爱被试维度(F4)均值为10.70,父亲拒绝否认维度(F5)均值为10.96,父亲过度保护维度(F6)均值为14.56;在母亲教养方式的5个维度中,母亲情感温暖与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