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下职业教育要素配置的优化

作者:胡重庆; 刊名:江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陈琳琅

【摘要】职业教育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最主要的人力资源供给侧之一,其专业设置、课程设置、师资和生源结构等要素配置扭曲导致了职业教育供给侧的结构性浪费和结构性缺失并存,其根源在于行业企业职业教育主体地位缺失以及劳动就业制度与职业教育制度的分离。为此,宜建立教育性企业制度以落实现代学徒制,实现职业教育的有效供给;大数据监管市场需求,统筹规划专业设置,实现精准供给;建立国家资格制度,促进普通高等教育和职业高等教育融通,实现创新供给;培养双师素质型教师,构建双师结构型教师队伍,实现优质供给;提高技术技能型人才工资待遇,培养工匠精神,实现个性供给。

全文阅读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理论基础,将结构管理作为改革的理论基点和战略突破口,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1]教育作为人力资源的供给侧,其供给的质量和效率直接影响经济社会发展,而职业教育又是与经济社会发展联系最紧密的教育类型。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首先需要反思现行职业教育诸多要素配置中存在的问题,进而深入挖掘职业教育要素配置扭曲的原因,最后探寻提高职业教育全要素生产率的职业教育供给侧改革的可行路径。一、职业教育供给侧的要素配置扭曲从举办方式来看,当前我国职业教育的主要供给主体是政府和社会力量,其中政府是职业教育的主要供给者,占主导地位[2],各级各类职业院校是职业教育的具体实施主体。职业院校的诸多发展要素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制约着职业教育供给质量和效率的提高。 第一,职业院校的专业设置与市场需求不匹配。当前仍有不少职业院校在从众心理和思维定式的影响下,在专业设置方面追求大而全,喜模仿,一哄而上办热门专业;热衷于增添学科、扩充专业,尤其是一些专业设置门槛较低,办学成本较小的文科专业;没有做扎实的市场调研和科学论证,所办专业与市场不对接,缺乏特色。据调查,广东省高职院校三产专业设置超出产业需求19.51%,二产专业设置却短缺14.51%;全国高职院校中开设专业重合最多的分别是财经类、电子信息类、文化教育类和制造类,重置率高达60%-80%。[3]这种盲目、跟风、随意化的专业设置与区域产业结构失衡,专业链与产业链脱节,导致了人才供给的同质化,对技术要求不高的中低端人才供应“产能过剩”,高技能型人才缺口较大,职业教育人才供给的结构性浪费和结构性缺失并存。第二,职业院校学问导向的课程设置与职业教育的培养目标不匹配。当前,仍有不少职业院校课程设置采用的是学问导向模式:专业课程由以理论知识为主体,按照知识本身的内在逻辑组织起来的学科课程组成,对应的课程结构是应用模式,课程实施主要在课堂这样的去情境化的场所展开。这种课程模式中虽然也有实践,但这种实践往往是一次性的、终结性的,处于验证或巩固理论知识的次要地位。显然,这与职业教育培养“会做的职业人”的目标不匹配。此外,在普通文化课的开设上,职业院校存在着普通文化课程“基础化”或“职业化”的两种倾向,尽管二者具体的表现形式不同,但问题的本质相同,即忽略了普通文化课程在职业教育中的独立地位和独特价值——将劳动者培养成具有当代社会文化底蕴的完整的人。显然,上述两种倾向与职业教育培养“完整人”的目标不匹配。第三,职业院校的师资结构与职业教育的特点不匹配。为突出职业教育实践性的特点,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就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政策措施以推进双师型教师的培养。关于双师型教师,主要有两种理解:一种是从个体教师兼具理论素养和实际动手能力双重素质的角度认识,另一种是从双师型教师队伍的角度认识。现实中,职业院校师资队伍中具备双师型素质的教师比例偏低,质量不高。2015年中国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年度报告数据显示:“双师素质教师比例由上年度的57.2%提高到59.2%;高职专任教师下企业实践天数由上年度的25.9天增加到27.8天。尽管如此,‘双师型’教师数量不足、专任教师生产实践经验欠缺,仍然是制约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提升的瓶颈之一。”[4](P20)尽管国家倡导职校教师到企业参与生产实践,但现实中缺乏规范的管理,不少职校教师通过考证的方式取得了相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