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三条的一点思考

作者:曾永攀; 刊名:才智 上传者:王福林

【摘要】人与环境关系的问题,是历来备受学术界关注的问题。马克思在批判机械唯物主义关于"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观点的基础上,提出人与环境、主体与客体辩证统一的思想,其中,实践是二者统一的基础。这一思想对现代教育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全文阅读

人文高地 Cultural Highlands 182 ︱才智·Ability And Wisdom ︱ 2018 ︱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下简称《提纲》)第三条中对法国机械唯物主义关于环境与教育的思想进行了强烈的批判,系统阐述了人、环境、教育与实践的关系问题。 一、法国机械唯物主义环境决定论的困境 马克思在《提纲》第三条中提到的“唯物主义学说”主要是指十八世纪的法国机械唯物主义,他们的代表人物是爱尔维修和霍尔巴赫等人,他们是环境决定论者。他们认为决定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不是地理环境,而是社会环境,即社会的政治形式、法律制度、教育、舆论等上层建筑,而其中又以政治、法律和教育为主要的因素,它们决定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 爱尔维修的功利主义思想导致了他在社会历史领域内持环境决定论的观点。他认为人的情感有两种,一种是自然赋予的,一种是社会环境造就的,自然赋予的情感是不可改变的,那么结论就只有一种,那就是人的情感是由社会环境决定的,我们应该创造一个与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相一致的社会环境。他是一个多元决定论者,他认为影响社会环境的因素并不是单一的,在影响社会环境的诸因素中,他首先强调政治在社会环境中的决定作用,他认为民族的性格由政治形式所决定。爱尔维修指出“经验证明,各个民族的性格和精神是随着它们的政治形式变化的 ; 一种不同的统治轮流给予同一个民族以高尚的或卑下的、坚定的或轻浮的、勇敢的或怯懦的性格”;其次,他强调法律在社会的发展中的作用非同小可,“由于缺乏良好的法律,才处处燃起贪图巨富的欲火”;最后又强调教育,“人们在一种自由的统治之下,是坦率的、忠诚的、勤奋的、人道的 ; 在一种专制的统治之下,则是卑鄙的、欺诈的、恶劣的、没有天才也没有勇气的,他们性格上的这种区别,乃是这两种统治之下所受教育不同的结果”,但爱尔维修始终没有明确指出一个最后起决定性的因素。霍尔巴赫认为,人一出生就像一张白纸,无所谓善恶,虽然现实生活中有的人谋财害命、强奸杀人、无恶不作,而有的人宽厚仁慈、诚实守信、大公无私,但这都是由外部环境所造成的,是教育、榜样、言语、灌输的观念、习惯等外部环境造就了人的品格。如果人们要追问:这些外部环境是由什么造成的呢?霍尔巴赫的回答是:“我们行为的好或坏,永远取决于那些由我们造成的或别人给予我们的观念的真或假” 这样,他就陷入了“环境决定思想,思想决定环境”的怪圈。 法国唯物主义者认为环境和教育决定一个人的性格、品德以及人格,决定一个社会的风貌、一个民族性格,决定社会的发展。一个好的政治、法律制度使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井然有序、和谐美好。于是,政治、法律制度就被他们夸大为决定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因素。他们指出政治、法律制度的产生是人的理性的结果;人的理性又被认为是认为是教育的结果。法国唯物主义者认为教育是全能的,“幸福既取决于支配人们生活的法律,也取决于人们所接受的教育”。法国唯物主义者认为好的政治、法律制度是少数天才或伟大人物的理性和意见的产物,由此便推出“意见支配世界”、“英雄创造历史”的结论,这同“人 是环境的产物”这个观点完全相反,最终走向了自己的反面。“这种学说必然把人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凌驾于社会之上”,法国机械唯物主义在历史观上陷入了“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主义观点。 18世纪的法国唯物主义者提出的“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 的观点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这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一定的联系,18 世纪的欧洲封建神学和唯心主义依然占有一定的地位,这个观点在当时反对宗教神学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同时对于批判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