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扎根理论的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的动因研究

作者:周青;聂力兵;梁超; 刊名:科技和产业 上传者:潘平

【摘要】积极推行产学研协同创新是中国实现自主创新、打造创新驱动发展型国家的关键,因此,有关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的动因研究就具有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运用经典扎根理论的研究方法,借助两个较为典型的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作为研究对象,深入分析影响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的根本动因,最终抽象出了创新控制力这一新的概念。

全文阅读

当前,我国具备庞大的科技人力资源、完善的学科体系等基础条件,正全力打造国家创新体系。但是在推进我国重大科技技术突破过程中,企业难以获得关键核心技术与大量科研成果闲置的现象并存,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体系,以整合产学研各方的优质性资源,实现创新资源聚变与公共科技成果产业化,并推动大跨度的产学研深度融合。作为开放式创新的后范式,产学研协同创新顺应社会创新经济发展的潮流,是为应对科学研究、企业技术创新、国家或地区产业一体化融合发展的新要求而出现的创新管理领域中的新范式[1]。如北京的“中关村协同创新计划”,打造“市场化运作、开放协作、创新引导”的协同创新平台,以整合区域研发服务资源,进一步推动产业转型发展。基于此,选择什么样的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以支持产学研协同创新的健康发展成为一项关键的议题。目前,学者们集中于分析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的演化过程,而鲜有学者针对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的机理进行了系统性研究。为深入认知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动因,研究以面向区域经济发展的且位于长三角地区的两个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作为案例研究对象,运用经典扎根理论的研究方法,试图分析产学研协同创新路径演化现象背后的根本动因。1产学研协同创新演化路径的研究与述评1.1产学研协同创新协同创新最早是由Peter Gloor提出,他认为协同创新是一个有着共同愿景、自我激励的人们组成的集体,能够通过网络渠道实现交流,并通过共享思想、信息和协同工作完成共同目标[2]。陈劲、阳银娟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协同创新是以知识增值为核心,参与主体为实现重大创新而开展的大跨度整合的创新组织模式[1]。产学研协同创新与协同创新之间具有较强的关联性[3]。就内涵而言,产学研协同创新更强调对参与主体范围的界定。自21世纪以来,产学研协同创新被广泛应用于科技界、产业界、教育界的社会实践当中。鲁若愚在其学位论文中指出产学研协同创新是合作各方以优势互补或资源共享为前提,共享成果、共担风险,企业作为技术需求方,大学/科研机构作为技术供给方,为共同完成技术创新而形成的契约关系[4]。陈劲在其科研成果《新形势下产学研战略联盟创新与发展研究》中提出了“产学研战略联盟”的思想,旨在促进产学研合作各方保持长久、稳定的协作关系[5-6]。严雄提出产学研协同创新是指企业、大学、科研院所等核心参与主体提供各自优势资源与独特能力,在政府与科技中介服务机构等相关参与主体支持下,协同合作进行技术研发活动[7]。何郁冰提出产学研协同创新是大学、企业、科研机构三者于“战略—知识—组织”三重互动的协同过程[8]。通过对国内外学者对产学研协同创新内涵的研究的梳理和分析,本文认为产学研协同创新是聚焦于网络化关系特征的协同创新概念的引申,即以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等为核心参与主体,辅之以政府、中介机构、金融机构、客户、非营利组织等相关参与主体,在各主体充分释放信息、物质、能量等多种要素的综合作用下形成正式或非正式的协同互动系,共同开展相关技术创新活动,实现预期创新目标。1.2协同创新演化路径的动因在协同创新演化路径方面的研究并不充分,但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势。胡岚岚等讨论了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演化路径,借助案例分析总结出电子商务生态系统的演化路径分为开拓、扩展、协调、进化四个阶段[9]。李振国从演化经济学的视角对比了硅谷、新竹、中关村三者的发展历程,得出了硅谷属于自下而上的演化路径,新竹、中关村属于自上而下的演化路径[10]。王国红、邢蕊、唐丽艳采用系统动力学的方法,揭示了区域产业集群创新系统宏观整体的演化路径,提出了创新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