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铁军教授运用扶阳益气法治疗肝癌发热临床经验

作者:林杰;邓厚波;沈东;赵洪梅;刘铁军; 刊名: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 上传者:陈桂吉

【摘要】<正>刘铁军,二级教授,长春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级名老中医,第四、第五、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室指导老师。1988年师从于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及吉林省中医终身教授阎洪臣教授,从事肝病诊疗工作40余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运用中医中药治疗肝癌发热亦有独特见解。

全文阅读

刘铁军,二级教授,长春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级名老中医,第四、第五、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室指导老师。1988年师从于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及吉林省中医终身教授阎洪臣教授,从事肝病诊疗工作40余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运用中医中药治疗肝癌发热亦有独特见解。发热在癌症晚期患者中较为常见。癌性发热多属虚症,认为其病机属气虚、阴虚、瘀血内阻所致。而刘师认为久病耗伤阳气,误用或过用寒凉性味药物均可导致阳气不足,虚阳外浮而见发热,必须注意辨识和治疗阳虚发热。刘师运用扶阳益气法代表方剂再造散治疗中晚期肝癌发热效果良好,现将其经验报道如下。1病因病机中医学认为癌性发热属于“内伤发热”范畴,是由恶性肿瘤引起机体脏腑功能失调,气血阴阳亏虚,正虚邪实所致[1],内伤发热病因繁多,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多数为本虚标实。阳虚为基本病机,临床表现以发热而欲近衣加被,恶寒为主,或发热,热势高低不一,时发时止,余症可见乏力、少气懒言、纳少便溏、舌质淡体胖大、苔白、脉沉细无力、沉迟等。2治疗原则《素问·生气通天篇》云:“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道出了阳气的重要性。《景岳全书·杂证谟》:“无根之热者,宜益火以培之”,已记载了古代应用温热性味中药治疗发热。《重订通俗伤寒论》:“阳虚者阴必盛,阴盛者气必弱”,阐明“阳”与“气”的关系密切。刘师继承前人思想,应用扶阳益气法治疗肝癌发热。因癌性发热的病因病机错综复杂,尚需针对血、阴、水的虚实变化而分别侧重于活血、养血、滋阴、利水的治则。3基本方药及加减法再造散出自《伤寒六书·杀车槌法》卷三,明·陶华所著。原用于治疗“头痛发热,…恶寒,无汗…,汗不出者”。因阳虚无汗,此方可使汗液再出,由此得名为再造散。功用助阳益气解表。现多改为汤剂广泛临床应用。刘师从阳虚气弱立论,临床中选用再造散加减,方药:党参15~30g、黄芪50~80g、炙甘草10g、附子5~10g、桂枝10~20g、羌活10~20g、防风10~20g、川芎10~20g、白芍20~30g、细辛5g、生姜、大枣各15g。方中用芪、参益气,附、桂破阴,以治阳虚气弱。细辛、羌活、防风以散阴寒。芍药和营,其寒凉之性以制温燥之性。姜枣健脾助汗,甘草调配诸药。若瘀血内阻,加红花、赤芍、桃仁;腹水者加土茯苓、白术等;气滞者加柴胡、香附、青皮;蜈蚣、守宫、半边莲、半枝莲、虎杖、白花蛇舌草、破除留滞于肝络的热、毒、瘀等病理产物。此为刘师治疗肝癌发热的基础方[2]。4.病案举例病案1:患者程某,女,52岁,退休。2016年11月24日初诊。主诉:间断性右胁肋疼痛半月余,加重伴发热2天。半个月前患者因进食油腻后出现右胁肋疼痛,就诊于当地医院经肝胆脾MRI明确乙型肝炎肝硬化,原发性肝癌。2天前因劳累后胁痛加重并伴有发热。自行服用退热药后仍反复发热,现症:发热,恶寒,体温最高达39.2℃,多午后发热,右胁肋疼痛,乏力,腹胀,饮食不佳,睡眠尚可,小便黄,大便成形,1次/d。舌质暗红,苔薄,脉沉迟无力。既往乙型肝炎病史约14年余,乙型肝炎肝硬化病史2年。中医诊断:内伤发热,阳虚发热夹瘀。西医诊断:原发性肝癌。治则:扶阳益气,化瘀止痛。处方:再造散加减:炙甘草、桂枝、羌活、煨生姜、大枣各15g,党参、防风、川芎、白芍、红花、赤芍各20g,黄芪50g,附子、细辛各5g。上方3付,水煎取汁300ml分两次服用。二诊:服药后恶寒减轻,体温波动于37.3℃左右,乏力好转、仍有胁肋疼痛、腹胀,舌质暗、苔薄、脉弦。故在原方基础上加用柴胡、枳壳各15g,半边莲、半枝莲、虎杖、白花蛇舌草各15g。上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