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新闻报道中的困境与出路

作者:江昀;蒋芯宇; 刊名:青年记者 上传者:胡小艳

【摘要】<正>在二十多年前,记者只要带着笔和相机,就可以进行环境新闻报道。环境问题易于识别也易于描述,站在任何一条大江大河上的不同地方,人们可能会发现河上漂浮着多种多样的东西,包括黏合剂、染料、油漆或是其它东西,这些东西能告诉人们附近河边开设了什么工厂。随着环境形势的变化,雾霾、酸雨、有毒废弃物等新名词渐渐为人们所熟知。但鲜有记者能够意识到,在以前那些看似清楚的报道中暗藏危机,今天在报道环境问题时,遇到的挑战要大得多,原因有很多。因为大多数显而易见的问题都已经报道过,剩下没报道的有关污

全文阅读

在二十多年前,记者只要带着笔和相机,就可以进行环境新闻报道。环境问题易于识别也易于描述,站在任何一条大江大河上的不同地方,人们可能会发现河上漂浮着多种多样的东西,包括黏合剂、染料、油漆或是其它东西,这些东西能告诉人们附近河边开设了什么工厂。随着环境形势的变化,雾霾、酸雨、有毒废弃物等新名词渐渐为人们所熟知。但鲜有记者能够意识到,在以前那些看似清楚的报道中暗藏危机,今天在报道环境问题时,遇到的挑战要大得多,原因有很多。因为大多数显而易见的问题都已经报道过,剩下没报道的有关污染与生态环境的问题非常复杂。贯穿整个20世纪90年代,当时首要的环境新闻议题一直围绕一系列标志性事件展开,主要围绕大的自然灾难展开。先有拉夫运河事件,导致了有毒黑色物体,紧接着又有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引起恐慌,催生了首部保障公众知情权的法律,允许社区公众了解附近企业储存与排放化学物质的情况。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发生,让人们意识到在核电站3英里范围内的设置存在的风险。“埃克森·瓦尔迪兹号”原油泄漏事件的发生,则让人们认识到在未开发地区炼油与运油所存在的风险。然而,时至今日,环境报道的性质常常完全不同,常使记者面临挑战,更难向读者恰当地传达信息。这里的恰当是指报道中涉及的一系列事实都经过仔细的核对,但它在整体上使读者对情况的重要性、危害性或紧急程度产生片面认识。那么,记者在环境新闻报道中如何避免新闻生产流程的障碍,从而进行有效的环境传播?新闻题材的制约新闻总是要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起来,本世纪多数环境议题则关涉到更复杂、更长期也是更不被理解的现象。当今时代科学家认为最为重要且最隐蔽的环境新闻莫过于全球变暖,许多专家说,在10年20年内,全球变暖都将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生态问题,必须采取行动阻止那些与变暖有关排放物的大量增加。但读者在环境报道上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标题:“全球变暖袭击——庄稼枯萎,沿海被水淹,物种消失。”所有这些事件都有可能发生,但它们不会是如我们所知的新闻。就其本质而言,环境科学方面的进展几乎总是渐进的、易引发争议的,同时包含大量的误差数字分析。面对如此多的矛盾,记者有时难于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大肆渲染某些环境科学进展中最富刺激性的因素,编辑部中的每个人都在新闻列表中寻找 头版思路,他们这样做是有风险的,若是一个月后读者发现媒体对此事的报道突然转向时,可能让读者们对媒体职业道德产生更多的疑问与批评。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在环境新闻报道中媒体传播应具有告知功能,让原先不知道环境新闻报道的公众提高警惕性,减少环境污染发生时对他们的损失,同时增强公众对环境的认识,使人们建立起保护环境意识。同时环境新闻报道要具有引导功能,能够让受众面对环境污染时采取正确的措施,不至于当环境风险发生时不知所措,这种引导会化解公众面对环境风险的心理不适。传播学家施拉姆则把媒介看做国家发展的推动者,媒介通过改变人们的观念、信仰、技术及社会规范等因素来促使社会结构的实质性变化,发展中国家应该充分利用媒介来为国家发展服务。(1)报道内容的平衡报道内容的情感因素能引发强大的冲击力,而纯粹的科学与统计数据则会带来更为冷静的思考,如何在这二者间寻找平衡,是从事环境报道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在构建一篇癌症集群报道时,记者需要将各种各样谜一般的片断组接起来。例如一个居住在郊区的孩子死于白血病,当地的水源受到工业污染,母亲因痛失爱子而悲伤万分,这些都成为极具情感冲击力的片断。同时,事件还可能有另一种报道方式,来自流行病知识的数字分析,河中污染物是否会引发癌症,针对此事的分析可能永远无法确定。记者在构建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